UCAN China

【特稿】在美服務司鐸成為斯里蘭卡教區新牧

標籤連結: , , , , ,

2023.12.13

斯里蘭卡奇洛教區候任主教賈亞蘇里亞神父。(圖片:天亞社)

賈亞蘇里亞(Wimal Jayasuriya)神父於 2019 年 9 月從斯里蘭卡來到美國,部分原因是為了繼續深造; 然而他說還有是因為他聽到了「傳聞」,說他祖國的教會領袖正在考慮他成為當地教區主教的可能人選。

即使在他抵達印第安納州韋恩堡暨南本德教區,並被任命為當地聖瑪利天主之母堂的堂區司鐸後,駐斯里蘭卡教廷大使在他一次回家的旅程中仍主動要求會面。但他還是拒絕了。

畢竟,沒有人能拒絕教宗的邀請。

梵蒂岡 12 月 6 日宣布教宗方濟各任命賈亞蘇里亞神父為斯里蘭卡奇洛教區主教。 他在斯里蘭卡的晉牧禮具體時間仍在確定中。

被任命為主教的他對韋恩堡暨南本德的教區報《今日天主教徒》說:「我並不想這麼做,這並不是遊戲,這是一個重大的責任。我要對我自己負責,要為天主的子民和司鐸們的福祉負責。」「你在外表上看到的主教是一個整裝主持彌撒的人,他看起來很嚴肅,但在那背後其實是一個軟弱的人。」

他指出,奇洛教區「約有兩年」沒有自己的主教,因此出現了「很多謠言和傳聞」。

他說:「我特意來到美國就是為了避免這些事情。」「我不想成為眾人的焦點。事實上,教廷大使告訴我,這是他們選擇我作為候選人的原因之一。」

這位候任主教表示,斯里蘭卡宗座大使布烏代格韋 (Brian Udaigwe) 總主教於 11 月底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教宗方濟各已任命他為奇洛教區主教。

奇洛教區位於斯里蘭卡西海岸。 賈亞蘇里亞神父當時並沒有立即接受,並告訴教宗特使他需要一些時間來祈禱和辨別。

他說:「電話是晚上打來的,我立刻跪在床上一幅耶穌畫像前。我每天都在那裡祈禱。我的眼裡充滿著淚水。我在想,我是誰?有資格繼承宗徒的使命嗎? 當我繼續為此祈禱時,我感覺到耶穌在應許:『不要擔心,我與你同在。 』」

賈亞蘇里亞神父在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家庭中長大,15 歲時進入修院,1997 年晉鐸後,他的第一個任務是到教區中最大的堂區,一個有 3 萬名教友,只有兩名神父的團體服務。 數年後,他獲得了前往羅馬接受高等教育的獎學金。

雖然他最初打算攻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聖經,但他的主教看到了不同的需要,並將他的學習領域轉向教會法。 在羅馬獲得博士學位後,他在 35 歲時回到斯里蘭卡,在那裡他被任命為教區法庭首席法官。

在韋恩堡暨南本德教區期間,他繼續利用自己作為教會律師的技能,在教區法庭任職。

除了教會法博士學位外,候任主教賈亞蘇里亞神父還擁有兩個學士學位和多個碩士學位。 他說他接受教育「不是為了頭銜,而是為了知識,讓知識為人民所用」。 所以,就像父母親完全為家庭奉獻了自己的生命一樣, 作為司鐸,「我的職責就是把我生命中的每一秒都奉獻給人們。這就是我正在做的準備。 」

在斯里蘭卡和在國外學習期間,他看到了弱勢群體受到的對待,這激發了他從自己的辦公室開始為改變而努力。 被任命為主教的他拒絕了奇洛教區內那些職位較高的人所享有的典型特權,包括在主教府居住。他選擇住在堂區的一個小房間,在那裡他可以見到他教區的人:一些他稱為「窮人中的窮人」。

在目前聖瑪利天主之母堂區司鐸的職位上,按教宗方濟各的話說,他仍會繼續作為一名「帶著羊的氣味」的神父, 就如他在斯里蘭卡的服務一樣,在韋恩堡一個以向窮人伸出援手而聞名的堂區,這位候任主教甚至拒絕了最基本的便利設施,包括教區為他提供的汽車。

他表示:「來美國之前,當我在斯里蘭卡的時候,我已經和窮人住在一起了,不是被任命,而是因為我覺得和人們在一起是最好的。我不需要所謂的特權,我希望和窮人住在一起。」

他說:「堂區主要是為窮人服務。我想讓人們知道神父也過著貧窮的生活。所以,我不使用車輛。就像堂區的窮人一樣,我知道沒有車是怎樣, 我知道在雪地上行走是怎樣, 我知道在雨中行走是怎樣。」

當被問及他將如何將這種生活方式應用到主教的新角色中時,他說:「我是牧羊人,牧羊人沒有偏愛。每一隻羊都很重要。」

【完】

原文:  Pope appoints Indiana pastor as next bishop of Chilaw, Sri Lanka

相關文章:

斯里蘭卡樞機警告新法案將威脅言論自由

斯里蘭卡維權人士尋求加薩停火

斯里蘭卡山地人遊行望結束長期的歧視

© UCA News 2024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