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內婚制迫使印度夫婦在關閉的教堂外結婚

標籤連結: , , , , ,

2023.06.01

新郎若望和新娘沙吉 5 月 18 日在喀拉拉邦南部科托迪村的聖方濟各沙勿略教堂前舉行傳統婚禮後合影。 (圖片:提供)

在印度南部一個持續反對內婚制的總教區,一對夫婦在一個關閉的教堂前舉行了一場傳統的結婚儀式,互相戴上花環,並交換了誓言,作為反對該制度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舉措。

由於新郎的堂區司鐸違抗法院命令,拒絕為他舉行婚配聖事,結婚儀式在教堂外舉行,約有 1,000 名賓客出席。

新郎若望 (Justin John) 是遵循嚴格內婚傳統的戈德亞姆克納納亞族總教區的成員,他說他的堂區司鐸拒絕了許可,因為他的新娘沙吉 (Vijimol Shaji) 來自該總教區外。 如果一方來自非克納納亞族,總教區將拒絕為其主持婚禮。

屬於東方禮敘利亞馬拉巴爾教會的克納納亞族教友紀律嚴明。他們遵循內婚制,不會與族外或與屬其他禮規教會的人通婚,以保持「血統純正」 。雖然可以與正教會的族人通婚,但他們絕對不能與族外的敘利亞馬拉巴爾教友結婚。

約翰和沙吉 5 月 18 日在喀拉拉邦南部科托迪村的聖方濟各沙勿略教堂前,按照當地象徵性的婚禮傳統互相戴上花環,並得到了家人和賓客的見證祝福。

若望在他們婚禮後向天亞社說:「我們將繼續與這種不公正的制度鬥爭。」

克納納亞族基督徒可以溯源至公元三四五年,在喀拉拉邦建立家園的七十二個猶太基督徒家庭。當時他們由畿內的商人多默(Thomas)領導,由於他們千多年來從未與外族通婚,因此自稱「種族純正」,他們分屬天主教會和正教會。

新娘沙吉屬於敘利亞馬拉巴爾教會泰利切里總教區,但她的堂區司鐸無法祝福他們的婚姻,因為若望的堂區司鐸拒絕簽發強制性的無異議證明信,允許他舉行婚配聖事。

一群克納納亞人帶頭發起了一場結束內婚制的運動,他們稱內婚制是一種不人道、反基督信仰和不文明的傳統。

退休航空科學家烏圖普 (Biju Uthup) 說,在最近的事件中,司鐸拒絕婚姻許可「是一個精心策劃的策略的一部分,目的是詆毀這對夫婦,讓他們放棄跨團體婚姻的要求」。

約三十年前,在被拒絕在總教區以外結婚後,烏圖普開始發起反對這制度的運動。

他指出,若望和沙吉的婚禮是在法院裁定駁回內婚習俗為非法之後才計劃的。 婚禮日期是在若望的堂區司鐸答應把這封強制性的信發送給新娘的堂區司鐸後才安排的。

他說:「但堂區司鐸直到婚禮當天才發出信件,並在當日失蹤了。」

這對新人被迫在教堂前當著受邀賓客的面交換結婚誓言。 烏圖普說:「我們團結了他們。我們也會繼續我們的法律鬥爭,確保他們在若望的堂區內按照教會的規定結婚。」

若望說,他們「已指示我們的律師對戈德亞姆總教區的堂區司鐸和總主教穆拉卡特 (Mathew Moolakkatt) 提出藐視法庭訴訟」。

他所在的堂區於 4 月 15 日服從法院命令,批准了他們的訂婚,禮儀於 4 月 17 日順利舉行。

烏圖普說,神父拒絕婚姻許可「明顯違反了法庭命令,我們將很快對堂區司鐸和其他人提出藐視法庭的訴訟」。

2021 年 4 月 30 日,喀拉拉邦的一個民事法庭在烏圖普和其他人領導的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鬥爭後,裁定內婚為非法,並指示總教區不得歧視與總教區以外的人結婚的成員。

法院還指示總教區頒發強制性教會證書,為那些願意在其他天主教教區結婚的人舉行婚禮。

總教區於 2022 年 3 月向喀拉拉邦高等法院提出上訴,但該州最高法院命令總教區在上訴未決期間遵守下級法院的命令。

拒絕頒發證書的聖亞納堂區司鐸斯德望 (Sijo Stephan) 神父向天亞社說,總教區已經對此作出回應,他拒絕進一步置評。

但當天亞社聯繫他時,負責總教區公共關係的卡魯卡帕蘭比爾 (George Karukaparambil) 神父拒絕總教區對這一事件的任何回應。

【完】

原文:  Endogamy forces Indian couple to marry outside closed church

相關文章:

印度主教致力尋求解決人畜間的衝突

印度教區孤兒院遭突擊檢查阻礙運作

梵蒂岡指示印度教會解決禮儀爭端

© UCA News 2024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