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菲律賓主教望透過輔導解決學校欺凌行為

標籤連結: , , , ,

2023.03.02

學生們在菲律賓索索貢的聖路易斯德馬里亞克學院的圖書館裡。 一位天主教主教支持一項草議中的法案,以在學生欺凌率很高的情況下為輔導員提供更好的薪酬和福利。 (圖片:聖路易斯德馬里亞克學院)

菲律賓一名天主教主教促請立法者盡快通過一項草議中的法案,期望該法案能幫助吸引更多的輔導員進入學校,以解決高比率的校園欺凌問題。

天主教主教青年委員會主席、達埃教區阿拉爾孔 (Rex Alarcon) 主教哀嘆,由於缺乏輔導員指導,校園欺凌行為已成為日益嚴重的威脅。

阿拉爾孔主教在 2 月 20 日對天亞社說:「全國有近 1,800 萬學生受到欺凌,這是因為缺乏輔導員為欺凌者和受害者提供輔導……如果有適當的指導,這種情況本可以避免。」

主教提到了參議員張僑偉 (Sherwin Gatchalian)  2 月 12 日發表的一份聲明,當時他援引兒童保護網絡基金會的數據稱,約有 1,750 萬學生是欺凌的受害者。這項在一月份進行的調查涵蓋了 654 所學校。

張僑偉建議加強《基礎教育心理健康和福祉促進法》。該法案於 2020 年首次提交議會審議,為輔導員提供更好的薪酬和設施。

據《馬尼拉公報》1 月 31 日報道,該法案旨在加強對心理健康服務的宣傳和提供,以應對學生和學校人員心理健康問題日益增多的情況。

張僑偉說,學生和輔導員之間的比例並不成比例。

這位立法者引述《菲律賓信息通訊社》的報道說:「教育部每 500 名學生只聘請一名輔導員,這意味著截至 2022 年 6 月,菲律賓只有 4,069 名輔導員為超過 2,700 萬名學生服務。」

來自教育部的數據顯示,該國有 2,740 萬名中小學生,表示每 6,733 名學生才有一名輔導員。

這位議員指出:「這個比例很荒謬。 沒有輔導員願意在學校工作,因為每個輔導員至少要輔導 6,000 名學生。 事實上,我們的許多學生至畢業時甚至都沒有見到或見過他們的輔導員。」

阿拉爾孔主教表示,該委員會的目標是要提出一項建議,增加薪酬以獲得更多輔導員,特別是在天主教私立學校。

他說:「我們當然需要他們……疫情並沒有阻止欺凌行為。事實上,越來越多的孩子需要心理和精神上的支持,因為他們在學校裡沒有與同儕建立關係……通過一項法案來解決這個問題也非常重要。」

他說,解決「有問題的比率」的一個方法是增加在學校工作的輔導員的工資。

主教對天亞社說:「我們需要讓他們的工作變得更有吸引力。當然,其中一部分是為了確保他們獲得有競爭力的薪酬。」

馬尼拉都會的安傑利科利帕尼神父學校輔導員比蓋 (Jonalyn Bigay) 說,像她這樣的輔導員在學生的福祉中發揮著重要的角色。

她指出:「我們致力發揮學生的潛力,促進教室內的理解和關懷。作為專業人士,我們要照顧每個孩子的整體健康,在課堂內外傾聽他們的成功和失敗。」

據該國比科爾地區索索貢的聖路易斯德馬里亞克學院的輔導員曼加哈斯 (Rita Mangahas) 稱,目前,取決於經驗,一名輔導員的月薪約為 2.5 萬比索 (500美元)。

她說,私立學校的入門級輔導員每月的收入為 1.9 萬比索。

三十八歲的曼加哈斯說,她十年前開始擔任輔導員,當時的工資是 1.5 萬比索,現在幾乎增加了一倍。

她對天亞社說:「當時,我要工作 8 個多小時給學生們提供輔導。」

她表示,她現在仍在做同樣的工作,但她不再抱怨報酬了。

她說:「我不想抱怨,因為我有兩個孩子在同一所學校讀書,他們的學費和其他費用都有折扣。」

移民也被視為學校缺乏輔導員的一個因素。

勞工部在 2021 年的報告稱,2019 至 2022 年期間有 3,829 名註冊輔導員離開該國前往國外工作,其中大部分在澳洲和加拿大的學校工作。

【完】

原文:  Filipino bishop seeks more school counselors to fight bullying

相關文章:

菲律賓調查顯示七成天主教徒每天祈禱

菲律賓教徒夫婦在情人節為孤兒帶來美食

菲律賓主教獲委宗座文化和教育部成員

© UCA News 2024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