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特稿】泰國東正教會與烏克蘭及俄羅斯人團結一致

標籤連結: , , , , , ,

2022.04.27

泰國布吉島上的聖三一東正教堂。 (圖片:Carol Isoux/EDA)

位於布吉島北部的東正教聖三一堂是一座美麗的建築,有著蘋果綠色的牆壁,頂部有三個金色的圓頂,泰國當地人稱之為「清真寺」。

自烏克蘭戰事爆發以來,泰國東正教會的負責人奧列格·切列帕寧(Oleg Cherepanin)神父已向受衝突影響的烏克蘭家庭和俄羅斯遊客敞開了教堂的大門。

奧列格神父說:「我們不會區分我們的堂區教友。」「在布吉島,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是一個大東正教團體。」

教堂後面的房間和辦公室裡住著幾個烏克蘭家庭。他們來自基輔和哈爾科夫,他們的房子在爆炸中消失了。一位兩個孩子的母親解釋說:「沒有房子,沒有工作,戰爭還在肆虐,我們暫時不想回去。」「在這裡,至少孩子們是安全的。」

隔壁房間是來自伊爾庫茨克的俄羅斯遊客尼基塔。他說:「我的回程機票在一夜之間被取消了。」「但航空公司沒有退錢給我,我也沒有足夠的錢買一張新機票。起初我以為大使館會幫助我,但他們建議我去教堂。」

歐洲對幾家俄羅斯銀行的制裁以及與國際支付系統脫節,這讓一些俄羅斯遊客的情況變得更糟,他們無法支付酒店房間或基本需要的費用。

尼基塔在過去的一個月裡一直住在這裡,在教堂周圍做一些小型的電氣和園藝工作,也沒有錯過任何日常的宗教慶祝活動。

來自基輔教區的烏克蘭司鐸羅曼 (Roman) 神父在等待情況改善的同時也得到了教會的接待。他說:「我希望能夠盡快回到我的堂區教友身邊;他們需要希望。」

一個星期天,大約有 50 人在教堂裡。兩位俄羅斯人和烏克蘭神父一起唱歌和慶祝。信徒大多數是俄羅斯人,但也有烏克蘭,哈薩克和烏茲別克人,他們為他們的親人、家人和戰事的結束祈禱。

在禮儀進行到一半時,一位信徒請求「為弗拉基米爾·普京 (Vladimir Putin) 的健康」祈禱。

奧列格神父說道:「當然,我們會這樣做。」「我們有宗教信仰,我們為所有人的健康祈禱。」

他說,團體會避免討論正在肆虐的戰爭。「這太痛苦了,討論它沒有意義,它有分裂團體的風險。」「作為信徒,我們應該互相幫助,而不是爭論。」

透過堂區教友的個人聯繫網絡,布吉島的俄羅斯團體每個星期都會收集一些錢和不易腐爛的食品,並將它們送到烏克蘭。

泰國的東正教會相對較新,由奧列格神父於 2007 年開展。它已經在曼谷、布吉島、帕岸島和芭堤雅有五個主要教堂,以滿足該國龐大的俄羅斯團體日益增長的需求。

所有教堂還有附屬建築,神職人員、志願工作者或歌詠團成員——東正教禮儀的重要組成部分——居住在裡面,他們通常來自俄羅斯或烏克蘭。

所有的教堂都是在過去 15 年裡建成的,這要完全歸功於信徒團體的捐助。

主日禮儀結束後,一小群人會聚集在奧列格神父的公寓裡吃午飯。在四旬期間(東正教徒於 4 月 24 日慶祝復活節),沒有肉類,主要是素食湯和糕點。

堂區教友討論團體生活、孩子們的教育以及彼此之間的事務。人們只會不情願地提到戰爭。一家房地產公司的主管珍娜·斯維里託卡 (Janna Sviritoka) 說:「很難理解這是什麼狀況。」「我的助手是烏克蘭人,我在這裡有很多烏克蘭朋友,我們就像兄弟姐妹一樣,很多俄羅斯人都在烏克蘭紮根。」

這對像奧列格神父這樣的神職人員來說尤其如是,他本人既有烏克蘭血統,也有白俄羅斯血統。 他回憶道:「在蘇聯時期共產主義統治下,反對宗教的壓力非常大。」「很少有來自中部地區的年輕人敢當神父。」

所以神父一般都是來自周邊地區,特別是烏克蘭西部,那裡一直保持著信仰的活力。這就是為什麼即使在今天仍有許多俄羅斯神職人員實際上是烏克蘭裔的原因。歌詠團的成員,曼谷的居民,也都是烏克蘭人。

烏克蘭戰事在東正教會內造成了極大的緊張。 當莫斯科的基里爾 (Kirill) 宗主教重申了他對普京軍事行動的支持時,君士坦丁堡巴爾多祿茂 (Bartholomew) 宗主教卻譴責了這個「可怕的入侵」,並承認了在埃皮法尼烏斯 (Epiphanius) 都主教領導下的新烏克蘭教會的獨立。

超過 100 座烏克蘭教堂現在已經與莫斯科保持距離。 但與他們的領袖不同,布吉島的神父和堂區教友希望保持團結,並希望戰事盡快結束。

【完】

原文:  Thailand’s Orthodox Church shows solidarity with Ukrainians, Russians

© UCA News 2022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