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特稿】新冠疫情令一位孟加拉五旬節教徒改信天主教

標籤連結: , , , ,

2022.04.01

基督教五旬節派的亨布羅姆選擇成為天主教徒以獲得更好的牧民關懷。 (圖片:斯蒂芬·烏托姆·羅薩里奧/天亞社)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考希克·亨布羅姆 (Kaushik Hembrom) 失去了在孟加拉北部博古拉市一家保險公司電腦操作員的工作。

這位 35 歲的基督教五旬節派信徒被迫回到他位於鄰近迪納傑布爾地區家鄉的迪哈爾昌村,在那裡他呆在家裡一年多,在靈性上並沒有任何的成長。

在漫長的封鎖期間,他看到他的天主教鄰居參加他們的堂區活動,得到神父們的牧民關懷。但他和他的家人在當地沒並有教堂或祈禱會可以參加。

來自馬哈里族的亨布羅姆向天亞社說:「疫情讓我有新的體驗。當我們在村子裡待了大約 18 個月時,我們沒有得到任何形式的宗教服務,因為我們所在的地區沒有我們教會的教堂。就在那時,我決定了加入天主教會。」

亨布羅姆聯繫了迪納傑布爾教區丹朱里的聖方濟各堂的堂區司鐸,並表達了他想加入天主教會的意願。

該教區的秘書長馬庫斯·穆爾穆 (Marcus Murmu) 神父說,在迪納傑普爾這非天主教基督徒,特別是五旬節派基督教徒部族為主的教區,當地人加入天主教會是很常見的。

穆爾穆神父說:「原住民基督徒會去不同的教堂,但由於缺乏靈性上的照顧,許多人如亨布羅姆會回歸天主教信仰。」

這位教區神父說,教區每年有大約一千人洗禮,其中四成是成人洗禮。

每個堂區都有一個慕道課程,從四旬期開始,到復活節期間洗禮後結束。有時宗教教育或培訓會持續兩到三個月,然後成員才能正式加入堂區。他說,如此長時間的培訓有助於確保這個人的意圖是靈性上的,而不是為了物質利益。

有時堂區也會在將臨期舉辦慕道課程,成人洗禮就會在臨近聖誕節前舉行。

亨布羅姆家的五名成員,包括他的父母和兩個弟弟妹妹,正準備在今年 4 月 16 日的聖周六接受洗禮。

亨布羅姆的馬哈里家族一直是「上帝的教會」的成員。他的姐姐結婚後加入了她丈夫的浸信會。他的母親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長大,但婚後成為了五旬節派教徒。

除了學習教理問答,亨布羅姆和其他家庭成員還定期參加天主教堂區的主日彌撒,並嘗試融入堂區的團體生活。

擁有新聞學碩士學位的亨布羅姆說:「雖然我們參加主日彌撒,但我們不能領受聖體。而且,如果我或我父親現在去世,我們也會沒有共融;我們的靈魂不會享平安。這就是為什麼我想儘早成為天主教徒。」

他希望成為一名電視台記者,但目前在博古拉區的基督教青年會擔任接待員。

亨布羅姆說他和父親取消了他們家庭在「上帝的教會」的成員紀錄,並申請了加入天主教會。堂區神父在獲得了由堂區神父和當地天主教徒組成的堂區議會的許可後可以發出准許。

亨布羅姆說:「我現在很高興,因為從復活節主日開始,我可全面參與主日彌撒和領受聖體。」

他的姐姐蘇莫納 (Sumona) 說,他們一家「完全同意」加入天主教會。

蘇莫納告向天亞社說:「由於我們的母親是天主教徒,我們對這個信仰有很所了解。現在我的兄弟和父母加入了天主教會,這是件好事。但由於我丈夫的家庭是浸信會教徒,所以儘管很想,我還是不能去天主教教堂。」

「上帝的教會」一名成員和朋友休伯特·馬蘭迪(Hubert Marandy)說,亨布羅姆曾是五旬節教會的「活躍成員」。

馬蘭迪說:「我們一起做了很多工作。 亨布羅姆是我們教會的青年協調員,但現在他想成為一名天主教徒。我對此沒有任何問題,因為他仍然是一個基督徒,我們崇拜同一個耶穌。」

他說:「孟加拉不乏基督教教派。但天主教會是母教會,在團體生活和紀律方面非常強大。所以,我認為亨布羅姆的決定是正確的。」

亨布羅姆覺得與非天主教徒相比,天主教徒在照顧自己的靈修發展方面做得很好。

他指出:「在五旬節教會中,地方領袖是主要人物。 天主教會並不以個人為中心,團體才是重要的。」

他說:「天主教團體非常團結,因為我們是少數,所以團結在一個團體是很重要的。 這也是我加入天主教會的另一個原因。」

根據 《 2019 年孟加拉天主教手冊》,迪納傑布爾教區約有 1800 萬人口,其中天主教徒人數約為 6.2 萬,主要來自少數民族原住民群體。

【完】

原文:  Pandemic leads Bangladeshi Pentecostal Christian to Catholic Church

相關文章:

【特稿】苦像十字架引領一位印尼穆斯林皈依天主教

【特稿】堅持你的信仰直到生命的盡頭

【特稿】一位空手道教練的信仰旅程

© UCA News 2022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