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特稿】為教會內的女修道人尋求公義

標籤連結: , , , , , ,

2022.02.18

印度北部阿拉哈巴德市的修女們在 2020 年 11 月 2 日追思已亡節節期間於墓地祈禱。(圖片:法新社)

教宗方濟各在奉獻生活日的信息讓許多印度的修女得到鼓舞。這是基於他在二月份的祈禱意向:「讓我們為修女及度奉獻生活的女性祈禱,感謝她們的使命和勇氣,願她們在當今時代的挑戰面前,持續不斷找到新的應對方式。」

聖母升天修女會的菲洛梅娜·多默 (Philomena Thomas) 修女說:「教宗很明暸修女為教會的貢獻。他很清楚歧視和虐待對修女們的傷害。他可能無法改變現狀,但他的話為我們推動了討論和採取行動的空間。

是的,修女們總體上給了天主教會在印度和世界上的良好信譽。

視頻信息中有修女們在不同傳教地區工作的片段。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位修女爬上陡峭的山坡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視頻的結尾是一張標誌性的照片:亞納·羅撒·努特旺 (Ann Rose Nu Twang) 修女跪在緬甸軍政府士兵面前,舉起雙手​​,乞求他們殺死她,而不是孩子們。這是一幅千言萬語的圖像,它概括了天主教會中一位修女的形象——在世人眼中無能為力,但卻擁有一種精神力量,可以阻止已經造成大量死亡和痛苦的槍支。

正如教宗方濟各在他的信息中指出的那樣,在有需要的地方總會找到修女們,她們向最貧窮的人伸出援手,教導、治愈和照顧我們國家偏遠地區被遺忘的人。教宗方濟各鼓勵他們繼續下去,因為沒有她們,「教會就難以被人理解」。

重要的是,修女們在她們所做的事情中找到了極大的喜樂和滿足感。有些人離開了城市修道院的舒適生活,搬到鄉村,與最貧窮的人一起生活,分享他們簡陋的住所和節儉的生活方式,與人們承受同樣的困難,成為他們的一員,即使他們信奉其他信仰。

聖十字慈悲修女會的曼珠 (Manju) 修女花了 20 年的時間為印度北部北方邦村莊的穆沙爾人、桑塔爾人和最貧窮的穆斯林團體服務。 她說:「像耶穌一樣,我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與貧窮和被忽視的人在一起,改善他們的生活狀況,讓他們也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受到尊重。」

醫療傳教修女會的傑瑪·門德斯 (Gemma Mendes) 修女的故事出現在「修會正義和平論壇」的時事通訊中,她展示了修女如何欣然接受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件中所要求的變革。

住在印度賈坎德邦卡西亞迪村桑塔爾部落的傑瑪修女說: 「多年來,醫療傳教修女會的醫治神恩不斷發展,今天我們蒙召回應窮人和大地的呼喊。我看到今天的修道人被召叫從根本上跟隨耶穌,成為先知。」

來自印度塔布聖若瑟修女會的阿米尼·普帕姆 (Ammini Pushpam) 修女從小就被耶穌吸引。她選擇離開制度化的修會生活方式,選擇在比哈爾邦和中央邦的部落居民中過鄉村生活。 她說:「體驗普通人的生活,經歷他們的艱辛,成為我的喜樂。」

即使在城市裡,修女們在她們所做的一切中都以極大的奉獻精神和服務來度她們的聖召生活。只要教區的神職人員能以同樣的奉獻精神工作,我們的教會就會充滿活力, 「共融、參與和使命」的同道偕行願景將成為現實。

為什麼在教會中獻身侍奉天主的男修道人與女修道人的聖召生活有如此大的差別?事實上,許多神職人員是在堂區、傳教站和教區機構服務的修女們的痛苦和騷擾之源。

印度修會聯會委託進行了一項研究,並發表了一份題為《是時候了》的報告,揭示修女們面對的挑戰。

一位修女說:「我們需要停止男性在教會的統治。我們是平等的,需要團結起來爭取我們的權利。作為人類,我們必須受到尊重,並維護我們作為女修道人的尊嚴。」

協助出版這書籍的耶穌基督修女會諾埃拉·德索薩 (Noella D’Souza) 修女指出:「整個研究是關於奴役,而不是教宗所說的服務。」它是關於修女們受到不公平對待的方式,無論是關於財產問題,口頭謾罵、騷擾她們的牧民或使徒活動、漠視我們的個人或專業能力、不獲得工資、拒絕主持聖事等。」

談到修女們的反應,她說:「我認為我們今天的先知角色,就是站起來譴責這一切,這正是我們正在做的。」

與巴特那市邊緣人們一起工作的奉獻童貞聖母瑪利亞修女會多蘿西·費爾南德斯 (Dorothy Fernandes) 修女是修會正義和平論壇的全國召集人,她說:「我理解教宗方濟各的信息,並視之為邀請我們打破剝削和騷擾的沉默。我們受夠了!」

教宗方濟各鼓勵修女們奮鬥。他是否意識到,對於沒有權力的女性來說,在一個由男性控制和主導的架構中爭取自己的權利幾乎是不可能的?

以一個印度修女為例,她指控她的主教強奸了她。她敲遍了教會所有權威的大門,從她的主教一直到教宗方濟各,但都沒有得到回應。於是在絕望中她去了民事法庭,最終以缺乏證據為由法庭宣判主教無罪。在那裡,我們也看到無權者仍然難以獲得公義。

修女們知道教宗方濟各喜愛她們的工作,並希望作出改變,使她們能夠順利、無障地履行使命。但他是否意識到當修女們寫信給梵蒂岡有關這些投訴時,他所說的與實際情況之間所存在的脫節?到現在我還沒聽過有修女說她收到過對她所寫的信的回覆,甚至是確認。

教宗方濟各和教廷之間的這種脫節非常令人不安,讓人懷疑教宗是否知道教廷辦公室裡發生的事情。

羅馬教廷是否聽取了教會領袖的意見,抑或只繼續他們的工作,就像他們不需要注意教宗在他這些典型的非對抗性、但卻很清晰的信息中所說的話?

對於教會中的女性來說,這非常令人不安,因為我們越來越懷疑 2023 年主教會議的結果。如果我們有一個懶得聽教宗的話的羅馬教廷,他們會注意到修女們在主教會議過程中想對教會說些什麼嗎?

教宗勸勉修女們「繼續工作,對窮人、被邊緣化的人以及所有被販運者奴役的人作出影響」,但諾埃拉修女說:「我想更進一步。」「現在是修女們作為一個團結的女修道人團體,為我們在教會的恰當地位和角色發聲的時候,是我們通過在決策桌上重新獲得我們作為決策者和變革者的尊嚴的時候了。」

很明顯,只有當女性在與男性平等的基礎上擁有決定性的控制權時,她們才能在天主教會內獲得公義。

【完】

原文:  Justice for women religious within the Catholic Church

© UCA News 2022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