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特稿】抹去尘封再读《圣经》

標籤連結: , ,

2022.01.21

在天主教会中,太多的信仰表现在对规条的遵守,而这些规条大多以「你不可」作始。引用《要理问答》和《教会法》作为基督徒生活的主要指引的做法,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抽象的「原则」优次比实际人的生命、价值和为成圣所作的努力放得更高。耶稣为了人的缘故,甚至把天主的律法放在一边,而我们却为教会的法律牺牲了人们。

这些起点「原则」通常是抽象的,很少经得起学术、科学、常识或福音的审视。信仰确实是超理性的,超越自然的,但是许多导师和传道者所阐述的天主教似乎没有提升到不仅是理性的水平。

要理问答和教会法固然重要,但它们必须以天主圣言塑造,以天主圣言衡量,并为天主圣言服务。正如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所阐明的,「教会的一切宣道,同基督的宗教本身,应当受到圣经的养育与统辖。」

信仰的培育通常意味着学习一本要理问答,也许还有一些圣经故事,但很少涉及到真正接触天主圣言。

很多时候,我们不是按照圣言去阐述教会,而是选择圣言,挖掘圣经作为我们预设的、要证明的文本。

教会中似乎很少有导师愿意将他们的教导置于圣经的光照之下。有多少「讲道」与为团体的滋养、反思和挑战而读的圣经毫无关系?

难怪人们会问,有多少教会代表对天主,而不是对权力、声望或烦恼感兴趣?杜思妥也夫斯基的《宗教大法官》不再在地牢中工作。他有主教座堂、主教府、讲坛、推特账户和大批的支持者。

在把制度化的教会拉回天主面前所做的工作太少了。教宗方济各正在尝试,但反对派似乎在更加努力地想让天主成为「天主教公司」的工作人员。

这是一个危机。除非我们个人或作为一个团体把天主圣言作为我们信仰生活的中心,否则许多地方的天主教会都有变成邪教的危险。

唯一的补救办法是所有天主教徒重新以及更深入地接近耶稣基督,启示的圆满。这种亲密关系主要来自圣礼、服务、祈祷和在圣经和圣传中的得到启示。

教宗于 2019 年 9 月发布了宗座牧函《开启他们的明悟》手谕,宣布「常年期第三主日将奉献于天主圣言的庆祝、研读和传播」。

「复活的主、信友团体和圣经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没有主开启我们的明悟,我们不可能深入理解圣经。反之亦然:没 有圣经的记载,我们也难以了解耶稣于传教生活中和祂在此世建立的教会内所发生的诸多事件。因此,圣业乐才义正辞严的主张:『不认识圣经就是不认识基督。』」

第一个天主圣言主日是在 2020 年,第三个是 1 月 23 日常年期第三主日。

教宗方济各正在为当今教会的许多错误提出基本的补救措施。除非我们接受它,否则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天主教会就会灭亡——而且是应得的。我们相信并希望,如果死亡来临,它将是新生命的前奏,但与此同时,世界将失去教会宣扬天主统治的使命。

然而,仅仅阅读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带着理解去阅读。天主教徒不是圣经基要派。我们关注学者们提供的见解。我们说我们不能轻易理解与我们相隔几代人的思想和语言。那些受到启发而编写圣经文本的人与我们相隔数千年,有着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语言。

一个很好的起点是梵二文献 《天主的启示》教义宪章,特别是第三章:论圣经的默感及其解释。 (不要让「第三章」这个词把你吓跑;它只有六段,但很重要。)

「为正确地了解圣经写作者所欲陈述的,应当注意到圣经写作者的时 代所流行的,以及当代习用的感受说话和叙述的方式,也当注意到同时代的人们,彼此往来惯用的那些方式。」

但最重要的是与天主的圣言相遇。 这意味着要注意它在礼仪中的宣读, 这意味着精心准备的讲道, 这意味着个人阅读和在祈祷中分享到的见解和疑问。

教会的生命和使命,以及我们个人信仰的深度和成熟度都岌岌可危。

【完】

撰文玛利诺会甘伟霖(William Grimm)神父,天亚社出版人,长驻日本服务。

原文:  Dust off your Bible

 

© UCA News 2022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