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特稿】抹去塵封再讀《聖經》

標籤連結: , ,

2022.01.21

在天主教會中,太多的信仰表現在對規條的遵守,而這些規條大多以「你不可」作始。引用《要理問答》和《教會法》作為基督徒生活的主要指引的做法,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抽象的「原則」優次比實際人的生命、價值和為成聖所作的努力放得更高。耶穌為了人的緣故,甚至把天主的律法放在一邊,而我們卻為教會的法律犧牲了人們。

這些起點「原則」通常是抽象的,很少經得起學術、科學、常識或福音的審視。信仰確實是超理性的,超越自然的,但是許多導師和傳道者所闡述的天主教似乎沒有提升到不僅是理性的水平。

要理問答和教會法固然重要,但它們必須以天主聖言塑造,以天主聖言衡量,並為天主聖言服務。正如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所闡明的,「教會的一切宣道,同基督的宗教本身,應當受到聖經的養育與統轄。」

信仰的培育通常意味著學習一本要理問答,也許還有一些聖經故事,但很少涉及到真正接觸天主聖言。

很多時候,我們不是按照聖言去闡述教會,而是選擇聖言,挖掘聖經作為我們預設的、要證明的文本。

教會中似乎很少有導師願意將他們的教導置於聖經的光照之下。有多少「講道」與為團體的滋養、反思和挑戰而讀的聖經毫無關係?

難怪人們會問,有多少教會代表對天主,而不是對權力、聲望或煩惱感興趣?杜思妥也夫斯基的《宗教大法官》不再在地牢中工作。他有主教座堂、主教府、講壇、推特賬戶和大批的支持者。

在把制度化的教會拉回天主面前所做的工作太少了。教宗方濟各正在嘗試,但反對派似乎在更加努力地想讓天主成為「天主教公司」的工作人員。

這是一個危機。除非我們個人或作為一個團體把天主聖言作為我們信仰生活的中心,否則許多地方的天主教會都有變成邪教的危險。

唯一的補救辦法是所有天主教徒重新以及更深入地接近耶穌基督,啟示的圓滿。這種親密關係主要來自聖禮、服務、祈禱和在聖經和聖傳中的得到啟示。

教宗於 2019 年 9 月發布了宗座牧函《開啓他們的明悟》手諭,宣布「常年期第三主日將奉獻於天主聖言的慶祝、研讀和傳播」。

「復活的主、信友團體和聖經之間的關係,非常重要。沒有主開啟我們的明悟,我們不可能深入理解聖經。反之亦然:沒 有聖經的記載,我們也難以了解耶穌於傳教生活中和祂在此世建立的教會內所發生的諸多事件。因此,聖業樂才義正辭嚴的主張:『不認識聖經就是不認識基督。』」

第一個天主聖言主日是在 2020 年,第三個是 1 月 23 日常年期第三主日。

教宗方濟各正在為當今教會的許多錯誤提出基本的補救措施。除非我們接受它,否則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天主教會就會滅亡——而且是應得的。我們相信並希望,如果死亡來臨,它將是新生命的前奏,但與此同時,世界將失去教會宣揚天主統治的使命。

然而,僅僅閱讀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帶著理解去閱讀。天主教徒不是聖經基要派。我們關注學者們提供的見解。我們說我們不能輕易理解與我們相隔幾代人的思想和語言。那些受到啟發而編寫聖經文本的人與我們相隔數千年,有著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語言。

一個很好的起點是梵二文獻 《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特別是第三章:論聖經的默感及其解釋。 (不要讓「第三章」這個詞把你嚇跑;它只有六段,但很重要。)

「為正確地了解聖經寫作者所欲陳述的,應當注意到聖經寫作者的時 代所流行的,以及當代習用的感受說話和敘述的方式,也當注意到同時代的人們,彼此往來慣用的那些方式。」

但最重要的是與天主的聖言相遇。 這意味著要注意它在禮儀中的宣讀, 這意味著精心準備的講道, 這意味著個人閱讀和在祈禱中分享到的見解和疑問。

教會的生命和使命,以及我們個人信仰的深度和成熟度都岌岌可危。

【完】

撰文瑪利諾會甘偉霖(William Grimm)神父,天亞社出版人,長駐日本服務。

原文:  Dust off your Bible

 

© UCA News 2022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