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評論】一年的將臨期

標籤連結: , , , ,

2021.12.10

將臨期是教會一年的開端,今年直到 12 月 17 日我們才開始準備聖誕節。

無論聖誕裝飾品、促銷、電視特別節目和音樂如何,在此之前這段時間的禮儀焦點都在預示著末日的來臨。禮儀年已開始並將於明年十一月結束,當中的重點在對啟示的福音描述。

因此,這一年和所有發生的事情以及我們在此期間所反思的一切都被災難的描述和警告所包圍,甚至聖經也以一本名為默示錄的書作結。

默示錄的經文談到了從天而降的星星、地震、戰爭和戰爭的謠言、疾病、紛爭、以及各種解釋的「四騎士」等。

換句話說,除了墮落的星星之外,它會是我們可能認為是每日新聞的結集。而事實上,最近的每日新聞都在談論小行星穿過地球軌道,以及我們有必要作出保護,以免有一天我們會面臨如同恐龍所遭受的天體災難,而非我們自己造成的災難。

氣候變化可能已經過了臨界點,人類除了努力忍受和改善其影響,同時希望即將到來的滅絕不包括我們自己之外,別無他法。

新冠疫情仍在繼續,希臘字母可能會被用盡來命名其變體。

核武器在動盪地區和社會擴散。

在亞洲,有來自中國、朝鮮、俄羅斯和美國的劍拔弩張,印巴邊境的對抗,緬甸的軍事暴力以及香港和泰國對公民社會的威脅。

腐敗和不公正統治著國家和經濟。

基督徒和其他宗教少數群體在孟加拉、中國、印度、印尼、緬甸、尼泊爾、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其他地方受到迫害。

亞洲並不是唯一一個壞消息佔多數的地方。每個大陸都存在政治緊張局勢,即使是例外的南極洲,那裡的氣候變化已經具足夠的災難性了。

甚至天主教會也正在經歷末世的打擊。這可能是改革以來對其最大的打擊,因為性侵醜聞、無能的管理、青年的離開、對教會已不重視和普遍的反感帶走了團體的熱情和奉獻精神。

最近,這種「末日啟示」已經超越了它的聖經起源,成為電影、漫畫、小說等展示了如英國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 (Thomas Hobbes) 在十七世紀所描寫的一樣。

「因此,無論戰爭時期的結果是什麼,每個人都是每個人的敵人,同樣的後果是人類生活沒有其他安全保障,只有他們自己的力量和他們自己的發明提供他們所需。在這種情況下,工業沒容身之地……對地球面貌一無所知;沒有時間觀念;沒有藝術;沒有文字;沒有社會;最糟糕的是,持續的恐懼和暴力死亡的危機;以及人類的生活變得孤獨、貧窮、骯髒、野蠻和短暫。」

就像所有這些都不足以讓我們相信我們生活在末世時代,還有我們個人的末日;計劃失敗;信任被背叛;希望落空;關係結束;貧窮威脅;孤獨扼殺快樂;信仰失敗;身體、思想和精神受到疾病攻擊;死亡在等待。除了在我們的個人世界中,這些不會成為新聞,但我們的生活似乎是一場慢性的末日。

但「末日啟示」這個詞還有一個更基本的含義,它更準確地告訴我們這一切意味著什麼。

這個詞滙來自兩個希臘文字,結合起來的意思是「來自掩蓋」。末日啟示揭示了隱藏在其講述的災難之下、背後或之中的秘密。這就是新約聖經在希臘原文稱之為啟示,在英文稱為默示的原因。

世界末日的秘密是,天主對我們所面對的事物並不無知。天主知道,並且會以某種方式,利用我們面臨的危機來表現出戰勝恐懼、戰勝邪惡的愛。啟示經文說的就是揭示天主隱藏的存在和力量,將每個十字架變成復活的承諾。

我們大多數人(所有人?)都對宇宙,尤其是我們的部分應該如何運行有自己的想法。大部分我們的祈禱和虔誠都是為了告訴天主我們的好意念和願望。

在我們度過這一年的過程中,我們將面對許多作為世界、國家、社會、家庭和個人的危機。但至少我們可能會學到更多的希臘字母。

那些危機和災難會是真實的,不僅是宇宙故事中編寫的情節。 它們會帶來痛苦。 它們將是十字架。 事情不一定如我們所願,或如我們希望會是天主所願。

但是,這一年將以其開始的方式去結束,在苦難中揭示好消息,即天主在十字架上教導我們的,災難不是我們與天主之間的距離,而是通往天主的平安一條看似不太可能的道路。

【完】

撰文瑪利諾會甘偉霖(William Grimm)神父,天亞社出版人,長駐日本服務。

原文:  A year’s worth of Advent

© UCA News 2022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