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China

【特稿】在越南疫症醫院上了寶貴的一課

標籤連結: , , ,

11 November 2021

越南邊和新冠肺炎患者醫院的志願者、醫務人員和官員。 (圖片提供:giaophanxuanloc.net)

在生活中,每一筆債務都是沉重的負擔,所以沒有人願意負債。然而,有些欠債雖然並不沉重,但卻會讓我們有負擔,那就是感恩之心的負擔。

在閱讀胡志明市總教區阮能總主教的公開信,邀請修會成員加入到新冠肺炎醫院服務的前線義工團隊時,我有一種莫名強烈的衝動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分子。

對於所需的服務我並不太理解,直到一位同工希望我能勇敢進入疫情中心,給病患者帶來愛和牧民關懷時,我明白了出去的意思就是獻上耶穌慈愛的心。

在疫症醫院服務一個月後,我領悟到這個邀請是天主的禮物。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體會到天主的牧民之心,讓我的心被塑造在他的心上。可以說,出發的時候,我欠了一份感恩的債。

在我服務期間,我曾經在醫院的太平間為一位護士的遠房親戚的遺體祝福。護士告訴我病者在離開前的最後一晚,身邊沒有親人,周圍有的只是奇怪的醫療設備和陌生人發出的聲音。

我被「奇怪」一詞嚇了一跳,因為新冠肺炎患者不僅要努力抗病,而且還要面對對他們來說完全陌生和令人害怕的事物。

我開始明白,宗教志願者的存在就是要幫助病人擊退這種「陌生感」,通過我們的服務態度建立友好和親近。透過接觸患者,我們志願者學習如何成為他們的親人。

我的一個朋友看了我們在醫院工作的短片後,立刻被志願者那明亮而溫暖的眼睛所震撼。防護裝備雖然阻擋患者看到醫務人員和志願者的臉孔,但卻無法阻擋他們與患者之間的眼神交流。

我了解到眼睛或「靈魂之窗」的重要性。一個關心和支持的目光可以給病人很大的鼓勵和安慰。我又上了一課,亦是讓我要再次感恩的事情。

我還曾給一位中年婦女傅油,祝福她早日康復,回到家人身邊。然而,不到一周後,我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了。我只能陪伴她走一小段的路。

一位急診女病人的女兒請求我為她安排在醫院做義工,好讓她能照顧她的母親。當我給她母親傅油時,她和我都對她的健康感到樂觀和信心。我們為她的母親祈禱,期望她早日康復。

但隨著她母親的健康逐漸惡化,我對之前鼓勵的話感到很沉重。我不知道該告訴她什麼,因為她顯得相當歇斯底里。

也許這就是生活的現實:我們只能相伴一段的人生。這是信徳其中最難的一課。我和患者家屬都要學會放下一切,相信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總會有最後一隻手牽著患者。

然而,除了苦澀的淚水,我仍會看到患者臉上閃爍著幸福的笑容。我清楚地記得那位老人的臉,他雖然患有部分癱瘓,失去了一隻眼睛,但仍掛著溫暖和煦的微笑。

每次給他換尿布時我問他的健康狀況,他總是帶著微笑回答,好像這就是他唯一擁有的東西。

我不知道他是否聽懂了我的話,但他的微笑在疫症康復醫院帶來了溫暖而平靜的時刻,這家醫院不僅承載著失去和傷痛,也充滿熱切的喜悅和無比的希望。

【完】

撰文:越南耶穌會士阮玉康 (Giuse Nguyen Ngoc Khang) 神父。

原文:  Lessons from Vietnam’s Covid-19 field hospitals

© UCAN China 2021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 | 2021 年 10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