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國宗局徵求管理宗教團體意見,學者稱旨在加強控制官方團體

標籤連結: , , , ,

12 September 2019

國宗局徵求管理宗教團體意見,學者稱旨在加強控制官方團體

【天亞社.香港訊】國家宗教事務局公開徵求關於宗教團體管理辦法的意見稿,有專門研究中國宗教法規的學者指,當局制訂新管理辦法,目的旨在進一步強化控制已登記的宗教團體。

國宗局透過其公眾號「微言宗教」於八月廿八日發出《宗教團體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表示旨為規範宗教團體管理及促進其健康發展,並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並要求公眾在九月廿七日前反饋。

有關文件共有六章四十一條,該六章包括總則、宗教團體組織機構、宗教團體職能、監督管理、法律責任,以及附則。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對天亞社說,過去有關宗教團體的管理,主要依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1991,1998,2016修訂)及一九九一年的《宗教社會團體登記管理實施辦法》。

他說,隨著宗教事務條例的修訂,以及中共宗教工作的發展,還有二零一六年《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的修訂,當局有需要制訂新的管理辦法。

邢教授表示,宗教場所的管理跟宗教團體不同,與各省條例關係也不大,指出單獨針對宗教團體的管理辦法,只有一九九一年的《辦法》。

他又表示,有關規定對地下的空間完全沒有影響,因為該些團體一直以來不獲合法地位,故此這些規定,不代表要打壓地下,反而是加強對登記的宗教團體的管控。

文件反映習近平牢牢掌握公民社會

邢教授指出,文件第五條明確指出,要「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要切合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宗教工作重點。

他續說,意見稿內容依然維持業務主管單位及民政部門的「雙重登記」,是「完全沒有放鬆對成立宗教團體的門檻,反而在內容上進一步強化控制」。

他解釋,宗教事務部門是業務主管單位,接受其「業務指導和監督管理」(第六條),但他反問甚麼是「業務指導」,以及會否成為對宗教團體自主的干預。

然而,他又提到第四章的「監督管理」,詳細列明甚麼事要獲「審查同意」,甚麼事要「書面報告」。他強調,連財務會計要作出規定,這是對宗教團體的日常運作出全面的管控。

邢教授說,在第五條和第十七條,顯示當局強化了宗教團體的政治角色,及削弱其民間角色,官方(官辦)形象進一步加強;而第三十二條,所寫的「學習制度」,也即是政治學習。

第十四條明確界定宗教團體不得設立地域分支機構,邢教授指出,這其實一直是過去的傳統,現在明文寫下,即是雖然有全國兩會、省兩會、市兩會,但省不是全國的分支,市不是省的分支。

他解釋:「這是中共的『屬地管理』,即是各級宗教團體由當級別的黨來領導。目的是要防止宗教團體成為由上而下,距地域的民間組織。一切由黨領導及控制。」

他又強調,二十條和二十一條提及工作上的「指導」,再說明宗教團體根本沒有實權,只能「指導」宗教院校、指導宗教活動場所,「真正掌權的當然是黨」。

邢教授反指,宗教團體較重要的職能,是二十三條的「認定宗教教職人員」。但他認為,此又要再報宗教部門「備案」。「以前,國宗局也出了一些宗教教職人員備案的規定。這也是黨的管控,宗教團體只是名義賦予認定的權職而已。」

他又認為,雖然現在沒有一九九一年「在同一行政區域內不得重覆成立相同或相類似的宗教社會團體」一條,但類似的規定仍然在二零一六年的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十二條二)出現,「故仍然是禁止愛國宗教團體以外的宗教團體成立」。

他不諱言,正如上述所言,這是全面加強對愛國宗教團體的控制,反映習近平對公民社會及宗教團體的全面管控,即使是地上的,也要接受黨牢牢的管控。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Chinese state intensifies control over ‘offcial’ religions

相關文章:

中國教科書刪改宗教字眼,學者擔心或興起宗教文字獄

中國教會屢遭警告禁辦夏令營,教友感受壓而取消相關培育

中共對圖書出版加強管控,衝擊宗教書商的出版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