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分析中國天主教新增兩位雙承認主教及其後續發展

標籤連結: , , , , ,

10 September 2019

【評論】分析中國天主教新增兩位雙承認主教及其後續發展

集寧教區姚順主教(圖中)。

自去年九月廿二日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後,終於在今年八月廿六日開始有了第一次具體結果:內蒙古集寧教區祝聖姚順神父為新主教,和廿八日陝西漢中教區胥紅偉神父獲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

這兩位新主教的祝聖都是雙承認,是教宗首次對中國新主教任命行使同意權,屬重大發展。筆者就此事件之意義與對中國天主教會的影響加以分析,並提供自己看法供各界讀者參考。

從媒體得知的姚順與胥紅偉兩人祝聖禮中,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司儀宣讀了主教團發出的批准書,指出「根據聖教會選舉主教的傳統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規定,當選了教區主教。經審核,選舉有效,現予以正式批准。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

吾人都可發現這批准書與過往的有所不同,都新增了「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以及刪減了「請在三個月之內由主教團的主教遵照教會禮儀的規定舉行祝聖典禮,一經祝聖即為宗徒的正式繼承人及主教團成員」等文字。

筆者認為,這文字遭刪除之原因有二:一、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尚未獲教廷承認;二、以往任命新主教的過程中均是主教團和官方機構全程掌控,並無教宗核准;如今,中梵臨時協議簽署之後,需有教宗的認可,故需修改並加入此規定。

此一變化的意義很重大,具有向全世界宣布往後中國教會任命新主教的「標準」流程之意味。目前中國大約有近三十個教區主教長期懸缺,需求殷切,如果教區情況不太複雜,又已有適當,且教廷和中國都不反對的人選,筆者認為往後時日應會陸續有新主教依循此模式任命。

筆者也發現姚和胥兩人祝聖禮中一個現象,那就是未公開團體成員想參與典禮,卻遭政府人員阻撓和「被強迫旅遊」的情況,這或許顯示出這個新版的雙承認主教程序在中國政府有計劃的操作下,蓄意地將未公開團體隔離以達到邊緣化之後果。

對未公開團體成員而言,最感困擾的,應該還是加入愛國會與否。六月廿八日教廷發布了牧靈指導方針,指示神職和教友們可依個人信仰與良心之判斷先以書面或口頭方式加入但書,再入愛國會。無論決定如何,教廷都予以支持。

這一指導方針如何在往後發生效果,仍有待觀察。筆者認為教區新雙承認主教主持的教區將同時吸收了地上與地下教會成員,可能使堅持與政府對抗的地下教會成員逐漸流失或停止成長。然而,對地下教會成員,加入愛國會與否,仍是問題癥結所在,但地下教會的規模或將受到影響。

前述的過程是神父聖成為雙承認主教,尚未觸及地下主教轉為雙承認主教之關鍵問題。此問題的難度較高,且祝聖禮上需宣讀的公告也與神父晉升牧職有所不同。是以,這問題可能暫時尚無法解決。

筆者認為中梵臨時協議將屆滿周年,在未來一年的期間,可能先解決問題較不複雜的主教出缺的教區之問題;至於地下主教轉為雙承認主教之問題,可能是下一階段中梵協商之議題。只是此問題涉及愛國會之核心問題,對教廷來說頗為棘手,雙方能否達成共識或協議,預料困難重重。

__________

撰文:王勵智,台北一位教友。

【完】

相關文章:

專家評中梵協議後首次主教祝聖,分析指仍未能揭示協議內容

中國教會三日內再添新牧,漢中教區胥紅偉獲祝聖為助理主教

集寧姚順神父獲祝聖為教區主教,成中梵協議後首位晉牧司鐸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