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專家評中梵協議後首次主教祝聖,分析指仍未能揭示協議內容

標籤連結: , , , , , , , ,

9 September 2019

專家評中梵協議後首次主教祝聖,分析指仍未能揭示協議內容

漢中教區胥紅偉主教。

【天亞社.香港訊】中梵就主教任命簽署臨時協議後近一年,八月底舉行了首次的主教祝聖禮,雙方媒體報道均十分正面看待事件,而有中國教會專家分析指仍未能從中了解協議裡的主教任命程序。

中國天主教會先後在八月廿六及廿八日,分別為內蒙古集寧教區姚順主教及陝西省漢中教區胥紅偉助理主教舉行祝聖禮。

兩位牧者均在今年四月各自在當地的主教選舉中當選,不過同時有消息指,他們早在選舉和臨時協議前已獲教宗任命。

梵蒂岡的報道強調,兩位新主教都得到教宗任命,而且他們的祝聖禮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的框架中實現。

《梵蒂岡新聞網》八月廿七日的中文報道指,教廷新聞室主任布魯尼(Matteo Bruni)在記者會上確定姚主教「接受了教宗的任命」,而且他的祝聖禮是中梵「在北京簽署臨時協議後」的首次,但英文報道的用字則為在「中梵協議框架內」。

此外,該網廿八日報道胥主教晉牧的消息時寫道,中梵協議「在共融與和諧的標記下正在結出果實」。

布魯尼發表聲明指胥主教也同樣得到教宗任命,其「祝聖是在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臨時性協議的框架中實現的」。

然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向兩位新主教發出的批准書,僅提及「教宗同意」,並沒有「任命」的字眼。

此外,中共控制的《環球時報》英文版廿七日報道,中國主教團副主席、內蒙古呼和浩特教區孟青祿主教說姚主教的祝聖禮上,「提及了教宗的任命狀」(During the ceremony, the mandate of Pope Francis was mentioned,),並非宣讀,而目前仍未有消息證實該些任命狀有在任何地方宣讀過。

新主教祝聖揭示秘密協調內容?

《環時》也報道,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及中國天主教主團副主席沈斌主教表示,這次的主教祝聖禮是為中國選舉並祝聖更多主教的好開始,因為它是相關程序的成功例子。

沈主教說:「兩位主教的祝聖禮是中國天主教在政府支持下順利發展的最佳證明。」而他又透露,湖北省、山東省及浙江省也正要推展主教選舉。

《環時》表示中國教會正面對缺乏主教的局面,在官方九十八個教區裡有三份之一沒有主教,又有很多年長的主教即將退休。

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資深研究員王美秀也對《環時》表示,兩位主教的祝聖禮是中國政府、教會團體及教廷努力談判的結果。

不過,王美秀認為,目前的程序未能整理出秘密協議的內容,但她同時指出,一些主教任命的程序預料在這次祝聖禮後變得更加明顯。

《公教文明》總編輯、耶穌會安多尼.斯帕達羅(Antonio Spadaro)神父廿八日就胥主教的個案對《環時》說:「這是個好開始。短中期內也應該成其他任命的模範(positive model)。」

他續說,祝聖禮的禮儀在隆重及投入的氣氛下舉行,以及所有陝西省的主教也有出席,是共融的重要標記。

然而,省內的鳳翔教區李會元主教並沒有出席。有教會消息人士向天亞社指出,由於已成為寶雞市愛國會主席的李主教仍未舉行公開就職禮,因此當局不承認其主教身份,沒有讓他參與漢中教區胥主教的祝聖禮。

為期兩年的秘密協議內容外界不得而知,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會觀察家指出,至少姚主教和胥主教兩個案例,都是沿用協議前先由教宗委任主教,再由教區選舉產生的做法。

這位資深觀察家說對天亞社說:「其實大家都知道『先任後選』的做法依舊在進行。我認為,接着下來,即使陸續將羅馬早已任命的地上主教全部『選出來』並祝聖,跟住下來新的人選依然會是『先任後選』。」

觀察家續說:「只是羅馬可能會對這個『任』的形式作些調整,但形式再怎麼調整,有一點是不可能改變的,那就是要確保參與『選舉』的半數以上的人在『選舉』前,心中均已知某司鐸已是羅馬認可的。」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Vatican-China bishops’ deal ‘bearing fruit’

相關文章:

中國教會三日內再添新牧,漢中教區胥紅偉獲祝聖為助理主教

集寧姚順神父獲祝聖為教區主教,成中梵協議後首位晉牧司鐸

不獲教廷承認的中國地下主教擬私聖主教,被揀選者拒絕接受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