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陳日君樞機:「將解決問題的責任放在他人身上」?

標籤連結: , , , , ,

2 September 2019

【博文】陳日君樞機:「將解決問題的責任放在他人身上」?

天主的話適用於一切處境。盧德的故事肯定對我們今天的困境會有所啟導。蔡惠民神父在八月廿三日為香港祈福的彌撒中講道就由盧德的故事取材。

不過出於對聖言的尊重,我們一定要從聖經的原意講起,不可以斷章取義或主觀地「利用」聖經來發揮自己對事實的「看法」。

~~~~~~~~~~~~~~~~~~~~~~~~

盧德是一位有孝心的兒媳,是納敖米一個兒子所娶的外族妻子。十年前納敖米的丈夫厄里默肋客帶了妻子和兩個兒子離開了猶太的白冷,逃避饑荒,來到外教人的摩阿布地區僑居,厄里默肋客和兩個兒子都逝世而沒有留下子嗣,現在祇有三個寡婦。既然在白冷不再有饑荒,納敖米決定獨自回故鄉,勸兩位兒媳各自回娘家改嫁,一位聽了婆婆的勸告,盧德卻堅持一世照顧她的婆婆,不會離棄她。

回到白冷後,誰也想不到天主竟藉着這位外族女子完成了祂奇妙的計劃:使她和厄里默肋客的一位兄弟,有「至親義務」的人,結婚生子,好給厄里默肋客在嗣業上留名,盧德的兒子敖貝得也就是達味的祖父。

~~~~~~~~~~~~~~~~~~~~~~~~

在整個故事的講述裡,聖經並沒有批評因饑荒而離本鄉的厄里默肋客,也沒有批評回娘家的敖爾帕。

很明顯,主角是天主,祂也沒有介意納敖米的抱怨。其實納敖米在悲觀中也沒有採取消極的態度,常祝福人,也積極促成了盧德與波阿次的婚事。

他們生了兒子敖貝得,大家都恭喜納敖米,因為天主沒有使她缺乏承繼者。

~~~~~~~~~~~~~~~~~~~~~~~~

我以為面對我們的處境,盧德的故事首先是鼓勵我們信賴天主,雖然眼前所發生的事我們很難明白,我們也可以像納敖米一樣向天主抱怨,問祂「為什麼?為什麼?」但最後的一句話還要讓祂說。祂當然是關心我們的。天主是主角,盧德是這故事的配角。婦女們對納敖米說:「天主給了你承繼人敖貝得,他是你心靈的安慰,是你老年的依靠,因為他是愛你的兒媳所生的,像這樣的兒媳,對你實勝過七個兒子。」

我們從這故事最要效法的當然是盧德對婆婆的孝心,這一片真誠,起初大概還祇是本性的愛心,是天主所欣賞且喜愛的。

我們面對的悲劇是有人失落了這本性的愛心、本性的良善、本性的公義、本性的謙虛、本性的誠實。

我們每人要省察自己。但這悲劇肯定不是我們造成的,解鈴還需繫鈴人,二百萬人怒吼:「沒有暴徒,祇有暴政!」

~~~~~~~~~~~~~~~~~~~~~~~~

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日的公教報首頁我說過:

「我們被藐視了,我們被責罵了,我們的權利被剝削了,
我們會寬恕。我們信祈禱的力量,我們會沉着氣,堅持到底。
我們依然相信一國兩制的生命力,最後會得到勝利。」

那年,二零零四年,五月北京「護法者」來港責罵了我們,人大常委「釋法」剝削了我們二零零七、二零零八年能普選的權利。

十年後的八.卅一人大常委更赤祼祼給真普選關了閘。跟着來的就是變成了「佔鐘」的佔中,雨傘運動,政治檢控。

我們正沉着氣無奈地忍受一切。愚蠢的特首(難道是習大大?)竟又撥起人民的怒火。如果「送中條例」過關,我們連言論的自由也沒有了,天天在恐懼中過奴隸的生活?

如果今天我還能在公教報發言的話(他們已判定我的文章不宜被登在公教報上了),我會說什麼呢?我會公開問蔡神父:你怎麼能說我們「把解決問題的責任放在他人身上」?你敢說今日香港的悲劇不是我們的姊妹林鄭月娥所造成的嗎?今日的政府不就是她?她手下的「卒仔」不都靠她這「奶媽」的帶領?

在C.Y皇朝時,林鄭已犯了她的第一個錯,藐視了民意。經一年的討論,一周的毅行,終於在沒政府支持的情況下人民進行了一次公投。

八十萬人參加了那公投,八成人支持立法會否決假普選,而林鄭在給北京的報告中輕輕略過,當它是件小事。

在「佔中三子」長期策劃、準備,而最後由學生們搶先領導的「佔鐘」運動中,林鄭成功地施展了她的本事,玩弄了學生們,把佔領行動拖住,在消耗了佔領者的得分後,選擇性地把一些人送到法庭,關入監獄。

這次林鄭以為那所謂「移交逃犯法」是及時的法寶,更是一把寶刀,懸在港人頭上,也不需要廿三條了,使共產黨可以對香港放心了。

六月九日的遊行後,她當晚宣布照樣會推進立法程序,十六日遊行後她不得不答應暫停立法,但始終不肯說「撤回」那兩個字。

「和理非」的要求表達得這麼清楚她不聽,那末勇武派說「和理非」沒有用,他們出來接棒,用比較激進的方法追求同樣的目的:民主、自由。我們能責怪他們嗎?

其實所謂勇武者用了什麼暴力?象徵式的暴力,小兒科的暴力,從來沒有想傷害任何人!但由特首、西環勢力,甚至從北京來的聲音所鼓勵的警方及黑黨的暴力卻越來越可怕。

多謝傳媒冒了險,拍攝了那些片段,蔡神父有空看看嗎?七.廿一元朗黑幫及八.卅一太子站「速龍」無差別地狂毆抗爭者和市民,真如瘋狂的野獸,見了的能不動心,不傷心,不忿怒,那就不是人,是冷血動物!講信任,包容,溝通?豈不是夢話?

蔡神父,我看你還是效法湯樞機、蘇牧師,請林鄭夫人至少先答應兩個要求:撤回惡法及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果這樣,希望大家會接受一個停戰期,否則在十月一日前隨時會發生的大悲劇不堪想像!她是有選擇的:或是懺悔,或是天主也幫不了她了。

【完】來源: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

「將解決問題的責任放在他人身上」?

相關文章:

香港逾四十處教堂為社會敲鐘祈禱,信徒冀鐘聲能喚醒良知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升溫,中共黨媒關注天主教相關動態

【博文】陳日君樞機:我祇能旁觀,祇能祈禱嗎?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