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不獲教廷承認的中國地下主教擬私聖主教,被揀選者拒絕接受

標籤連結: , , , ,

16 August 2019

不獲教廷承認的中國地下主教擬私聖主教,被揀選者拒絕接受

資料圖片。

【天亞社.香港訊】中國教會「地下」團體有據稱受秘密祝聖而不獲教廷承認的主教,擬計劃私自祝聖主教,有被揀選的神父斷言拒絕,認為私聖跟愛國會非法祝聖主教沒有分別。

自稱上海地下教會團體主教的張同利擬訂的計劃,已引起了部分地下教會成員關注。

據聞張同利在中國教會特權時代,於一九九九年獲河南省開封教區「地下」教會團體的宗長風(1932-2011)助理主教秘密祝聖,視為上海教區范忠良(1918-2014)主教的接班人。然而,教廷一直不承認其身分,並禁止他管理教區。

張同利對天亞社承認,的確有打算私聖一批主教,但現在沒有決定,「正在憂鬱,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張同利稱找過三任曾在香港服務的教廷代辦──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樞機、劉裕政(Eugene Martin Nugent)總主教和尤安泰(Ante Jozić)候任總主教,「他們都只是讓我好好保持聖職」,而「我沒有做過一次違法聖職的罪和事」。

他解釋,前幾年開始,有些人找他祝聖六品或神父,包括「地上」團體不願意讓愛國會主教祝聖的修士,甚至祝聖主教,但他都一一拒絕。

但他說:「我現在回想起來,我的拒絕是一種罪惡,天主為教會增加新血,我怎麼會阻止了教會的發展呢?」

他又認為,一些「地上」團體的修士不願意讓愛國會主教祝聖,多次找他,「他們願意為忠貞教會的信仰作證,為了保持純正的傳統的完整的信仰」。

他又說,教會現在聖召銳減,如果他不祝聖那些修士或神父,他們就會慢慢的失望透頂而被迫不得不選擇結婚,「我如果不祝聖他們為神父,我就深敢我抹殺了聖召,我對不起天主,我有罪惡感」。

張同利又稱,他諮詢過幾位主教和神父,「他們說主教就有祝聖神父的權利,在現在協議後,梵蒂岡的妥協和出賣信仰,國內教會已經更加亂了」。

他不諱言,若再有神父找他祝聖為主教,「為了忠貞教會的延續,我不能再拒絕了」。

張同利又說,目前還有幾位在特權時代獲秘密祝聖的主教都計劃祝聖主教和神父。他認為:「梵蒂岡都不給地下批主教,如果教會真的像文革時期那樣軟背教,我們應該像范學淹大主教一樣(秘密)祝聖(主教)。」

獲揀選的神父拒絕接受祝聖

然而,天亞社接觸到拒絕被招攬的若望神父,他不認同張同利的做法,認為「不能以錯制錯」。

他不諱言:「即使教宗方濟各出賣了我們,而我們確實艱難,但現在不是范學淹主教時代,至少還有神父。」

他又說,「我們該相信天主掌管一切,不會讓邪惡掌權太久」,並強調:「在教規教義原則上不能含糊,否則跟愛國會沒有兩樣。」

不過若望神父坦言,由於目前中國教會的情況,「我也沒有反對他們」。他們「自以為是為教會著想」,雖然不知道梵蒂岡會有什麼反應。

另外,地下教友保祿也表示反對,指出「再不能先斬後奏,因為特權已被取消了」。

保祿對天亞社說,此舉將會給地下教會更大的亂局,因為「有人帶頭私聖,就會有後邊人跟著仿效。」

他又認為,「政府對教會的一舉一動,不會放過,更不會容忍地下教會自聖主教」,這樣做只會為教會招致更大的迫害。

他強調,這也有違前教宗本篤十六世給中國教會的牧函,「他首要要求是『地上』『地下』教會合一,只是愛國會不合教義,所以才無法達成。總之誰自聖主教誰就是分裂教會,我們就要反對他們」。

教廷批准中國地下主教「先祝聖、後通報」的特權

教宗本篤十六世二零零七年致中國天主教徒的牧函中把所有特權撤銷,但在牧函綱要的附錄中指出,「若因特別情況所需,教區主教或暫時管理教區的人士,可以向萬民福音傳播部申請新的和合時的特權。聖部將會研究有關的申請,必要時會呈交教宗考慮」。

據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林瑞琪博士在二零一一年冬季號的《鼎》指出,「先祝聖(主教),後通報(教廷)」的特權緣於保定教區范學淹(1907-1992)主教。

范主教在經歷了二十多年的勞改後,於一九七九年獲釋返回教區。但因當時全國許多與教宗共融的主教已逝世,他自己也年事已高,認為中國教會處於非常時期,所以在一九八一年自行秘密祝聖了三位神父為主教。

事後,范主教向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呈報請罪,而教宗的回覆指范主教此舉完全合乎他的意思,為此給范主教宗座遐福、並給予他特權,在一切事上,范主教可先行裁決處理,而後再向教宗匯報。

因應范主教率先以事態緊急為理由祝聖了三位主教,而教宗在審視當時的中國實況在各位老主教的表現之後,給予了所有由教宗庇護十二世在一九四九至一九五五年所任命的老主教,有選任主教的特權,並許諾受祝聖者會得到教宗的認可。當時屬這一界別的主教共有九位。

雖然大部分地下主教都獲教廷事後認可,但至九十年代有少數幾位未獲接受。

有教會消息人士指出,不獲接受的原因不一而足,包括當時教廷已希望與中方改善關係,承認獲政府認可的地上主教,同時達致地上地下合一,不想橫生枝節。

此外,由於地下團體早年的培育困難,有部分私聖主教被認為水平欠佳等等。

近年最為人矚目的私聖事件,發生於二零一六年。聲稱於二零零五年特權仍有效時,在未有教宗批准下獲老主教私下祝聖為「正定教區主教」的董冠華(亦稱董關華),表示已秘密祝聖了幾位神父為主教,以至被當局帶走。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中梵就主教任命問題簽定臨時協議後的翌日,教廷宣布教宗方濟各決定將非法祝聖的「官方」主教重新接納到教會的共融中。該八名非法主教是郭金才、黃炳章、雷世銀、劉新紅、馬英林、岳福生、詹思祿,以及於二零一七年去世的塗世華。

有教會人士認為,在中國大陸官方教會的非法主教既然已全部跟教會共融,教廷也好應該著手處理地下教會這一批約有五至六位私聖主教的身分。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Self-styled Chinese bishop plans to ordain bishops without Vatican go-ahead

相關文章:

梵蒂岡對中國教會指導文件惹熱議,國內教友對內容不敢苟同

梵蒂岡指導神職人員應否加入愛國會,惟國內網絡平台禁轉發

中國兩教區司鐸被迫加入愛國會,教會人士恐現象會蔓延全國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