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的抗爭:廿一世紀的革命

標籤連結: , , , , , , ,

18 July 2019

香港的抗爭:廿一世紀的革命

身處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核心的一位女抗爭者,披露行動成功背後的地下通訊網絡,但警告這場鬥爭尚未取得勝利。

三十歲的J.H.向《十字架報》分享,她參與過六月在香港舉行的每一場示威,這些抗議行動由一個非常獨特的青年運動所帶動,沒有領袖或意識形態,組織自社交網絡上一個匿名且不露面的系統。

基於安全理由,她同意在不透露身份的情況下接受採訪。在七月一日大規模和平遊行及香港立法會大樓遭破壞後的一星期,警察展開調查,並已有近二十名被稱為「青年」的人士被捕。

這位任職於本地非政府組織的社會工作者問道:「經過這瘋狂的六月,我必須承認我感到有點沮喪、困倦、筋疲力盡。如今將會發生什麼?」

七月一日是香港自一九九七年從英國管治回歸中國的廿二周年,在當日示威行動的前一天,她跟抗爭戰友在立法會大樓附近聚集,自發地幫忙分派樽裝水和小毛巾,以對抗叫人受不了的濕熱。

她說:「早在六月九日,我就走在第一場示威遊行裡,百萬市民抗議把疑犯引渡到中國的條例修訂,晚上我留守在立法會附近,當時有數千年輕人包圍那裡。」她的語速十分快,彷彿會被未來數周吞噬她的浪潮沖走。

「在這些平均年齡介乎十六至廿二歲的年輕人中,我幾乎是最年長的。他們的組織和後勤系統,與二零一四年的雨傘運動全然不同,而且毫無關係。」

自助群組的地下世界

她用手上的電話,開始下載幾個通訊應用程式及加入各公開討論區,「在國際水域」,是向所有人開放的。

她向外望,繼續說:「這令人眼花繚亂,因為有多個群組組織起來處理物資(水、口罩、眼罩、頭盔、小型貨車和私家車)、通訊(視頻、設計師、創作、製圖人)、急救(醫生、護士、藥物)和法律支援(義務律師)。」

然後,J.H加入了加密網絡的地下世界:匿名、沒有電話號碼顯示,以及無法追蹤的。

她說:「監察小組播放信息視頻,以便在特定時間、地點、鐵路、車站的整個範圍內,確定警察的位置,兩名、三名、四名警察……各群組有三十至五萬名成員,這還沒算提供情報的地區居民小組在內。」

「這些示威行動的獨特之處,在於這種嶄新模式的抗爭,在世界上幾乎是獨一無二的──年逾三十歲的人,以及更多的父母,都無法理解。這一切發生於手機裡。這是那麼自然。」

這場運動是虛擬的,但現實生命的能量與創造力貫穿這位香港女子的血脈,她坦言懼怕「失去自由」。

「我們是操作者」

她解釋,今天非常年輕的一代,並不像其父母或政治階層般運作。

她說:「他們不想要領袖。他們不想受政治操控,他們沒有一套政治意識形態,只為他們相信是正確的事而戰,非常簡單,而同時又令人費解,因為他們願意犧牲一切,以至生命,來實現目標。」

J.H.的父母很保守,就像建制本身一樣,不認同這場運動,並認為其背後有外國的操縱。

她答道:「我們其實才是在操控其他人的人。」她以二十國集團峰會於日本大阪舉行之前,在全球報章購買廣告版面的眾籌運動為例。

「一個社交群組發起一個很棒的主意,但在立法會前的年輕人,甚至不看報紙,也甚至不知道二十國集團是什麼!」

J.H.絕非被擺布,並承認對於使用和平還是暴力的手法存在分歧,但與二零一四年不同,組織尚未有分裂。她指出:「我不同意佔領立法會,但我仍然保持團結。」

汲取了一四年的教訓,政府詆毀這場運動的策略並不奏效。

J.H.說:「另一階段才剛開始,整個系統正在消耗你的時間和精力,但在香港,我們從不沉睡,這是我們身份的一部分。」

在她看來,尚未見失敗或成功。她警告說:「這還沒結束……將會有鎮壓。休息和復原的時間來了,我們絕不能太快令自己力竭筋疲,因為這場抗爭將持續一段長時間。」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Hong Kong’s protests: A 21st century revolution

相關文章:

七一回歸五十五萬市民上街遊行,神父提醒教友抗衡黑暗文化

【博文】國內教友反送中的心聲:守護香港,也是在守護中國

香港二百萬人促政府撤惡法,夏主教陪伴示威青年祈禱至夜深

【博文】教友反送中的見聞:請不要判斷,你們沒有資格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