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梵蒂冈对中国教会指导文件惹热议,国内教友对内容不敢苟同

標籤連結: , , , ,

9 July 2019

梵蒂冈对中国教会指导文件惹热议,国内教友对内容不敢苟同

图片摄于广西南部一间教堂内,一位神父正在进堂,举行弥撒。[图片来源:法新社]

【天亚社.香港讯】梵蒂冈早前向中国教会的神职人员发出牧灵指导,在国内引起回响。有教会观察家认为,文件有积极意义;但亦有教会人士认为文件有误导之嫌。

梵蒂冈六月廿八日发布《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承认尽管在去年九月达成的中梵临时协议里,「中国当局承诺」尊重天主教教义,但仍要接受中国天主教独立自办原则。

这份《指导》促使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廿九日动身前往罗马,约见教宗方济各谈论该文件的内容。

陈枢机在七月三日与教宗及教廷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共晋晚餐时,向教宗提及《指导》的内容,教宗回复了几次「我会关注这事」。

陈枢机对《指导》的质问

回港后,陈枢机五日在其博客公开了对《指导》提出的多项质疑。他指出,《指导》称中国宪法承认宗教自由,但他质疑多年来在国内的教难,证明了政府没有尊重宗教自由。

此外,《指导》表示中梵签了临时协议后,「独立自办」这说法按逻辑已不该被解说为绝对独立,因为中共已承认教宗的身份。所谓「独立」只是「政治上」的独立。

然而,陈枢机又质疑,除非他本人见到那协议,否则不相信中共真会承认教宗的身份。他续指,在独裁的政权只有党的利益是真理的规范。

他续认为,《指导》提出可以签政府所要求的登记申请书,并同时作出声明说「我不承认申请书中违反信仰的许诺」,是「绝不符合传统的伦理原则!按这样的指导,心里信教口里背教也不成问题了」。

他又说《指导》的作者「大概期待这些少数的『固执分子』不久会自然消失」,「不但地下团体会消失。地上团体里也有不少兄弟姊妹长期坚持信仰,希望从地上内部作出改善的,但没有获得教廷的支持,现在也祇能在投机分子的讥笑声中归队了。」

教会观察家对指导有不同角度的解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内教会观察家认为,《指导》是圣座根据中国教会目前的现实处境,发出的具体建议,供国内未备案登记的神职人员在是否申请登记时的参考意见,有积极意义,而且不得不发。

他对天亚社说,自中梵双方达成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并随后接纳在中国大陆的所有主教后,大陆教会与圣座实现了共融合一,教会内部完成了合一共融。

不过,他续说,教会内部共融合一是不够的,依照《宗教事务条例》,神职人员和宗教活动场所必须接受登记注册,才能公开、合法地开展宗教活动。

「梵蒂冈牧灵指南正是针对时下原未登记的神职人员在登记过程中出现的疑惑和问题而发表的具体建议。」

观察人士认为整份《指导》最值得关注的有两点:一,根据目前的状况,未完成登记的神职人员可以进行登记,以及登记的必要做法;二,尊重神职人员个人的良知,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登记。「但总的来看,十分明显,牧灵指南是倾向于鼓励和支持登记的。」

至于《指导》可能带来的效果,他认为,主要取决于政府主管部门和未登记的神职人员的意向这两点。他举例说,有关部门提供的登记申请文本的措辞,以及他们如何解释其中的独立自主自办的含义,或会否愿意解释一下。

另一点效果,是取决于神职人员在是否登记的问题上,「要考虑怎么做对教会的生存有利」。他认为,现在教会的圣召持续减少,社会的世俗化趋势加剧。中国教会作为一个小宗教团体,面临严重的挑战,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此外,另一位教会观察家引用《指导》内容,认为文件透露了六月的中梵谈判未能达成共识。

《指导》指梵蒂冈「将继续就主教和司铎的民事登记问题同中国当局对话」,「总之,在等待双方按照协定通过坦诚及建设性对话达成更加尊重天主教教义以及所涉及人士良心的神职人员民事登记方式时,圣座要求不要对『非官方』天主教团体施加恐吓性压力,就像已经不幸发生的那样」。

该观察家对天亚社表示:「最后一轮谈判成果不理想。因为《指导》说要继续对话。如果理想,即是能达成共识,何须公开呼吁中国政府不要迫神父加入爱国会。」

教友不敢苟同指导》内容

然而,来自东北地下教会团体的教友若望认为《指导》有「误导」之嫌。他解释,文件称中国天主教会的「独立」,只是在政治领域而言的独立;但「据现实掌握的情况,在实际操作上,即使牧灵上,如传教、未成年人进堂或堂区夏令营活动,也要受到政府的干预和禁止」。

文件指现在的爱国会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刚产生时不同,若望反问:「怎么不同?可以接受?」假如可以接受,那就无需还再来谈「签字违背教义」。

他强调,爱国会由始至终没有任何改变,其宗旨就是「独立自主自办」为原则。

若望不讳言,问题的症结在于「近年教廷似乎有意制造模糊的态度」,给外界的形象是为了讨好北京,主动跟中国政府进行友好协商,改善中国教会的现状。

不过他强调,从中梵签署临时协议以来,中国教会,尤其地下教会的现状正日趋恶化,而这次教廷的《指导》,「并没有如他所说的乐观,恰恰相反,与其说『向前迈一步』倒不如说向后又退一步」。

他又认为,很多现实问题被忽视,那是因为「投机主义已在中国教会内蔓延」。

另一位教友保禄则认为,梵蒂冈既然已经知道中国现实的复杂性,也知道这个国家不存在规范宗教事务的统一实施常规,却依然出台这份《指导》,要求大陆神职人员进行民事登记,「似乎誓要将羊群赶入狼群中,将那些凭著良心而行的神职人员彻底击碎」。

他续说,如果那些神职人员在《指导》出台后依然不进行民事登记,就将迎来不服从的骂声,「教宗是将这一盆脏水彻底泼到了秉持良心而行的神职人员身上」。

虽然《指导》指神职人员可按良心而行,但却强调登记的声明文本不尊重教会信仰时,当事人可签字时以书面或口头的形式说明,保禄形容这是自我矛盾,「前者说无意强迫,后者又说可以进行说明」,「既然无意强迫那就可以选择不登记,但却又说可以签字登记,这岂不是掩耳盗铃吗?」。

至于中国天主教会的「独立」问题,保禄不讳言,中国是政教合一的政府,也就是政党合一的国家,在「一个宣扬无神论的共产党独裁执政的国家中来寻求政治与宗教分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他指出,《指导》还提到「有必要记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正式声明保护宗教自由」一说,保禄表示,如果中国的宪法真正的能够保护宗教自由,大陆教会也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神职人员也就不会面临签署一份违背良心和信仰的文件。

【完】

相关文章:

中国教会受政府威胁不愿公布迫害消息,恐遭报复忧情况更坏

梵蒂冈指导神职人员应否加入爱国会,惟国内网络平台禁转发

中国两教区司铎被迫加入爱国会,教会人士恐现象会蔓延全国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