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梵蒂岡對中國教會指導文件惹熱議,國內教友對內容不敢苟同

標籤連結: , , , ,

9 July 2019

梵蒂岡對中國教會指導文件惹熱議,國內教友對內容不敢苟同

圖片攝於廣西南部一間教堂內,一位神父正在進堂,舉行彌撒。[圖片來源:法新社]

【天亞社.香港訊】梵蒂岡早前向中國教會的神職人員發出牧靈指導,在國內引起迴響。有教會觀察家認為,文件有積極意義;但亦有教會人士認為文件有誤導之嫌。

梵蒂岡六月廿八日發布《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承認儘管在去年九月達成的中梵臨時協議裡,「中國當局承諾」尊重天主教教義,但仍要接受中國天主教獨立自辦原則。

這份《指導》促使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廿九日動身前往羅馬,約見教宗方濟各談論該文件的內容。

陳樞機在七月三日與教宗及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共晉晚餐時,向教宗提及《指導》的內容,教宗回覆了幾次「我會關注這事」。

陳樞機對《指導》的質問

回港後,陳樞機五日在其博客公開了對《指導》提出的多項質疑。他指出,《指導》稱中國憲法承認宗教自由,但他質疑多年來在國內的教難,證明了政府沒有尊重宗教自由。

此外,《指導》表示中梵簽了臨時協議後,「獨立自辦」這說法按邏輯已不該被解說為絕對獨立,因為中共已承認教宗的身份。所謂「獨立」只是「政治上」的獨立。

然而,陳樞機又質疑,除非他本人見到那協議,否則不相信中共真會承認教宗的身份。他續指,在獨裁的政權只有黨的利益是真理的規範。

他續認為,《指導》提出可以簽政府所要求的登記申請書,並同時作出聲明說「我不承認申請書中違反信仰的許諾」,是「絕不符合傳統的倫理原則!按這樣的指導,心裡信教口裡背教也不成問題了」。

他又說《指導》的作者「大概期待這些少數的『固執分子』不久會自然消失」,「不但地下團體會消失。地上團體裡也有不少兄弟姊妹長期堅持信仰,希望從地上內部作出改善的,但沒有獲得教廷的支持,現在也祇能在投機分子的譏笑聲中歸隊了。」

教會觀察家對指導有不同角度的解讀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內教會觀察家認為,《指導》是聖座根據中國教會目前的現實處境,發出的具體建議,供國內未備案登記的神職人員在是否申請登記時的參考意見,有積極意義,而且不得不發。

他對天亞社說,自中梵雙方達成主教任命臨時協議,並隨後接納在中國大陸的所有主教後,大陸教會與聖座實現了共融合一,教會內部完成了合一共融。

不過,他續說,教會內部共融合一是不夠的,依照《宗教事務條例》,神職人員和宗教活動場所必須接受登記註冊,才能公開、合法地開展宗教活動。

「梵蒂岡牧靈指南正是針對時下原未登記的神職人員在登記過程中出現的疑惑和問題而發表的具體建議。」

觀察人士認為整份《指導》最值得關注的有兩點:一,根據目前的狀況,未完成登記的神職人員可以進行登記,以及登記的必要做法;二,尊重神職人員個人的良知,由他們自己決定是否登記。「但總的來看,十分明顯,牧靈指南是傾向於鼓勵和支持登記的。」

至於《指導》可能帶來的效果,他認為,主要取決於政府主管部門和未登記的神職人員的意向這兩點。他舉例說,有關部門提供的登記申請文本的措辭,以及他們如何解釋其中的獨立自主自辦的含義,或會否願意解釋一下。

另一點效果,是取決於神職人員在是否登記的問題上,「要考慮怎麼做對教會的生存有利」。他認為,現在教會的聖召持續減少,社會的世俗化趨勢加劇。中國教會作為一個小宗教團體,面臨嚴重的挑戰,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此外,另一位教會觀察家引用《指導》內容,認為文件透露了六月的中梵談判未能達成共識。

《指導》指梵蒂岡「將繼續就主教和司鐸的民事登記問題同中國當局對話」,「總之,在等待雙方按照協定通過坦誠及建設性對話達成更加尊重天主教教義以及所涉及人士良心的神職人員民事登記方式時,聖座要求不要對『非官方』天主教團體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經不幸發生的那樣」。

該觀察家對天亞社表示:「最後一輪談判成果不理想。因為《指導》說要繼續對話。如果理想,即是能達成共識,何須公開呼籲中國政府不要迫神父加入愛國會。」

教友不敢苟同指導》內容

然而,來自東北地下教會團體的教友若望認為《指導》有「誤導」之嫌。他解釋,文件稱中國天主教會的「獨立」,只是在政治領域而言的獨立;但「據現實掌握的情況,在實際操作上,即使牧靈上,如傳教、未成年人進堂或堂區夏令營活動,也要受到政府的干預和禁止」。

文件指現在的愛國會與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剛產生時不同,若望反問:「怎麼不同?可以接受?」假如可以接受,那就無需還再來談「簽字違背教義」。

他強調,愛國會由始至終沒有任何改變,其宗旨就是「獨立自主自辦」為原則。

若望不諱言,問題的癥結在於「近年教廷似乎有意製造模糊的態度」,給外界的形象是為了討好北京,主動跟中國政府進行友好協商,改善中國教會的現狀。

不過他強調,從中梵簽署臨時協議以來,中國教會,尤其地下教會的現狀正日趨惡化,而這次教廷的《指導》,「並沒有如他所說的樂觀,恰恰相反,與其說『向前邁一步』倒不如說向後又退一步」。

他又認為,很多現實問題被忽視,那是因為「投機主義已在中國教會內蔓延」。

另一位教友保祿則認為,梵蒂岡既然已經知道中國現實的複雜性,也知道這個國家不存在規範宗教事務的統一實施常規,卻依然出台這份《指導》,要求大陸神職人員進行民事登記,「似乎誓要將羊群趕入狼群中,將那些憑著良心而行的神職人員徹底擊碎」。

他續說,如果那些神職人員在《指導》出台後依然不進行民事登記,就將迎來不服從的罵聲,「教宗是將這一盆髒水徹底潑到了秉持良心而行的神職人員身上」。

雖然《指導》指神職人員可按良心而行,但卻強調登記的聲明文本不尊重教會信仰時,當事人可簽字時以書面或口頭的形式說明,保祿形容這是自我矛盾,「前者說無意強迫,後者又說可以進行說明」,「既然無意強迫那就可以選擇不登記,但卻又說可以簽字登記,這豈不是掩耳盜鈴嗎?」。

至於中國天主教會的「獨立」問題,保祿不諱言,中國是政教合一的政府,也就是政黨合一的國家,在「一個宣揚無神論的共產黨獨裁執政的國家中來尋求政治與宗教分離,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他指出,《指導》還提到「有必要記住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正式聲明保護宗教自由」一說,保祿表示,如果中國的憲法真正的能夠保護宗教自由,大陸教會也就不會走到今天的地步,神職人員也就不會面臨簽署一份違背良心和信仰的文件。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Resistance grows to Vatican’s China clergy guidelines

相關文章:

中國教會受政府威脅不願公布迫害消息,恐遭報復憂情況更壞

梵蒂岡指導神職人員應否加入愛國會,惟國內網絡平台禁轉發

中國兩教區司鐸被迫加入愛國會,教會人士恐現象會蔓延全國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