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教友反送中的见闻:请不要判断,你们没有资格

標籤連結: , , , ,

19 June 2019

【博文】教友反送中的见闻:请不要判断,你们没有资格

逾万名青年六月十二日罢课示威,以阻挠逃犯条例在立法会大会进行二读。

二零一九年六月,为香港人可说是不消停的一个月。

自八九年中共在天安门屠杀学生和平民事件开始,香港人每年六月四日都会举行烛光悼念集会。除此,今年六月还有「反送中」事件。因为港府一意孤行,硬推修订《逃犯条例》,迫使六月九日有超过百万人上街参与「反送中」大游行。接着是十二日逾万名市民自发性的罢工、罢课示威,以阻挠政府企图绕过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直接把恶法在立法会大会进行二读。最后,由于警队出动重型武器镇压和平示威者,导致十六日,有近二百万人上街示威。

香港人真的累透了!

当思绪慢慢沉淀下来,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心里仍感到刺痛。当中使我最耿耿于怀,莫过于看到一群勇敢和满有承担的青年人,却讽刺地被人(包括教会内平时有头有面的教友)侮辱和标签为暴徒。

记得十二日的早上,我如常上班,让我遇上罢工、罢课的示威者。其实响应的人不是很多,因为港人一向政治冷感。但下班前两小时,传出警方使用催泪弹对付示威者,令我更震惊的是警方还用上橡胶子弹和布袋弹。

高层同事得悉情况后,立即宣布疏散。但当我们到达大堂时,发现情况并不是太混乱,只因公司位处事发现场必经的走廊,所以人是比平日多些吧了。

当时,有一名估计是从事发现场逃出来、约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正路过我们面前。他突然停下来,向我们讨水洗脚。我看着他被烧红了一大片的脚,估计是刚中了催泪弹。同事把喝过的半瓶水递给他。那孩子马上把水倒在自己的脚上,试着清洗,并含羞地把余下的水还给我们,好像不好意思打扰到我们这群所谓的「中环俪人」。

我们让他留着水自己饮用,他二话不说就喝了起来,完全没介意过别人曾经喝过。我们再问他是否需要更多水,他顿时眼镜里充满雾气,哭着说:「水,我不要了,但我们不会放弃,不会放弃香港。」

顿时,我的心就碎了,为何我们的香港会变成这样?是谁逼着这些孩子一夜长大,替香港一群无动于衷的中年人来保守香港仅有的自由?我们纳税人每年乖乖的交税,供养著政府高官、警察,但他们却向「香港人的未来」开枪。

我问自己,是否因为我们从前对邪恶的掌权者太过妥协,太过顺从,以致这一代已到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地步?因我们的妥协、伪善,致使我们没能把一个美丽的香港交给下一代,却要叫他们以血肉来争取,也帮我们这群苟且活着的成年人来争取。

那孩子一边哭着,一边唸唸有词的说著:「我不会放弃,我们不会放弃。」仿佛就是对所有取笑他们冲动的人说:「即使你放弃了,我们也不会放弃,我们救香港,也会救你,即使你已无药可救,即使你已放弃…」

第二天早上,因警方的武力镇压,中区很快又恢复过来,只是比平日更死气沉沉。我带着不忿但又不敢冲的心情,只能采取不合作运动,其实也只是比平时迟一小时上班吧了。

当时我和同伴经过遮打花园,没想过还会遇到那些学生。其中一位不到二十歳的青年,胸前挂著防雾眼罩,穿着便利雨衣,垂头丧气地与我擦身而过。我截停他并向他说:「辛苦你们了,要保重自己啊!」

只见那青年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接着跟我说,原来他们都是留守急救站的青年,只是想帮人、救人,但却被对面全副武装的警察抢走了所有物资,驱散他们。我自己也看见街道对面、拿着枪、个子比青年高大的警察们。说实话,我自己没有参与示威,但看见他们也感到心寒,何况是那些青年呢。我只能说,青年们比我们这些中年人所想像的还要勇敢、无惧。

当我正跟那青年对话时,附近的青年也走过来,向我讲述他们看到的情况。我心顿时抽搐了一下,想着在这著名的「丧尸区」,每天人来人往,大部份人穿得像去殡仪馆一样,只顾著上班下班,很少人会停下来关心周围的人。究竟早上有几多人曾聆听过这些青年的申诉呢?

然而,这些孩子就在这「丧尸区」留守了一整个晚上,所以当他们遇到一个会花一分钟时间关心他们的人,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可是,我只能说点安慰的话及感谢他们,和问他们有没有被捕后的支援电话号码外,我这个「丧尸区」的一份子,还可做什么?

我望着这些青年的背影,他们对着高墙和面前的巨人,虽然无助,但他们没有畏惧和放弃,这不就是真正的赤子之心吗?虽然我不能、也不配,但我渴望能与他们同行,还有能力追得上他们的节拍。

我知自己缺少了他们所拥有的那分勇气,但我也不想只在电视或报刋上认识他们,就以为他们是无思想、受人煽动、搞事、无脑的青年,然后说两句风凉话或教训的话,就以为自己帮到和明白他们的成年人。

要明白和帮助这些青年人,只有走到街上,与他们站在一起和同行,感受他们的感受。否则,请不要判断,因为你没有资格,谁都没有!

__________

撰文:恩宠,香港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关文章:

特首林郑就逃犯条例道歉却不呈辞,六宗教领袖吁接受其道歉

香港二百万人促政府撤恶法,夏主教陪伴示威青年祈祷至夜深

逾万示威者堵立法会阻逃犯条例二读,夏主教难过青年受伤害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