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流亡海外的香港人警告引渡条例为「死刑」

標籤連結: , , , ,

14 June 2019

【特稿】流亡海外的香港人警告引渡条例为「死刑」

在香港宣布修订《逃犯条例》后,林荣基(图)已前往台湾。图片摄于四月廿六日,台北一家书店内。[法新社]

在台北一家拥挤的咖啡店里,林荣基说:「如果修订《逃犯条例》草案获通过,是给香港判处死刑。北京将利用这条例完全控制香港。言论自由将会消失。以往政权非法地绑架像我这样的批评者。有了这条例,他们将合法地绑架批评他们的人。」

因此,有估计百万香港市民参加了六月九日的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虽然商人、法官、律师,以及国际社会均已经大声疾呼,但到目前为止,香港政府似乎决心一意孤行。

然而,六十三岁的林荣基从其自身经历知道修订《逃犯条例》会带来什么改变,以及中国共产党如何行事。

二零一五年十月廿四日,管理销售批评中国领导层书籍的铜锣湾书店和出版业务的林荣基,在过关进入中国大陆时于深圳被捕。随即而来是长达八个月的噩梦,他首先被囚禁于宁波,然后被移送到广东省的韶关,被安排在当地的一个图书馆工作,这比在监狱里好,但还是没自由,并完全与外界隔绝。

他说:「身体上我没有遭到虐待,但精神上我受到威胁,并遭洗脑。」

当林荣基首次被捕时,他被迫签署两份声明:放弃向家人通报行踪及聘请律师的权利。在那八个月里他被关押在中国,被迫写了二十多次认罪悔过书。有几次他被录影,在他身后有一名他无法看见的审讯人员,影片在国家电视台播出。这是众多的强制电视认罪之一,是习近平政权的一大特征。

林荣基说:「如果我不写他们要我写的东西,他们会代我写。如果他们不满意我的认罪悔过书,便会告诉我该写什么。」

当他问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时,审讯人员只告诉他说:「如果我们说你犯了罪,你就犯了罪。」法制就到此为止了。他表示:「我从未上过法庭,我从未见过法官。」他被指控为反革命分子,损害中国共产党,并企图分裂国家。

不过,林荣基并非独自工作的。事实上,他是在二零一五年冬季逐一失踪的五名香港书店股东及员工之一──桂民海二零一五年十月在泰国度假屋被绑架,至今仍被拘留于宁波;吕波在早一个月被绑架;李波和张志平也失踪了。据林荣基说,当这些书店负责人失踪时,他们的公司被「北京派来的人」神秘地收购了。

为何他们被针对?又为何他们中只有桂民海仍未获释?按林荣基的说法,这一切关乎桂民海据称拥有的一份文件,文件涉及习近平一九九九年担任福建省副省长期间的一段恋情。林说:「没有人知道这份文件是否属实,不过习近平显然很在意。」

从火车上抓走

拘留于宁波的瑞典公民桂民海,本已在二零一八年一月获释,他由瑞典外交官员陪同登上了一辆火车,正要离开中国。在最后一刻他被中国公安从火车上抓走,再度被拘留。

林荣基最终于二零一六年六月被带回香港,这并非为了释放他,而是为了取得他的电脑硬盘,内里存有一些书店客户的详细资料。林荣基给我详述了这一幕,包括有中国大陆官员同行的实情,他亦要带着备有跟纵仪器的手机。每当他想离开酒店时,都必须通知看守他的人,并遭警告绝不可关掉手机。

为取得硬盘,他与同事们进行了一轮会议,一开始便出错,他取得的硬盘是错误的,他终于找到出路,按照指示回到边境,他本应在那里交出存有客户资料的硬盘,然后返回广东山区,回到在政权控制下,从事图书管理员的受监控生活。

他有机会将来再次在那曾经属于他自己,但现在已属北京所有的书店工作,为中国政权当间谍。他说:「我不想受中国共产党控制或失去自由。他们想把一个相信言论自由的书店和出版公司,变成一个可以是言论监控中心的地方。我做不到。」

在途中,林荣基停下来抽了三枝烟后,有了重新的思考。他说:「我怕如果交出硬盘,政权将会绑架、逮捕或起诉我的所有客户。我不能那样做。我想,若我公开真相告诉香港人,我或可救到一些人。但我面对着两难。我可能会危及我的同事们。但他们不能说出来,因为他们都有亲人在中国。我意识到我是唯一能够揭露真相的人。」

因此,在最后瞬间,在前往边境的途中,林荣基关掉了手机,中断行程,借用另一部电话,致电一位著名的民主派律师,并让事件曝光。

过去三年,林荣基在香港一直被跟踪。他说,香港政府就他的案件「假装与北京沟通」,但实际上没有作出任何协助。他担心一旦通过修订《逃犯条例》,他可以被送回大陆,而这正是他要离开香港的原因。

他说:「如果通过修订《逃犯条例》,你将无法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表关于香港、西藏和新疆人权,以及台湾独立的文章。即使你是在中国境外发表,你也将面临『分裂』的指控。发表的外国人在香港过境也将有危险。若你说了什么关乎中国的,然后在香港过境,中国政权可以在那里抓住你。到目前为止,香港只是驱逐批评者出境。按照修例,则可以把他们送给大陆。」

对于自己的未来,林荣基并不确定。但有一件事,他是很清楚的。他说:「国际社会必须觉醒,不要只把他们的关注放在中国经济上。他们必须更加关注人权状况,不仅在中国大陆,也在香港。我们已经有了香港难民。我希望更多国家准备接收更多来自香港的寻求庇护者。我亦希望世界可以表达对修订《逃犯条例》草案的反对。」

__________

撰文:罗哲斯(Benedict Rogers)是作家和人权活动家,「香港监察」的创办人之一兼主席,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以及国际人权组织「国际无声者之友」的东亚组组长。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Hong Kong exile warns of extradition ‘death sentence’

相关文章:

逾万示威者堵立法会阻逃犯条例二读,夏主教难过青年受伤害

百万人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不果,港教区终发声明吁各方克制

港府仓卒修订逃犯条例惹争议,基督宗派纷促当局撤回再三思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