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流亡海外的香港人警告引渡條例為「死刑」

標籤連結: , , , ,

14 June 2019

【特稿】流亡海外的香港人警告引渡條例為「死刑」

在香港宣布修訂《逃犯條例》後,林榮基(圖)已前往台灣。圖片攝於四月廿六日,台北一家書店內。[法新社]

在台北一家擁擠的咖啡店裡,林榮基說:「如果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獲通過,是給香港判處死刑。北京將利用這條例完全控制香港。言論自由將會消失。以往政權非法地綁架像我這樣的批評者。有了這條例,他們將合法地綁架批評他們的人。」

因此,有估計百萬香港市民參加了六月九日的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雖然商人、法官、律師,以及國際社會均已經大聲疾呼,但到目前為止,香港政府似乎決心一意孤行。

然而,六十三歲的林榮基從其自身經歷知道修訂《逃犯條例》會帶來什麼改變,以及中國共產黨如何行事。

二零一五年十月廿四日,管理銷售批評中國領導層書籍的銅鑼灣書店和出版業務的林榮基,在過關進入中國大陸時於深圳被捕。隨即而來是長達八個月的噩夢,他首先被囚禁於寧波,然後被移送到廣東省的韶關,被安排在當地的一個圖書館工作,這比在監獄裡好,但還是沒自由,並完全與外界隔絕。

他說:「身體上我沒有遭到虐待,但精神上我受到威脅,並遭洗腦。」

當林榮基首次被捕時,他被迫簽署兩份聲明:放棄向家人通報行踪及聘請律師的權利。在那八個月裡他被關押在中國,被迫寫了二十多次認罪悔過書。有幾次他被錄影,在他身後有一名他無法看見的審訊人員,影片在國家電視台播出。這是眾多的強制電視認罪之一,是習近平政權的一大特徵。

林榮基說:「如果我不寫他們要我寫的東西,他們會代我寫。如果他們不滿意我的認罪悔過書,便會告訴我該寫什麼。」

當他問道自己犯了什麼罪時,審訊人員只告訴他說:「如果我們說你犯了罪,你就犯了罪。」法制就到此為止了。他表示:「我從未上過法庭,我從未見過法官。」他被指控為反革命分子,損害中國共產黨,並企圖分裂國家。

不過,林榮基並非獨自工作的。事實上,他是在二零一五年冬季逐一失蹤的五名香港書店股東及員工之一──桂民海二零一五年十月在泰國度假屋被綁架,至今仍被拘留於寧波;呂波在早一個月被綁架;李波和張志平也失蹤了。據林榮基說,當這些書店負責人失蹤時,他們的公司被「北京派來的人」神秘地收購了。

為何他們被針對?又為何他們中只有桂民海仍未獲釋?按林榮基的說法,這一切關乎桂民海據稱擁有的一份文件,文件涉及習近平一九九九年擔任福建省副省長期間的一段戀情。林說:「沒有人知道這份文件是否屬實,不過習近平顯然很在意。」

從火車上抓走

拘留於寧波的瑞典公民桂民海,本已在二零一八年一月獲釋,他由瑞典外交官員陪同登上了一輛火車,正要離開中國。在最後一刻他被中國公安從火車上抓走,再度被拘留。

林榮基最終於二零一六年六月被帶回香港,這並非為了釋放他,而是為了取得他的電腦硬盤,內裡存有一些書店客戶的詳細資料。林榮基給我詳述了這一幕,包括有中國大陸官員同行的實情,他亦要帶著備有跟縱儀器的手機。每當他想離開酒店時,都必須通知看守他的人,並遭警告絕不可關掉手機。

為取得硬盤,他與同事們進行了一輪會議,一開始便出錯,他取得的硬盤是錯誤的,他終於找到出路,按照指示回到邊境,他本應在那裡交出存有客戶資料的硬盤,然後返回廣東山區,回到在政權控制下,從事圖書管理員的受監控生活。

他有機會將來再次在那曾經屬於他自己,但現在已屬北京所有的書店工作,為中國政權當間諜。他說:「我不想受中國共產黨控制或失去自由。他們想把一個相信言論自由的書店和出版公司,變成一個可以是言論監控中心的地方。我做不到。」

在途中,林榮基停下來抽了三枝煙後,有了重新的思考。他說:「我怕如果交出硬盤,政權將會綁架、逮捕或起訴我的所有客戶。我不能那樣做。我想,若我公開真相告訴香港人,我或可救到一些人。但我面對著兩難。我可能會危及我的同事們。但他們不能說出來,因為他們都有親人在中國。我意識到我是唯一能夠揭露真相的人。」

因此,在最後瞬間,在前往邊境的途中,林榮基關掉了手機,中斷行程,借用另一部電話,致電一位著名的民主派律師,並讓事件曝光。

過去三年,林榮基在香港一直被跟蹤。他說,香港政府就他的案件「假裝與北京溝通」,但實際上沒有作出任何協助。他擔心一旦通過修訂《逃犯條例》,他可以被送回大陸,而這正是他要離開香港的原因。

他說:「如果通過修訂《逃犯條例》,你將無法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發表關於香港、西藏和新疆人權,以及台灣獨立的文章。即使你是在中國境外發表,你也將面臨『分裂』的指控。發表的外國人在香港過境也將有危險。若你說了什麼關乎中國的,然後在香港過境,中國政權可以在那裡抓住你。到目前為止,香港只是驅逐批評者出境。按照修例,則可以把他們送給大陸。」

對於自己的未來,林榮基並不確定。但有一件事,他是很清楚的。他說:「國際社會必須覺醒,不要只把他們的關注放在中國經濟上。他們必須更加關注人權狀況,不僅在中國大陸,也在香港。我們已經有了香港難民。我希望更多國家準備接收更多來自香港的尋求庇護者。我亦希望世界可以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的反對。」

__________

撰文:羅哲斯(Benedict Rogers)是作家和人權活動家,「香港監察」的創辦人之一兼主席,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以及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無聲者之友」的東亞組組長。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ng Kong exile warns of extradition ‘death sentence’

相關文章:

逾萬示威者堵立法會阻逃犯條例二讀,夏主教難過青年受傷害

百萬人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不果,港教區終發聲明籲各方克制

港府倉卒修訂逃犯條例惹爭議,基督宗派紛促當局撤回再三思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