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中梵談判難變「一會」領導「一團」格局

標籤連結: , , , , ,

6 June 2019

【評論】中梵談判難變「一會」領導「一團」格局

中國政府打壓國內天主教會再次越演越烈,而近日如火如荼的行動,包括威迫國內不同教區成立或加入愛國會,這新一輪動作似乎與中梵談判的下一個議程相關。

陝西省鳳翔教區今年五月在當地市、縣成立愛國會,是去年九月廿二日中梵就主教任命簽訂臨時協議後,首個新成立愛國會的教區;而福建省福州教區亦遭到當地政府強迫加入愛國會。

還有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五月廿八日發出通知,指目前當地教會正值特殊時間,呼籲教友為神職班祈禱,有傳這也是因為愛國會的問題。

而據近日流出一封教廷致福州教區的信件可知,地下教會神父加入愛國會與否,仍然是中梵雙方在談判的論題。

該信函續指:「任何地方政府在這方面給予的壓力和那不可被接受的威脅,只會摧毀正在進行的對話。為此要讓地方政府當局知道,務必等待雙方談判有關這方面的決定。」

這些消息一方面顯示,政府展開新一輪逼迫地下教會加入愛國組織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清楚披露了愛國會問題正在中梵的談判桌上,而且消息所透露的梵方立場,與宗座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樞機二月接受《羅馬觀察報》時表達,不要強迫中國教會成員加入愛國會的說法吻合。

中梵談判議程早已排下,主教任命問題後到愛國會

事實上,在達成中梵臨時協議的前後,已有這方面的權威,就愛國會問題表達見解,特別針對這個受中共操控的愛國組織本質問題,相信就是目前談判的其中一個重點,這同時也是涉及地下主教公開化並加入主教團成員的問題。

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時任香港教區主教的湯漢樞機發表了《從教會學角度展望中梵交談》一文,針對愛國會的未來走向,認為愛國會「可以專注於『鼓勵神長教友為社會公益事業獻愛心,積極開展社會服務,興辦社會公益事』」。

湯樞機分析指,在沒有「自選自聖」主教的情況下,愛國會的「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就不成立了,因為「自選自聖」是這原則理論的具體實踐。

因此,湯樞機認為這樣的愛國會已經不再一樣,而是「成為嚴格按照字面意義理解的『愛國會』:一個『由全國天主教神長教友自願結成的非營利性愛國愛教的群眾團體』」。

這種論述不單是湯樞機代表教會一方的見解,理論上代表中方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資深研究員王美秀教授也有類似的說法。

現已退休的王美秀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在宗座外方傳教會營辦的《亞洲新聞》發表文章,同樣指出經中梵雙方同意並由教宗任命的主教,都是教會承認的合法主教,因此「獨立自辦」這個陳年舊瓶,將要裝入新酒。

此外,她也針對湯樞機提及的愛國會問題,同樣指出根據愛國會章程,愛國會是由「天主教神長教友自願結成的愛國愛教的群眾團體」。

她強調「群眾團體」的意思是,愛國會不是教會;而「自願結成」意味著,自願參加和不勉強,神職人員「參加與否就應該是個人的自願選擇」。

王美秀總結,「從全球天主教會的角度和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章程看,各級愛國會可被視作天主教會自身的外圍團體,可以服務於教會,但不可領導和決定教會內部事務,讓愛國會的角色回歸其章程的約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無獨有偶,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一會一團)今年四月十七在官網《中國天主教》報道:「四月八日至十二日,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章程、規章制度修訂完善工作會議在中央統戰部集賢山莊舉行」。

報道指出修訂以《教會法典》和《宗教事務條例》為依據,工作會議成員「逐條、逐句、逐字,對《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章程》、《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章程》、《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聯席會議制度》、《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工作條例》、《中國天主教教區管理制度》、《中國天主教教職人員認定辦法》、《中國天主教堂區司鐸任職辦法》、《中國天主教主教團關於選聖主教的規定》、《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部室工作規則》進行了修訂。」

以上多份「一會一團」的章程文件等都關乎中國天主教的權力運作,而且也是在臨時協議之後展開修訂,不難令人聯想到修訂工作與上述兩位權威提出愛國會回歸章程的論述相關,相信中梵談判也是按這個議程和內容框架討論愛國會的問題。

應關注愛國會的同時,更應著眼天主教代表會議

筆者並不知道目前中梵談判的具體內容和細節,也無法預測談判結果會對愛國會有何改變。

然而,無論如何,談判結果有沒有真正打破「一會」領導「一團」這違反天主教體制的格局,讓中國天主教能夠更符合普世教會的傳統,我認為這更值得觀察。

「一會」領導「一團」的體現包括在「聯席會議」制度當中。這制度的職能是商討、決定中國天主教會有關重大事宜,而且某些教會事務須通過聯席會議審議決定。

這些事務包括研究制定中國天主教全國性的規章制度,還有研究、審議各教區選聖主教和教區調整的有關事宜等。

在聯席會議制度下,本應獨立自主的主教團必須滲入愛國會干預,而且在中共的政治現實操作上,黨操控的「一會」,其地位與權力必然先於和高於「一團」,使中國天主教會不能由主教團獨自管理,有違《天主教法典》列明的規定。

此外,按「一會一團」的章程,中國天主教最高權力在「中國天主教全國代表會議」,由「一會一團」共同召開。

雖然主教團會章列明,「在社團組織上向全國天主教代表會議負責」,但同時指出代表會議的職權包括「制定和修改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章程」,即是代表會議權力凌駕主教團之上。

目前中國主教團因其組成未有包括所有中國主教,以及其章程有違教義,因此仍未得到梵蒂岡的認可,但即使這些問題得以解決,「一會」領導「一團」的制度未有解除,主教團應有的地位與角色亦同樣未能恢復。

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廿九日第九次代表會議閉幕的新聞稿中,表明了「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和代表會議制度是中國天主教自尊和自信的體現,是中國天主教安身立命的根本」。

當時《天亞社》有評論分析指,「而在這篇新聞稿裡,其重要之處在於表明中國天主教的原則和代表會議制度不會改變,並且視聖統制中所沒有的這個代表會議制度,關乎到中國天主教的生死存亡,因此必須要凌駕於主教團之上」。

由此觀之,似乎要解決「一會」領導「一團」的本質問題,相信仍然非常困難,中國共產黨還是要牢牢掌握天主教會的命根子,而在這格局未有改變之前,無論愛國會是否回歸其章程,或其修章使中國天主教更貌似不太違反天主教教義,都只是換湯不換藥而已。

__________

撰文:蛐蛐兒,一位關心中國教會的香港教友。

【完】

相關文章:

中國兩教區司鐸被迫加入愛國會,教會人士恐現象會漫延全國

王作安走訪一會一團,提醒做好主教選聖和地下主教轉化工作

評論】解讀中國天主教第九次代表會議(下)

教宗為共融接納自選自聖主教,一會一團強調「四個堅持」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