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為「六四」的豐碑銘寫下祭文

標籤連結: , , , ,

6 June 2019

【博文】為「六四」的豐碑銘寫下祭文

歷史是需要記憶的,對於三十年前那場來自北京高校學生們來說,被定格在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時間被凍結了。

我在想,假如沒有「六四」,今天的中國社會將是什麼樣子?我敢肯定的認為:是那場民主運動之後,才喚醒了中國百姓走上維權的道路,也就是說,在六四之前,大陸老百姓,從共產黨執政以來還從未公開走上街頭抗議政府的現象發生過,當時學生們走上街頭,高喊口號:打倒官倒,懲治腐敗,目的就是為民訴求。

雖然當時北京學運持續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最後卻被政府動用軍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北京市民野蠻的鎮壓下來,官方結論:平息暴亂。

儘管這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在大陸沒能實現,而我相信在短期內也不可能實現,因為只要有一黨專制存在一天,中國將永遠不會全面實現民主化。不過從當年鄧小平下令開槍屠殺學生和市民,而他的繼承人江澤民,繼承了用學運的鮮血換來的所謂維穩政權,我們可以發現,那時至少是有微妙的在改變著什麼,應該是,六四精神遺產在推動中國民主。

後來,共產黨也開始了反腐敗,一批又一批所謂的大貪污犯被揪出來,大老虎們紛紛落馬,這些人要麼被就地雙規,要麼乾脆人頭落地,反腐之風年年刮,可腐敗分子越抓越多,真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六四之後,民主化進程在中國大陸,儘管微乎其微,可依然在人們的心裡扎上根,人們開始認識到,在社會不公義面前,要向政府討說法、上訪、維權、討薪等,甚至我們也能看到,有很多的退休老人也大膽的聚會,雙手舉牌向地方政府要求提高退休金,儘管有大批的巡警、特警嚴陣以待,人們還是不畏強權鎮壓,類似於大大小小的警民衝突。

對於當年的學生運動全過程,雖然我不是北京學生,也不是北京市民,但那些學生跟我年齡也差不多,正是青春年華的時候,有的他們可能還比我小,他們這段時間的經歷,透過當時央視直播和報道中畫面,真實看到了一部分。

後來,在四月廿六日人民日報刊登一篇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把這場運動定性為暴亂,仿佛人民要看到的所有真相都戛然而止了,對於我們這個年齡段來說,謊言終究是謊言,而對於我們下一代青年人,謊言,將成功地編織成最真實的東西。

為留住記憶,過去的三十年,在香港,也是中國最自由的地方,每年還有幾萬乃至十幾萬人聚集在維多利亞公園,公開悼念六四死難者而舉行燭光晚會,感謝香港同胞不忘大陸民主。但很遺憾的是,除了香港外,在華人世界,很難找到如此盛大紀念六四的場景,也較少見到像香港教會這樣,為天安門事件的死難者公開祈禱、獻彌撒等活動。除此之外,也很難聽到為義而受迫害致死的人們發出聲音。

六月四日那晚上,我也只能默默與香港市民一起弔唁死去的同胞。坦言,沒有六四,也就沒有這些年來地下教會相對的寬鬆環境,這對地下教會而言,也是難得可以喘息的機會,儘管也曾有過幾波針對地下教會和基督教家庭教會的嚴重迫害。

從整體而言,中國教會在六四後,從進教人數到神職培育,乃至地下新主教接替老一輩主教的數量增加,二十幾年中也是有所發展,儘管仍有迫害。

我雖然只是一名大陸天主教徒,而且還是地下教會的普通教友,還是想把我所見所聞的感受寫出來。對我,對每一位中國人而言,六四是不該忘記的殤。我無意要批評誰,今天六四留下的遺產,留給中國宗教自由和民間維權,其意義仍然是深遠的,也留給社會不易察覺到的民主覺醒。

最後我想對香港同胞們說的:不要對民主失落勇氣和信心,要守住中國最後的一塊淨土,黎明前的黑夜靜悄悄,就讓我們為死去的英魂照亮……

「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5:10)

__________

撰文:伯多祿,中國教會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六四燭光集會逾十八萬人出席,主教肯定八九民運參與者

逾六百人出席六四三十周年彌撒,陳樞機籲教友要做先知角色

【博文】六四周年有感:三十而立,請派遣我

香港天主教舉辦展覽紀念六四,重溫教會三十年來毋忘堅持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