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亞洲新聞自由倒退,各國教會領袖為此發出警號

標籤連結: , , , ,

17 May 2019

亞洲新聞自由倒退,各國教會領袖為此發出警號

新聞工作者在馬尼拉示威遊行。

多份報告顯示,在亞洲的新聞工作者遭受越來越多的襲擊和恐嚇,導致自我審查日益增加,對新聞自由構成威脅,當地各教會領袖均表示擔憂。

媒體倡議組織「無國界記者」表示,在審查、恐嚇,甚至是暴力的威脅下,現時擔當新聞工作者需要「很大的勇氣」。

該組織在其年度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指出,亞洲區內各國政府一直利用法律在新聞工作者之間營造一種恐懼的氣氛。

菲律賓:「岌岌可危」的情況

在菲律賓,近年有多名新聞工作者遇害,「無國界記者」指出,對媒體工作者的迫害往往配以網上的騷擾。

教會領袖批評總統杜特爾特(Duterte)政府,形容新聞自由和信息自由的現況為「危險」。

馬尼拉輔理主教布羅德里克.帕比爾洛(Broderick Pabillo)說:「這個政府不能容忍批評它的人。」

他指出,「魔怪」受僱嚇唬和威脅那些「與政府的觀點持相反意見」的人。

在互聯網術語中,「魔怪」是在網上吵架或打擊人們的人,以轉移視線和挑撥離間。

該國主教團移民與流徙人士牧民委員會主席魯佩托.桑托斯(Ruperto Santos)主教表示,菲律賓的新聞自由正「備受威脅,並遭到損害」。

主教說:「有一種壓制的傾向和趨勢。」他呼籲保持警覺,「以維護和促進(新聞自由),尤其要對抗甚至是來自高層的,或假的新聞的擴散」。

然而,政府發言人堅稱該國仍然是亞洲區內「即使不是最自由,也是自由的國家之一」。

領導杜特爾特政府媒體安全的特別工作組成員霍埃爾.埃格科(Joel Egco)說:「新聞自由在菲律賓仍舊充滿活力,現在受到保護。」

印度:媒體需要支持真相

在印度,主教團社會傳播處的薩爾瓦多雷.洛博(Salvadore Lobo)主教說,新聞工作者面對大量挑戰。

不過,他認為這些挑戰不應阻止他們報道真相。

這位巴魯伊布爾教區的主教說:「真正的傳媒人以宣告真相為使命,並且不應該偏離這一點。」

貝拉里教區的亨利.德索薩(Henry D’Souza)主教同屬社會傳播處,他把侵蝕印度新聞自由的東西形容為「神秘之力」,對此他表示遺憾。

在全國各地,針對新聞工作者的暴力罪行相對地有恃無恐。

在二零一八年,據報有至少六名新聞工作者在工作時遇害,當中包括《Rising Kashmir》的主編舒賈特.布哈里(Shujaat Bukhari),該報的總部設於斯利那加,他於去年六月在當地遭槍殺。

在過去廿四年間,逾七十名新聞工作者在印度被殺,而在今年選舉之前,遭執政印度人民黨支持者襲擊的新聞工作者人數也有所增加。

國際媒體監察組織的報告還指出,在社交媒體上組織針對記者的仇恨運動已變得「令人擔憂」。

孟加拉:自我審查

孟加拉主教團社會傳播處秘書奧思定.布爾布爾.雷貝伊羅(Augustine Bulbul Rebeiro)神父說:「言論自由因自我審查的文化而受損。」

他提到,孟加拉的媒體「處於間接但強大的壓力之下」,新聞工作者嘗試穩打穩紮,因為他們也想「享有安全和生活的保障」。

雷貝伊羅神父說:「他們害怕批評政府。」

他指出,媒體成了打壓的目標,因為它填補沒有真正政治反對派的真空。

在本年度無國界記者的新聞自由指數中,孟加拉在一百八十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百五十,比去年下跌了四位。

該組織的報告指,新聞工作者成為了越來越專制的執政人民聯盟黨所採取的強硬手法下的受害者,該黨自二零零八年以來一直掌權。

自一九九二年以來,共有廿一名新聞工作者在孟加拉被謀殺。

最高法院律師蘇丹娜.科馬爾(Sultana Kamal)也是一位人權活躍分子,他表示今天孟加拉的情況「並不好,不利於新聞自由和新聞工作者」。

他說,新聞工作者已經「在心裡有潛伏的恐懼,因為他們知道,若他們面臨襲擊或殺害,將不會有任何補償或正義」。

然而,達卡記者聯合的主席沙哈瓦特.侯賽因(Shakhawat Hossain)表示,孟加拉的媒體自由「比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好得多」。

他說:「我不認為孟加拉的新聞自由與鄰國相比是不好的。」作為一位新聞工作者,他補充說:「我多少可以自由地表達自己的觀點或寫作。」

巴基斯坦:報道宗教便是「冒險的事」

近年來,在巴基斯坦進行尤其是有關宗教的報道,已經成了一件「冒險的事」。

無國界記者的伊克巴勒.哈塔克(Iqbal Khattak)指出,「同伴壓力」和對被襲的恐懼導致新聞工作者之間的自我審查。

他引述拉合爾兩名新聞工作者的個案,他們在報道有關宗教少數群體的新聞後,要到國外尋求庇護。

他說,新聞編輯部並沒有報道少數群體權利或促進多元化的政策。

主教團社會傳播委員會執行秘書凱瑟.費羅斯(Qaiser Feroz)神父坦言,巴基斯坦的言論自由「大半是受到限制的」。

這位神父說:「(新聞工作者)應得更多尊重。」他還指出有需要集中報道影響到宗教少數群體的問題。

他說:「我們的聲音受到壓制,特別是在關於教堂襲擊的新聞裡。」

據無國界記者報道,巴基斯坦軍方明顯已加強對媒體的騷擾,尤其在去年大選之前。

該報告補充說:「恐嚇、人身暴力及逮捕都是用來對付那些踩界的新聞工作者,他們嘗試報道軍方視為禁區的故事。」

印尼

據印尼獨立新聞工作者聯盟稱,去年在當地對新聞工作者的襲擊有所增加。

該組織報告指,在二零一八年有至少六十四宗,而前年則有六十宗。

這些事件包括人身襲擊、毆打、破壞器材、禁制報道、威脅,以及告上法庭。

該媒體聯盟的主席阿卜杜勒.馬南(Abdul Manan)表示,印尼的新聞自由「持續惡劣」,因為新聞工作者仍然面對著恐嚇。

其中,他指責「電子信息及交易」法的實施,他認為這法例被用來對付新聞工作者。

除其他條文外,該法例旨在懲罰任何被判犯了向公眾分發、傳播或製作包含誹謗的電子信息的人。

雅加達的天主教傳播與信息部發言人費迪南德斯.塞圖(Ferdinandus Setu)表示,印尼新聞界的其中一個問題,是許多新聞工作者缺乏認證。

他說,媒體機構和新聞工作者必須通過認證來提高他們的能力。

緬甸

緬甸的媒體自由近年倒退了,最值得注意的,是兩名《路透社》記者因報道羅興亞少數族群的困境而被判入獄,此案備受矚目。

《路透社》記者瓦倫(Wa Lone)和覺梭吳(Kyaw Soe Oo)一案被列入「新聞工作者相關的最緊急案件」名單,他們的自由遭到侵犯。

媒體組織指出,自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的文人政府上台以來,在二零一一至一五年間前總統登盛(Thein Sein)下所取得的成果都失去了。

基於「環境與自我審查」、「透明度」和「媒體獨立」的惡化,總部設於巴黎的無國界記者在其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把緬甸列於第一百卅八位。

在五月三日新聞自由日,民間社會組織呼籲政府尊重言論自由,並釋放包括兩名記者在內的政治犯。

該組織還呼籲廢除幾條社會活動家和媒體從業員視之為「高壓的」法例。

目前,至少有四十七名媒體工作者正面臨各種指控,案件都是與他們的新聞工作相關。

無國界記者在其報告中,批評昂山素姬政府為「令人震驚的背叛」,人民一度以樂觀態度迎接她的上台。

斯里蘭卡

在斯里蘭卡的新聞工作者,繼續期待還在過去二十年來受襲的媒體從業員的公道。

從二零零零到一五年,有至少十六名媒體從業員被殺,其中十一人死於二零零五至一五年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執政期間。

在同一時期,媒體組織記錄了至少一百卅八宗針對新聞工作者的襲擊。

本身也是新聞工作者的人權活動家阿努拉.波爾加哈維塔(Anura Polgahawita)表示,由邁特里帕拉.西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領導的現任政府承諾就這些案件採取即時行動,「可是正義之輪以令人難以接受的緩慢速度移動」。

他說,幾個媒體機構遭禁閉,它們的辦公室甚至被燒毀,「但一直沒有調查把肇事者繩之以法」。

由於案件的處理缺乏進展,斯里蘭卡在保護新聞工作者委員會的年度免責指數中總是名列前茅,該委員會的總部設於紐約。

自上月復活節教堂及酒店爆炸案後,政府對社交媒體實施「緊急規例」,波爾加哈維塔對此表示擔心。

他說,此舉妨礙公眾「獲得準確和負責任信息的權利」。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Asian Church leaders voice alarm over press freedom’s decline

相關文章:

傳媒從業員恐廿三條立法,呼籲同業不要放棄新聞自由

香港傳媒人稱,新聞自由愈來愈惡劣,基本法未能保障

北京干預下香港新聞自由警號不斷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