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信仰能改變中國基督徒的惡習嗎?

標籤連結: , , , , ,

10 May 2019

【評論】信仰能改變中國基督徒的惡習嗎?

近幾年看到很多吐槽某些中國人惡習的信息,其實這就是國內幾千年來從來沒有改變過的劣根性。即使讓這些人到了民主國家,也不會很好的融入當地文化中,而是把惡習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

隨著電影《戰狼》的熱映,這些中國人在國外的惡習性就更加突顯,並且更加「理直氣壯」,把破壞當成是一種「自豪」,把「胡攪蠻纏」當作一種碰瓷的手段,凡是不能順自己意的,就開始「戰狼」式叫囂,還真把電影當真實了。

那些中國人的惡習很難根治的,因為從國內一些基督徒的言行來看,就可以窺探一二,信仰也不能根治他們的惡習。

去年筆者參加一次避靜活動,本來活動就要求少言少語,保持緘默。但幾天下來猶如置身市場一樣,各種喧嘩,完全視避靜規則不顧,即使神父幾次要求肅靜也不見奏效。

避靜其中一天在周五,神父要求大家早餐守齋,不過老人和病弱者可以不守,但需要去食堂登記,以便食堂準備適量的飯菜,避免食物浪費。筆者因血糖低,就去登記了。可一到周五吃早餐時,根本連餐廳門口都沒法擠進,待亂哄哄的人吃完走散了,我再去餐廳時,已經是什麼食物都沒有了。餐廳負責人說吃飯的遠遠超過報名的,所以好多和我一樣報了名的都沒吃到早餐。

那次避靜可說是非常糟糕,根本看不出是一個教會活動,參加者不守規則,吃飯時亂搶,沒有愛德,也沒有秩序。

有信仰的基督徒有其自覺性,應讓人感受到一個大家庭的氛圍,但這些人在私慾面前,惡習性卻暴露無遺。很多時候,信仰為這些大陸基督徒只是一種表面化的信仰,一旦私慾膨脹就毫無信仰可言了。

前一陣去採訪另一次活動時,神父正苦口婆心為教友們講道,筆者也正想拍下神父講話的情景,突然被人用力拍了下肩膀,當場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位認識的老教友,她還毫無顧忌地和筆者說話打招呼,令筆者相當尷尬。

這種場景並非單一事件,神父在彌撒中講道,教友們在下面竊竊私語,打電話,甚至來回走動,都是常有的事。如果說非基督徒在這種場合不守規則,可以說那是大陸人的惡習性;但基督徒卻不論場合都毫無忌憚,這只能說是沒有信仰的「基督徒」在聚會了。

這些中國基督徒的惡習性是信仰很難改變的,因為這些惡習是從內心而發,也是幾千年來固有的思維模式,除非是真心接受信仰,由內而外的改變,否則只能是治標不治本。從而也可以看出,這些人信仰不扎實,只是浮於表明功夫。

回望清末及民國時期的基督徒,他們多趨於純淨,是由愚昧中逐漸清醒過來,懂得人生正確的方向,也接受了文明的洗禮,是由內而外的溫文爾雅,洋溢著基督的愛。

但自從中共建國後,經歷幾次文化運動的洗禮及不斷的洗腦教育,導致某些中國人又回到愚昧的惡習中。亦由於洗腦過度,以及極度的物慾追求,導致很難去除惡習的陰影,也令信仰進入不了內心,改變不了久積的惡習性。

希望中國教會反省,在追求領洗人數的同時,也讓基督徒有深厚的信仰培育,關注他們的品行。如果基督徒活不出基督的愛來,言行上毫無信仰的痕跡,這是否代表著傳教事業的失敗?領洗的人數再多,卻沒有紮根,若再遇到文革那樣的運動,這種像浮萍一樣的基督徒是否能堅持信仰?又或能留下多少?如果撒下的種子都結成了莠子,豈不是都要投入火中燒掉?

在進行信仰培育的時候,教會不要只是對這些基督徒的愚昧思想進行表面療傷。教會作為天主的教會,既然是要救贖人,為何不進行徹底的救贖?難道要基督徒在愚昧的基礎上接受信仰?這可能嗎?

__________

撰文:李若望,中國大陸一位教友。

【完】

相關文章:

【評論】主教貪腐暴露了大陸教會的根本問題

中國對新疆的種種行為,顯示著她違背承諾的痕跡

生命倫理學院教授:變成超級人類卻是個壞蛋,那又怎樣呢?

【評論】修生培育與修道人數下降,修院改革的問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