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中國天主教家庭內部對中梵協議態度分歧,關係漸趨緊張對立

標籤連結: , , , ,

18 April 2019

中國天主教家庭內部對中梵協議態度分歧,關係漸趨緊張對立

一個家庭在北京的一所教堂內合照。[法新社]

【天亞社.香港訊】儘管梵蒂岡與中國簽署臨時協議後,教廷聲稱希望為國內天主教「地上」和「地下」團體帶來修和。然而,各地教友家庭內部對協議的意見分歧,導致家庭關係緊張不和。

在華東江蘇生活的教友王瑪利亞,她所居住的村子教友較多,既有「地上」團體,也有「地下」的,而她的丈夫是跟從前者參與信仰活動,她自己則仍在「地下」團體活躍。

王瑪利亞對天亞社解釋,像他們夫妻「地上」和「地下」教友結婚也不少。她與丈夫和其他村民教友一樣,大家都是各自參加所屬團體的活動,地上教友在教堂裡;地下教友則在教友家活動,互不干涉,一直相安無事。

她說:「我們兩人以前晚上會在一起通功祈禱,這是大家都念晚課,經文也都一樣,只是參與彌撒時,他去『地上』的教堂,我自己去『地下』的聚會點,也沒有過爭吵。」

然而,因為去年九月廿二日中梵就主教任命問題簽訂的臨時協議,他們的關係就此變得緊張。

《梵蒂岡新聞》在公布協議簽訂當日報道,教廷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表示,教宗把中國教會修和的任務交給國內的教友和神職人員。

此外,教宗方濟各廿六日也向中國天主教信徒發表文告,指協議旨在「實現教會自身的牧靈目標……並實現和保持在中國的天主教團體的圓滿與有形可見的合一」。

縱然,教廷希望協議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中國教會自上世紀五十年代產生的「地上」、「地下」兩個教會團體帶來合一,但這良好意願卻在國內一些教友家庭中出現反效果。

王瑪利亞說:「丈夫總會給我看教廷關於那份協議的聲明,說教宗都已經接納了非法主教,也就接納了地上教會,現在就是讓地下的也到地上教會來,這樣才能合一。他還說你們地下教會不總是說要忠於教宗嗎?那就趕緊聽教宗的話上來啊。」

丈夫的話讓王瑪利亞很難受,她坦言:「他的話好像他(地上)才是忠貞,我們(地下)反而是不忠貞的,現在要我們來忠貞一樣。」

王瑪利亞透露,當地的公開神父目前也在遊說地下團體走向地上,表示這才是合一,聲言地下在不獲政府承認,所以(在官方的立場上)是非法的。

她提到這個事情便激動地說:「我們怎麼就非法了?為什麼要政府承認才是合法的?到底誰是天主啊?耶穌不是說了麼,天主的歸天主,凱撒的歸凱撒,現在卻要我們歸凱撒,這就是所謂的合一嗎?」

至於將來怎樣度信仰生活,王瑪利亞表示:「誰願意去地上就去,反正我是不去的,我覺得這就是對凱撒的一種妥協。即使以後沒有聚會點了,我也不去,我要堅持自己的信仰原則,決不妥協。」

在夫妻關係上,王瑪利亞表示會盡好妻子本分,「他對我生氣,我不生氣就行,反正我踐行主耶穌的教導就行了。他聽不進我的勸,我剩下的只有為他祈禱了,願他早日醒悟」。

在中國教會裡,因為中梵簽訂協議而導致家庭不和睦,不僅華東這個教友家庭。

蘭保羅原本是位來自中國河北的天主教徒,但如今已經離開公教會。他對天亞社說:「我目前已經去了基督新教,不在村裡的教堂參加聖事了。」

這位基督徒坦言,因為去年九月簽訂的中梵秘密協議,讓出生自天主教世家的他斷然離開天主教會。

他認為協議沒有公開內容並不符合天主旨意,「凡是來自於天主的,一切都可晾曬在太陽底下」,又懷疑協議內容是否真的有利於中國教會和教徒。

蘭保羅的妻子對他不去村裡的教堂領聖事卻有另一套看法,認為他的信仰有偏差。

她對天亞社說:「中梵關係是兩個國家的事情,我們作為教友的,只要聽從教宗的就行了,不要去管那麼多的事情,更不應該因為一個協議就質疑教宗而跑去基督新教,這是對信仰不忠貞。」

蘭保羅不同意妻子的看法,而且感到憤怒。「信仰的忠貞指的是對上帝的忠貞,而非對教宗忠貞。」

蘭保羅不認同協議為牧靈帶來改變,反而更多是中共打壓教會的事情繼續發生。他說:「中共對教會打壓到了這種地步,教會卻沒有人敢站出來說一句話。」

蘭保羅坦言,參與基督教團體並非出於真正的想改教,只是對目前大陸(天主教的)官方教會感到羞恥。「如果有可能,我會去地下教會,或者自己保守自己,自己哪兒也不去,就自己信天主。至於聖事,我想天主不會因為我保持了我的良心而責罰我不參加聖事。」

蘭保羅與妻子的關係目前非常緊張,信仰成為兩人在家裡的敏感話題,只要提到信仰,便會開始爭辯不休,而且緊張關係也使孩子情緒不穩。

蘭保羅表示,他在盡力想辦法解決這種緊張氣氛,否則說不定夫妻的感情便會徹底破裂。

不單夫婦在家庭裡出現「裂痕」,幾代奉教的家族也為協議的誕生而出現矛盾。

在雲南居住的教友德蘭,她的家族都信仰天主教,而且有些長輩亦曾在教難時受過迫害。然而,協議的來臨卻讓她不知何去何從。

她對天亞社說,教宗去年發出的文告呼籲合一,又寬免了那些非法主教,這些通通都令她對信仰感到迷茫。

她續說,父親、叔叔和祖父都曾因信仰而被當局迫害入獄,他們接受不了地上教會,所以一直堅持在地下教會團體。而自己則不知道如何是好,「現在,我也不知要到哪裡參加彌撒」。

她解釋,地下教會一直為信仰堅守那麼多年,但也有它不足的地方,事實上有很多神職人員和教友都無法從新學習和適應合一這回事,「還是老觀念、老思想,就是不進步」。

至於地上教會,她認為雖然教宗已接納非法主教,但還有政府嚴重干涉教會,公開教會也不會有怎樣的發展,讓她「心裡這個坎過不去」。

德蘭坦言在家族裡也有成員是接受地上教會的,至使家人之間出現分歧。她以其姑姑們為例,她們雖然比德蘭更早經歷過被迫害,但目前已全然接受地上教會,並開始參與這個官方團體。

她解釋:「(她們)就覺得不要再鬥了,現在最重要是抓信仰、抓福傳。她們還批評我們思想守舊,把家庭分成兩派。」

她不諱言:「現在我內衝擊特別大,感覺很尷尬,堅守了這麼多年,該怎麼辦?感覺是自己傷自己,心裡很痛苦。」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Chinese Catholics remain split over Vatican deal

相關文章:

【博文】負賣者將要在那一夜…

【評論】宗教到底是要「中國化」還是「黨化」?

【博文】陳樞機:「儘管受到宗教壓制,中梵協議意義重大」???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