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宗教到底是要「中國化」還是「黨化」?

標籤連結: , , , , ,

17 April 2019

【評論】宗教到底是要「中國化」還是「黨化」?

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王作安。[網上圖片]

中梵臨時協議簽訂之後,中共當局將習近平於二零一六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再次提出來,並且特別指出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近日,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撰寫署名文章《引領宗教中國化進程行穩致遠》發表於《中國民族報》上。

王作安在文章中指出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的要求,即「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王作安認為,宗教要「堅持黨的領導。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是我們黨關於宗教問題的重要主張,也是新時代宗教工作的重要任務」。在王作安的這個觀點中完全可以看出,其實中共提出的宗教「中國化」根本就不是中國化,而是完完全全的「黨化」。

梵蒂岡一直強調中梵臨時協議是一份有關牧靈的協議,但中共卻一再將宗教政治化,將宗教從「國家管理」的概念中轉移到「中共的領導」,這無異於是置梵蒂岡所謂的牧靈工作於不顧,更加強了中共對中國宗教的控制。這完全就是在告知全世界,即使與梵蒂岡簽訂了協議,但中共依然可以掌控中國的宗教,凡是在中國的宗教就要聽從於中共的命令。

對於如何推進宗教「中國化」,王作安在文中續說,「只有堅持黨的領導,才能統一思想、凝聚共識,才能舉旗定向、綱舉目張,保證宗教中國化進程沿著正確方向不斷向縱深推進」。

他在文中除了再次強調要堅持中共的領導,還提到要「統一思想」,無神論與有神論如何統一思想?這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論題,要想把無神論和有神論進行統一,那只有一方服從另一方,王作安就是在繼續強調有神論的宗教要服從無神論的中共領導,這無異於是要宗教放棄有神論,接受無神論。

這與其在文章後面所提出的「推進宗教中國化不是要改造宗教,也不是要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放棄宗教信仰,而是要使宗教更好地適應我國社會發展和時代進步要求」完全是截然相反的。

王作安在文章中最後,才真正的解釋了「中國化」的內涵,那就是「真正成為『中國的宗教』,而不是『宗教在中國』」。這個「中國化」內涵的闡釋,是對中梵臨時協議最大的否認。

「中國的宗教」就是說凡是在中國的宗教,就一定要服從中國政府的管理,也就是中共的管理,要獨立於世界之外;「宗教在中國」則是宗教團體雖然在中國,但中國政府,即中共對宗教沒有控制權。很明顯,王作安所要求的「中國化」就是要求在中國的宗教一定要服從中共的領導,獨立於世界之外,不受中國以外任何宗教機構和個人的領導。梵蒂岡一再表示中梵臨時協議是牧靈方面的協議,可是在王作安的文章中,卻宣告了梵蒂岡根本沒有任何機會與權力在中國牧靈。

而對於這樣一個完全是去宗教化、宣告獨立分裂教會的「中國化」,大陸天主教會的官方團體及負責人卻一再表示要支持。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北京市天主教愛國會主席李山主教就公開表示,「加強思想政治引領,不斷提高政治站位。深入開展愛國主義、政策法規、獨立自主自辦原則教育,增強祖國和民族自豪感,展現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生動實踐和豐富成果。加強神學思想建設,夯實天主教中國化的思想基礎。在中梵關係問題上,旗幟鮮明地講政治,始終與黨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從李山主教的表態中,完全可以看出這是對梵蒂岡的不服從與分裂,寧可選擇與中共站到一起也要放棄與梵蒂岡的關係。

就在中共官方與大陸天主教會官方的雙重表態下,梵蒂岡依然一口咬定與中共簽署的臨時協議沒有問題,但卻不敢公布協議內容,這更加令人懷疑這份協議的正當性。尤其王作安在文章中提到大陸天主教該如何開展「中國化」時表示,「教育轉化地下勢力,防止境外勢力的干擾破壞,牢牢掌握主導權」。這表明中共已經將地下教會作為了一股敵對勢力來對待,也不點名的將梵蒂岡視為境外勢力,中共依然要牢牢掌握大陸教會的主導權,而非如梵蒂岡所幻想的那樣梵蒂岡對大陸教會有牧靈的權力。

__________

撰文:塞南曲,大陸一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宣化教區再有地下神父遭拘禁,聖枝主日後當眾被粗暴帶走

【更新】中國兩教區舉行主教選舉,為中梵臨時協議後首輪

中共重申黨領導宗教,專家指中梵協議後宗教政策不變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