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教廷對中共信心滿滿,香港青年教友感無奈尷尬

標籤連結: , , , , , ,

12 April 2019

【評論】教廷對中共信心滿滿,香港青年教友感無奈尷尬

雨傘運動五周年之際,「佔中九子」因遭香港政府政治檢控,法院最終判他們若干控罪成立。身為曾投入這場民主運動的香港青年教友,每日生活於中國共產黨的種種壓迫中,實在令人難以理解我們的教廷為何對這極權政體有任何信任基礎,竟然能夠與之達成秘密協議,真的是匪夷所思。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三月中發表了報告,顯示有超過六成十八至廿九的香港青年受訪者對北京政府、香港前途及一國兩制不信任和沒有信心,是所有受訪年齡群中得分最低的。

事實上,香港自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中共後,社會因其粗暴干預而急速禮崩樂壞,近年許多事件我們仍記憶猶近:北京政府在二零一四年再次否定香港有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的權利,釀成歷時七十九日的雨傘佔領運動;此後,人大釋法褫奪民選議員資格,又多次否定異見者的參選權,直接干預香港選舉;還有支持香港政府取締倡議港獨的政黨,又禁止異見的外國記者入境,嚴重損害香港的言論與新聞自由……

以上都只是中共廿一年來否定《中英聯合聲明》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大大少少的事件表明北京已將這份國際的莊嚴承諾寫進歷史。

希望別人信任一些事物,對它有信心,通常都是基於過往的經驗,而中共干預香港人自治的罪行確實罄竹難書,青年人又怎會信任這個政權呢?

然而,這邊廂香港青年對中共不信任,那邊廂我們的羅馬教廷卻信心滿滿,以致竟然在大陸的人權狀況未得改善下,便與中共就主教任命達成臨時協議,甚至是秘密的協議,簡直是與虎謀皮。

中國政府一直打壓公民社會,侵犯人權事件屢見不鮮。單單在宗教自由上,自中共黨總書記習近平出任國家主席以來,一系列的強拆十字架及教堂運動、取締基督教家庭教會、收緊《宗教事務條例》、不准未成年人進教堂、強迫宗教教職人員領證並加入官方愛國組織、限制多名天主教神職人員的行動自由,甚至被失蹤;今年兩會後仍然高舉「宗教中國化」的政治旗幟……

然而,我們的教廷卻視若無睹如鴕鳥,不敢加以半句批評或呼籲。

教廷面對人權紀錄劣跡斑斑的中國政府,仍然認為可以與之談判對話,甚至奢望它會就協議履行承諾,實在是痴人說夢話。

我們在香港生活的青年,每天都努力地守護香港社會,抵抗中共的侵害,實踐《福音》教導我們建設正義、和平、仁愛天國的使命。可惜信仰上的宗教領導卻與魔鬼握手打交道,真是情何以堪,我們還如何對教廷及教會當局有信心呢?難怪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也不禁問一句:「我們羅馬的領導們是從哪個星球降來的!」

已故的教區主教楊鳴章為我們延續了青年年,名為「實.信.青年年」,呼籲青年信徒要實踐信仰,而筆者相信,明辨是非,尋求真理,履行正義就是實踐信仰的重要一環。

楊主教說:「真正的自由是基於真理,因此真正的使命是基於真正的門徒身分:上主召叫我們當祂的門徒,並且派遣我們履行祂的使命,宣講基督就是真理,以及將救恩的喜訊帶給所有人,尤其要優先關愛貧窮人。」

只可惜代表教宗臨時接管香港教區的宗座署理湯漢樞機三月六日發表牧函,訓示信眾要服從教宗及其揀選的羅馬教廷官員,擺出一副不能問,只管信的態度。

有分析指牧函是回應那些反對中梵協議的聲音,對於關心教會發展的青年來說,不單覺得失望,甚至感到冒犯。

青年教友乃出於對教會的熱愛與真誠才提出諫言,因為大家都在香港經歷著中共不守信的無恥與逼迫,所以才呼籲教廷臨崖勒馬,以免恨錯難返。

以上的經驗來看,身處香港窘局的筆者實在既無奈又尷尬。一方面無法信任中共,但希望轉身依靠教會之際,又發現教廷不惜為外交政治利益而投共,令人失望失信。

筆者相信香港教區即將迎來新任主教,但他到底能否從香港人的困境出發,帶領信徒與社會大眾一起捍衛香港,力陳公義,為這小島居民謀求福祉,使教會再次吸引青年,贏取他們的信心呢?筆者就此向聖母進教之佑祈求。

【完】

__________

撰文:葉半子。香港教區青年。

【完】

相關文章:

佔中被告全部罪成,發起人牧師陳詞稱沒有後悔

中共重申黨領導宗教,專家指中梵協議後宗教政策不變

陳日君樞機主動回應湯漢樞機牧函,反駁不服從教宗觀點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