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陳樞機:「儘管受到宗教壓制,中梵協議意義重大」???

標籤連結: , , , , , ,

12 April 2019

【博文】陳樞機:「儘管受到宗教壓制,中梵協議意義重大」???

我在《十字架報國際版》讀到我的老朋友柯毅霖神父(Fr. Gianni Criveller)的一篇文章,讓我感到訝異和遺憾。

它像一個人格分裂的情況。

在文章的前半部,我看到這位嚴肅的學者對歷史和近期的事都瞭如指掌。

但文章的第二部分,卻讓我產生許多的疑惑,不得不與該文章的讀者分享。

整個第二部分是以這句聲稱作開始:「現在的協議(9月22日中梵秘密協議)可能會減輕中國教會的不幸。」

文章之後的所有內容,就像是該句聲稱的展示。

(1)柯神父說:該協議可能會避免將來有非法主教祝聖,並在(簽署協議的)同一場合,教廷讓這七位非法主教全部合法,所以(?)柯神父「希望」,(儘管總是受到政府的嚴格控制),將來會選出堪當的主教候選人。

(2)柯神父說:對這種「大方」的(張開手的接納)姿態,打破了歷史的僵局,應該歸功於教宗方濟各。

(3)柯神父說:教宗允許特殊的讓步,以避免更大的惡,以及為了天主子民的最高益處(善)著想。

~~~~~~~~~~~~~~~~~~~~~~~~~~~~~~~~~~~~~~~~~~~~~~~~~~~~~~~

至於(2):我敢提出質疑:是否任何的「大方」(張開手的接納)都可以合理化?以及歷史的僵局是否就應該不惜一切代價來打破?

教宗選擇主教的權力屬於教宗的,而不屬那個剛好是教宗的某某人,因此即使是教宗,也不能將權柄交給其他人,更遑論是一個無神論的和迫害人的政府。

歷史僵局可能是可以避免的。但如果是要我們背叛自己的身份否則便無法達成協議,那麼我們能否只為了打破僵局而這樣做呢?

至於(3):我很欣賞柯神父提到「善」和「惡」,因為斐洛尼樞機(Cardinal Filoni)會建議我們避免任何關於善惡(對與錯)的討論。

然後,讓我們回到第(1)點,並根據「善與惡」的區別來準確地檢視它:

── 有非法主教並不是一件好事;但僅僅因為現在教宗認可那些非法主教為合法的,不管他們有沒有任何明顯的悔改跡象,這就會變成是好事?

── 一個擁有很多非法主教的團體是一件壞事;但僅僅因為教宗不再稱他們為非法的,而他們卻仍堅持獨立教會的原則且完全服從共產黨,它就會變成好事?

── 在簽署協議後所發生的一切(國家認可的教會重申其分裂性質;無神論政權那些心甘情願的奴隸的大膽凱歌,以及他們輕蔑嘲笑那些因為忠貞於教廷而多年來一直遭受苦難、到頭來現在被要求投降的人),我想問問柯神父:「北京政府將選出好主教」的這種希望的基礎從何而來?

(柯神父,我仍然是你的朋友呀。)

【完】來源: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

「儘管受到宗教壓制,中梵協議意義重大」???

相關文章:

【評論】儘管宗教受到壓制,中梵協議仍意義重大

【博文】如果失了誠信,還能再談下個協議?

【博文】陳日君樞機:一筆糊塗賬(看了一篇訪問記錄有感)

【博文】陳日君樞機:坐下來,整理一下訊息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