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儘管宗教受到壓制,中梵協議仍意義重大

標籤連結: , , , , , , , ,

4 April 2019

【評論】儘管宗教受到壓制,中梵協議仍意義重大

梵蒂岡與北京在六個月前就中國主教任命達成臨時協議。

中國的宗教自由去年陷入低迷的情況,尤以天主教徒為甚。協議是在這個氣氛下,於九月廿二日簽署,而協議的詳細內容一直未見公開。

在簽署協議後,官方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及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對協議表示歡迎。他們認為這反映了中國天主教徒堅持「愛國愛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

這兩個組織都表示,在中共領導下,他們會跟隨宗教中國化方向,按照中國特色改造宗教,並走向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道路。這個由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化,不費吹灰之力,就得以推行。

自簽署以來,中國當局很少談及這份由外交部簽署的協議。這個部門一直致力尋求外交成功,為中國建立國際聲譽。

不過,涉及中國宗教政策複雜的行政和鎮壓機制就有不同的議程,而它們可能需要更長時去適應這份協議。

愛國會從控制教會中得到經濟回報,現在可能擔心其角色的萎縮。

現時隸屬中共中央統戰部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可能有類似的憂慮,擔心失去控制權。在協議簽署後幾個月裡,中國多了一些對宗教的鎮壓,可能也是出自這類擔憂的原因。

我們不能排除,該協議可能是中國政權一個聰明欺騙手段:在獲得國際聲譽之同時,增加內部的壓制。中方的另一個政治陰謀,可能是要進一步孤立台灣。

二零一八年鎮壓加劇,尤其是在二月新頒布的宗教事務條例,增加了由宗教政策加諸的限制。各種宗教及公民自由在全國各地都受到巨大的壓制。

十字架被拆或燒毀;教堂被夷為平地或拆卸;兒童教友被阻止參加彌撒,或在教堂內被帶走;青年學習營亦同樣被禁;教堂也被強迫懸掛國旗及接受監管委員會。

當局還盡很大的努力,消除互聯網上任何重要的天主教內容。許多直接的供詞、照片和業餘視頻證實了這些濫用職權的行為。幸運的是,這些壓迫措施並非在所有地方都同樣嚴厲推行。

上海教區馬達欽主教被軟禁六年多的慘劇尚未得到解決。

當然,目前一浪接一浪的巨大困難不是協議造成的結果。正在發生的事情是現任領導人的決定。也許,在某些方面,協議緩和了正在發生的事情。這很難說。

不過,現在很明顯,協議並不意味著中國的天主教徒更加自由。因此,自簽署以來,多年來致力達成協議的教廷官員,都一直表現出謹慎而不是喜悅的態度。

地下教會團體以及被拘留或自由受限制的主教和神父的情況,仍然未有截然解決。如果地下團體被專制政權以專橫的手段強行消滅,這是非常悲慘的。

看來中國的教友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將會遇到更多的困難。在情況有任何好轉出現之前,將會變得更差。不過,我們知道中國教友的道德力量與信德,因為他們曾經通過如此多的考驗。目前,他們確實處於其歷史考驗的時刻。

正如上面所述,目前的協議可能會減輕中國教會的悽慘境況。

教廷也很有可能想要避免中共繼續、或甚至變本加厲地使用卑劣的手段非法祝聖主教,並敗壞正確的合法祝聖。

如果沒有協議,非法主教的數量可能會大幅增加。這些主教完全沒有與普世教會共融,並且只受到政府控制;現在教廷避免了可能出現幾十位這類主教的風險。

這份協議的最佳結果,是中國全部一百位主教六十年來首次與教宗共融。這是意義重大的,其歷史重要性不容低估。

此外,這個政權第一次承認天主教會是一個有尊嚴的對話者,並承認教宗對中國的主教有任命權。這是一個不小的成就。

揀選候選人的機制仍未公開。我相信它與過去幾十年中國採用的方法不會有太大分別。政府官員對建議主教候選人的機制肯定有很大的控制。

在協議下,希望只會選出具道德和牧民質素的候選人予教廷考慮。

教廷接受政治機關參與給教宗推舉候選人的過程,是向中國顯示大方的姿態。

過往,世俗力量嚴重干擾、甚至獲得任命主教的權利,但這是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和《天主教法典》試圖扭轉的負面情況。

與其援引歷史先例,不如透過重申中國的特殊情況,確認民事當局在挑選候選人的參與。

在這些特定的歷史環境中,教宗容許作出特別的讓步,以避免更大的罪惡出現,並為天主子民爭取至高的益處。

這份協議是教宗方濟各任內其中一個最重要成果。他在國際間的聲望可能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使他獲得前任幾位教宗難以取得的歷史成就。

教宗方濟各已表明,他對協議負上個人責任。他意識到教會和中國有著漫長而艱難的歷史,充滿了差異、失敗和錯失的機會。他想打破僵局,並嘗試一些新的東西。儘管前路渺茫,但他希望有更美好的未來。

教宗選擇了具體的行動,而沒有等待更好的時機來臨,因為這時機可能永遠不會到來。我相信是教宗本人推動教廷與中國接觸;中國是利瑪竇、以及許多其他偉大的耶穌會傳教士傳教的地方。

過去的六個月裡,已經有很多人撰文談論協議及其含義。不過,這仍然會繼續進行。它提高了人的熱切心態,也許是過度的;而批評或許太過嚴厲。

教會知道,除了跟隨教宗便別無他法,並支持他帶領天主子民而付出的努力。這是必須團結的時刻。

__________

撰文:柯毅霖(Gianni Criveller)神父,宗座外方傳教會士,一九九一年以來一直在大中華地區服務。目前是米蘭蒙扎宗座外方傳教會國際神學院教務長及教授。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Despite religious repression, Sino-Vatican deal is significant

相關文章:

中共重申黨領導宗教,專家指中梵協議後宗教政策不變

【評論】教宗致中國教會《文告》說了什麽?

【評論】評估中梵協議後現階段之成果、影響與可能的未來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