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評估中梵協議後現階段之成果、影響與可能的未來

標籤連結: , , , , , ,

25 March 2019

【評論】評估中梵協議後現階段之成果、影響與可能的未來

眾所周知,二零一八年九月廿二日的中梵臨時協議內容並未公開,筆者僅能就媒體透露之訊息和自己之思考,分析該協議目前可見之成果與影響,並評估未來幾年內之發展。本文所呈現的仍是不完整的面向,只能供各方讀者專家參考,交流意見。

雖然我們無從得知協議整體內容,但從這段期間雙方若干人士透露些許信息中,可知是以任命中國主教方式為主軸,且以兩年為限,屆時再議,進行修改、續約或簽署正式協議定案。中梵雙方以此為第一個歷史性協議之議題並不令人驚訝,因為中國教會許多重大複雜的問題都根源自此;但也就是這原因,引發了不少的重大爭議和批評。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這六個月來該協議的成果:

  1. 教宗赦免並承認八位非法主教:除了涂世華於二零一七去世之外,其餘七位仍然在世而成為合法主教。這可視為教廷為了獲中共信任而順應其要求,希望談判順利而委屈求全。二零一八年十月三至十五日中國政府派出的延安主教楊曉亭和獲教宗寬宥的非法主教之一、承德主教郭金才出席世界主教會議。該兩人與會的意義也是歷史性的,因為這是首次有中國主教與會,表示教廷向外界正式宣示將中方承認的中國主教盡快納入普世教會中之強烈意願。
  2. 中梵協議與主教非法轉合法以及地下轉地上:閩東地下主教郭希錦和汕頭莊建堅均被教廷要求讓位給原非法但剛獲教宗承認的地上主教,但這兩人只是讓位,並未加入愛國會;靳祿崗是中梵協議之後第一位獲中共承認的地下(助理)主教。筆者相信這類主教職位之安排與變動均屬協議一部分,只是無人發現其結果都引向同一點,就是嘗試將這些主教都變為教廷和中國官方承認的主教。這也就印證了教宗所說的要促進中國教會的合一,將所有主教都變為合法主教,中國不再存有兩個分裂的團體。

愛國會的角色

從目前可知的協議規定新主教任命的方式,大致上是由宗教局和教區的愛國會商討後提出幾位候選人,讓教區的神父與信徒等投票決定,當選名單再送交宗教管理單位審核,之後再透過外交管道告知教廷。教廷有一段時間調查該人選是否適合,教宗再決定同意與否。事實上,以往中國官方教會要選任新主教時,除了無教宗同意之外,方式也是如此;只是中梵協議中,教廷願意遵循既有的方式,最後再加上教宗的同意權和任命書。教廷「承認」愛國會在主教任命過程的角色顯然地是情非得已,目的只是為了突破與中共談判僵局,這也說明教廷外交其中一項特色在於傾向承認現狀,以時間換取空間,往後再議棘手問題。

但教廷並非完全「放手不管」主教選舉與產生之過程。教宗方濟各於協議簽署四天後發布一封給全中國教會信友的公開信,呼籲所有中國神職與教友「一起尋找在教會內能承擔複雜且重要的主教牧職服務的良好候選人」。有了最適當的人選,教廷在做最後同意權時,可更為明確。

衍生的問題

協議中並沒有觸及或變更愛國會職權或合法性(對教廷而言)的問題,但從上述實施的過程與結果來看都與愛國會有關,而相信這將是往後許多問題癥結所在。如果教廷和中共要求地下主教、神職與教友轉入地上團體,關鍵在於是否加入愛國會。自中梵協議簽訂後,政府人員屢次以教宗同意為藉口,脅迫誘騙的方式說服地下團體成員登記加入愛國會。教廷萬民福音部部長斐洛尼(Filoni)曾於二月二日表示中國政府不可將協議當工具,強迫民眾做法律未要求的事,例如加入愛國會。以他的說法來看,教廷期待透過新措施使中國教會合一,不再有地下主教。

雖然如此,教廷依舊希望地下教友忠於教宗之心不變。言下之意,地下團體成員可決定是否加入愛國會,仍可與他們以往的主教維繫關係。我們可確定教廷至今對愛國會的立場,依舊是維持前教宗本篤十六世所認定的,不符合教會法,也不屬於天主教會的組織。

中國政府於二零一八年二月頒布的新宗教條例中,確實沒有明文規定教友要加入愛國會;但是中國境內許多拆除教堂建築和逮捕教會人士的措施都以國內法令為藉口為之,屬內政事務,事實上對此問題,教廷也無能為力,無法干預。

雖然非法主教獲承認後,目前所有中國主教理論上都與羅馬教宗共融,已無非法主教,但是因地下主教尚未全獲政府承認,所以中國主教團還是無法獲教廷承認。是以,此問題乃愛國會問題之延伸。

另一問題是地下團體出現面對協議內容不清而無所適從之現象,所以不少人都持觀望的態度。另也有許多地下教友教士並不贊同地下主教轉入地上之做法,幾個地下團體又再分裂為三個團體:原公開團體、支持且追隨轉至官方團體的地下團體成員,以及不支持、且堅持留在地下團體的教友神職;甚至也有不少神職人員都表示不理解教廷做法,而考慮還俗。

往後可能發展

這兩年來中梵協商與互動過程中可看出,教廷的姿態極低,也很有彈性,百般容忍中共的苛刻要求,目的不外乎要極力避免再出現非法主教和裂教的可能性,且堅持將教宗的威權引入中國新主教的任命過程中,可肯定這是中國天主教會史上一大轉捩點。中共的目的很明確,是將所有天主教團體與成員牢牢掌控,並以教廷為令箭,擴大對中國教會的嚴苛管控壓迫措施,並強勢地將教廷影響力局限在極有限的範圍內,特別是教廷、教宗與中國各主教和整體中國教會之關係,而這現象已經在九月廿二日協議簽訂後逐漸出現了,如中國主教與教廷的關係不因協議的簽署而可享有較多的聯繋會面自由,主教們還是只能以中共之意志為依歸;整體中國教會則是只能局限在「獨立自主自辦」的框架中發展, 此原則數日前又獲兩會重申。

目前可見的未來問題在於地下主教如何獲政府承認、地下主教轉入地上方式、新主教如何產生、教區重劃,以及愛國會存廢或職權角色變更之五大問題。目前尚有大約四十個教區無主教主持教務,約十八或十九名地下主教尚未獲政府承認。是以,類似靳祿崗地下轉為地上主教的情況,在中短期間內勢必重演。但是近二十名地下主教所管轄教區情形各異,需花許多時間個別解決。再者,堅定抗拒中共壓制政策立場的地下主教和教友對整體地下團體具有帶領的作用,在未來他們立場如何將具指標性影響。因此,地下團體成員對教宗之信心與忠誠度也將受到考驗。這些因素將為日後新一輪的中梵協商和協議續約或正式簽署順利與否投下變數。肯定的是地下團體仍將繼續存在,但是不願屈從中共與教廷收編的神職與信徒是否會再開僻新方向,而走向裂教這條路?看來,地下團體目前正處於十字路口上。

這是一份歷史性協議,只是一小步,需要許多年後才能看到成果,我們不能忽略中共與教廷方面的變數需再多方觀察:中共政局變化多端,領導人態度是決定性的;而教廷方面,則是現任教宗方濟各年事已高,對中國的政策方向引發許多爭議和反對,下任教宗會否延續此對話路線?是否將簽訂其他協議?

__________

撰文林主祐,一位台灣教友。

【完】

相關文章:

學者指中梵協議後地下教會或消失,教廷權威亦被削弱

梵中協議後,河南地下正權主教公開就職卻只為助理主教愛國會主教出席兩會,指地下教友不該拒絕加入官方教會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