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印度教友因迷信阻止新鐸舉行首祭

標籤連結: , , ,

20 March 2019

印度教友因迷信阻止新鐸舉行首祭

一位神父在海得拉巴聖安多尼堂舉行彌撒。[資料圖片,來源:法新社]

來自印度東部一位剛獲祝聖的神父遭家鄉教友排斥,認為他是「不祥之兆」,因其十一位親人在他晉鐸當日遇車禍喪生。

科塔克-巴布內斯瓦爾總教區的迪比耶倫金.迪加爾(Dibyaranjan Digal)神父一月廿二日晉鐸,但他仍未在家鄉奧迪沙邦根德哈馬爾區的戈達普爾堂區聖若瑟堂舉行首祭。

這位神父對天亞社說:「反對都是來自堂區教友,大部分是我的親戚……他們認為我是個『不祥之兆』。」

五十人乘坐一輛大客車前往參加晉鐸禮,但客車翻側墮入峽谷。神父有十一位親人喪生。

四位執事的晉鐸禮在離迪加爾神父的堂區約十五公里的露德聖母堂舉行。

這位廿九歲的神父在典禮開始前獲悉事故,感到震驚。

他憶述:「晉鐸禮後,我立刻趕往醫院。」他的兩位妹妹受了重傷,而父母則逃過一劫,因他們在晉鐸禮前一天已抵達。

據天主教社會工作者尤加爾.蘭吉特(Jugal Ranjit)說,奧迪沙邦的村民有點迷信。

例如村民會因家庭中有人死亡而感到困擾,尤其意外發生在結婚等慶典時,他們會視入門的新娘是個不祥之兆。

蘭吉特告訴天亞社,許多人相信在準備祭獻時發生意外,是天主對那些奉獻者的憤怒。村民必定認為天主生迪加爾神父的氣,因此,他舉行的彌撒會給他們帶來危險。

這位新鐸的堂區成立只有五十年,信眾約有五千,大多是第二、第三代教友。

堂區司鐸普拉布.索巴孫達爾(Prabhul Sobhasundar)神父證實迪加爾神父被禁止舉行其首祭。他對天亞社說:「那是因為他們相信,他在堂區舉行首祭,對堂區教友來說不是好兆。」

這位神父三月六日說,村民繼續反對他來舉行首祭,但反對聲已逐漸消失。

最初,他們甚至反對迪加爾神父進村,但在二月十八日,他們允許他共祭一台追思彌撒,但不同意由他主禮。

教會消息人士說,他們不能強迫人們就迪加爾神父舉行彌撒一事下決定,因為這可能意味著將有數百人因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而離開堂區,「因某些村民的信念是如此強烈」。

大多數堂區教友都是領日薪的工人,他們出生自社會上貧困的「低種姓」家庭。教會盡力為他們提供現代教育,而這些努力還只是開端,包括尋找願意接受教育的青年。

迪加爾神父是八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二,其父母也是領日薪的工人。他的一位姐妹是修女,另外兩位姊妹正接受培育準備當修女。他弟弟是奧迪沙邦布拉馬布爾教區的修生。另一位弟弟是加爾默羅會的修生,但幾年前遇溺身亡。

迪加爾神父說,他「無視反對」探訪了一些家庭……「我感到不受歡迎,但沒有人把我趕走」。他說,「這些親人」的舉動,並沒有讓他「感到痛苦,因為大部分人都沒有接受過教育,並帶點無知」,他們無法有邏輯地思考。

與他一起晉鐸的好友阿南特.辛格(Anant Singh)神父說,他們「只能祈禱,願堂區教友明白事理」,遠離迷信。他說:「被自己人拒絕,是相當痛苦的。」

迪加爾神父說,他還是修生時所遭受的痛苦比現在大得多。十一年前,正值反基督徒的暴動時期,一群喪心病狂的印度教暴徒攻擊他們位於根德哈馬爾區的聖保祿小修院。

修生逃到附近的森林中保命。於是,他步行十天,穿過森林回到自己未受暴動影響的村莊。他靠野果和水才活了下來。

他積極面對自己的堂區教友。他說:「我知道,總有一天,天主會讓他們明白,我在所發生的事件中並沒有角色,或者說,並非天主對我生氣而引發了這次意外。」

他說,他會一直等待,直到在村裡舉行首祭的那天。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Superstition stops Indian priest’s first Mass

相關文章:

在象牙海岸,聖水處於信仰與迷信之間

越南當局呼籲教堂以鐘聲迎新春,防止迷信與不良習俗

山西打擊迷信活動,或針對官員貪腐問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