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梵蒂岡應嚴正關切中國教友的人權自由

標籤連結: , , , , ,

19 March 2019

【評論】梵蒂岡應嚴正關切中國教友的人權自由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三月八日早上,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演講,批評中國侵犯宗教自由。在近半小時的演講當中,他先後談到穆斯林教徒、藏傳佛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法輪功信徒的宗教信仰自由被打壓的各方面事實,資料相當翔實。

當中談論天主教的篇幅,相當充實。布朗巴克指出:河南當局禁止未成年人進入教堂望彌撒禱告或參加任何宗教活動,而且中國政府更在去年聖周五耶穌受難日開始,在全國網上禁售聖經等,令人震驚。

他還提及:去年九月,中、梵兩國就主教任命問題簽訂臨時協議,提名權在中共政權手中,教宗只有最終決定權;換言之,在揀選主教方面,教宗只有部分選擇權,沒有掌握真正實權。

布朗巴克表示:即使達成中梵臨時協議,中國天主教徒在中國大陸的信仰自由及人權狀況,事實上仍未見改善。他也預期這種情況在不久的將來也不會有所改善。他指出:在協議簽訂後,他看到很多教會仍受無情打壓,很多宗教活動根本不可展開。換言之,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對於改善天主教徒在中國大陸的信仰自由,毫無意義可言。至於未來形勢會否變得更壞,布朗巴克沒有繼續申述下去。

布朗巴克稱許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非常勇敢和睿智地對中梵協議提出反對意見。我認為這是布朗巴克正在曲線暗示支持陳日君樞機對於梵蒂岡教廷執政當局的善意批評,認同中梵協議是壞事而非好事。

信仰不服從

另一方面,布朗巴克又提到基督教徒在廣東的家庭教會及成都秋雨聖約教會被嚴酷打壓的情況,並為王怡牧師的遭遇表達憤慨。他表示王怡牧師提出過「信仰不服從」的概念,跟政治上「公民不服從」雙峯並舉,彰顯王怡牧師在思想層次的飛躍與卓越。

布朗巴克讚揚「信仰不服從」這個概念,並且鼓勵所有基督宗教的教徒要對信仰有堅毅的持守;要敢於不服從中共政權的打壓,敢於抗命;要有為公義與信德而非暴力抗爭的勇氣,尤為重要。

我個人對於短期內中國宗教自由狀況的改善,一直比較悲觀。布朗巴克的演辭也正好印證了這一點。不論是伊斯蘭教、藏傳佛教、天主教、基督教、法輪功,對於所有宗教信仰,中共政權都要全面「中國化」。簡單來說,就是要把這些宗教信仰的公義基礎與信德本位消滅殆盡,為無神論獨裁暴政粉飾門面。

布朗巴克還憂慮:中國當局提名天主教主教人選,再由教宗作最後決定的「模式」,恐怕會被改頭換面,擴展適用於其他宗教。例如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無神論的中共政權恐怕會在達賴死後欽點提名人選,再用類似上述的方式來操作一番。無論如何,在未來短期內,只要習近平繼續掌權,中國政府還是會不擇手段打壓宗教信仰自由。

人權外交

演講當天,有記者問布朗巴克:美國政府何時打「人權外交」這張制裁牌來反制中國?布朗巴克沒有正面回應,只說這是美國政府的政策,而他身為特朗普政府的「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因此不方便評論。我認為:美國政府或許需要通盤考慮整體情況後,才可決定處理各項議題的優先順序;先攻經濟,再談人權,在外交戰略上,可能比較合理;當「人權外交」這張牌被歐美國家打出來之後,目前中國宗教自由被打壓的情況才有可能得以舒緩,否則可能加速惡化,萬劫不復。

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畢竟我們不知道這段黑暗時間還需要經歷多久。從歷史角度來看,美國前總統列根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推動過針對蘇聯和東歐國家的「人權外交」,當年也需要付出相當長時期的努力,才會看到真正的成果。

現在針對中國的「人權外交」,連時間表和路線圖也沒有,所以可能還需要一段更加漫長的時間。在晨光乍現前,中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惡劣情況將會持續。

單是天主教徒在中國的情況,已令我非常憂慮。

中梵臨時協議,對於中國大陸天主教徒堅守信仰,到底會是助力抑或阻力?我認為是後者,大家可以拭目以待。畢竟協議暫為兩年,往後如何檢討,暫未知情。況且國際局勢風雲變幻,未來難被準確預測。不管如何,神的救贖是為堅毅而有信德的教徒而設。

懸崖勒馬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月將會出訪意大利及法國。有傳可能會跟梵蒂岡官員,甚至可能跟教宗方濟各會面。

我覺得現在不論是跟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或者教宗方濟各會面,都不會達成任何進一步共識或者取得突破,相信只會流於政治表演多於實質成果。我擔心的是,如果中梵雙方繼續走近,而梵蒂岡高層仍然不明白中共政權跟當年納粹德國的本質基本相同,仍然以為它不斷為窮人和弱勢謀幸福的話,那就非常駭人聽聞了。

正如陳日君樞機所說,如果還認不清類似解放神學這類左翼宗教思想的偏頗,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制度及意識形態,即使中、梵雙方如何會面和達成協議,也只會不斷蠶食很多有信德的天主教徒對梵蒂岡的信任。

教廷是天主教的支柱。如果這根支柱的可靠度不斷被蠶食,將會導致宗教危機越積越重。對於許多香港教友,也許這只是信任的問題,但對於許多中國大陸教友,這卻是信仰與心靈崩潰的嚴正問題。這些問題不是我們身為普通教徒可以解救得到的,畢竟解鈴還須繫鈴人。

我呼籲梵蒂岡高層懸崖勒馬,明白「東方政策」根本不能夠為中國天主教徒帶來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也不能夠壯大天主教在中國大陸的正面影響力;相反,這卻導致很多原本有意加入天主教會的人卻步,換來的只是一群反見證者。因為體制的緣故,他們不會是梵蒂岡教會的真正組成部分,而是中共三自會轄下的組織成員。對於整個天主教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污點,需要嚴正關切和徹底糾正。

至於習近平如果跟教宗會晤,他會否向教宗讓步?我深信是不會的。一直以來都是教宗不斷退讓,希望習近平能更寬容,能讓地下教會地上化,而這也是習近平樂見其成的事,因為如此一來,所有都會盡入中共三自會的甕中。

我希望教宗及在他旁邊處理政治事務的人,尤其是梵蒂岡的外交官員,需要有清醒的頭腦,客觀面對現在中國教會的情況,而不是昧於中共的獨裁本質,而繼續堅持無知的錯誤決定。

__________

撰文:桑普,政治評論人、律師、獨立評論人協會會員、台灣及香港媒體專欄作者、香港D100電台及美國自由亞洲電台政論節目主持。最新著作:《中國孤兒.香港人》。

【完】

相關文章:

駐港特派員反駁美國宗教自由大使在港言論

宣化教友擔心政府利用被停職神父打壓地下教會

港府研修例移交逃犯往中國等國,律師稱較廿三條立法更嚴峻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