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法國殉道神父成為「眾人的弟兄」

標籤連結: , , , , ,

19 March 2019

【特稿】法國殉道神父成為「眾人的弟兄」

雅各伯.阿梅爾神父被刺身亡,他的妹妹羅斯里納.阿梅爾(圖)接受訪問時表示:「我的寬恕,從會見開始。」

二零一六年七月廿六日,八十六歲的雅各伯.阿梅爾(Jacques Hamel)神父,在法國北部諾曼底區聖艾蒂安魯夫賴鎮舉行彌撒時,被刺身亡。兩名位年輕的伊斯蘭信徒恰好在教友領聖體後走進教堂,在高呼「真主偉大!」後施襲。

教宗方濟各稱阿梅爾神父為殉道者,並豁免了那通常為時五年的等待期,賦予了許可讓魯昂總教區開展對阿梅爾神父冊封為聖人的初始(教區)階段。

這初始階段於二零一七年四月開始,並於本年三月九日正式結束。調查的結果將呈報給梵蒂岡封聖部。

神父的妹妹羅斯里納.阿梅爾(Roselyne Hamel)最近出版了一本有關雅各伯的書。她跟基多褔.亨寧(Christophe Henning)和撒慕爾.利芬(Samuel Lieven),談及她哥哥的生平和見證。

問:你的哥哥於二零一六年七月廿六日被殺,至今已兩年半,你現在的感覺如何?

羅斯里納.阿梅爾:所發生的是一件如此不公義的事:在祭臺上被殺、作為一名司鐸、穿著了祭衣、在舉行彌撒後!他的舉止就如他將要去殉道:拒絕屈從,拒絕下跪,尋求力量。當我回想起這些「圖像」時,我跟自己說,我必須作證。

他會想要什麼?我依然在問自己這問題。

你今天出版了一本追溯他生平的書……

我有一個埋藏已久的願望,就是訴說我們的故事,但我們的生活極其簡單。

事實上,這不只是關於我,而是我要說出有關哥哥的童年。這個人的故事讓我完成了一場內心的旅程,有點兒像朝聖一樣,為我眾多的「為甚麼」找到了答案。為何是這生命?為何他會死?而我也找到勇氣去作證和撰寫這本書。

你說話沒帶怒氣……

在談論雅各伯時,也是在尋找原諒的勇氣。

你甚至還去看阿德爾.克爾米凱(Adel Kermiche)的母親;是克爾米凱殺害你哥哥的……

我需要去瞭解克爾米凱一家經歷的折磨。這由一通電話開始──我跟當地記者安排,以獲得她的電話號碼。她同意我打給她。接著,我們見了面,開始是半小時,然後是一小時,跟着變成整個下午……

現在,當我每次去聖艾蒂安魯夫賴鎮,我們都會設法跟對方見面。我們已建立越來越深厚的關係;這關係幫助我們承受痛苦。我們都是母親……我們兩個女人彼此幫助,以戰勝那永不終止的折磨。

我的寬恕,從會見開始。

自你哥哥過世後,你是否一直在努力讓他那和平的訊息能被聽到……

兩年過去,我也奇怪我那來的力量去追隨雅各伯以繼續這旅程。我甚至到現在仍對此感到驚訝。

以往每當我想到哥哥會安享天年──畢竟他已經八十五歲了!──我就會想知道沒有他後我會是怎麼樣。但我沒想過他的生命會這樣子結束的。

我的哥哥謹言慎行,是謙謙君子。他現在成了人所共知的人物,就像是從天上得到的一份禮物一樣。

在那永無盡頭的幾分鐘內,你心情是如何的?

當我得知我哥哥已死,我撕心裂肺地尖叫,已無其他事可做。我們被帶到那危機中心。從翌日起,從英國、德國、加拿大和非洲都發來了安慰和支持的訊息。

對於那些訊息,你有何感受?

經歷喪親之痛是個人的事,我不想跟別人分享我的哥哥。不僅是他死了,而是給我的印象是,他被人從我們這兒偷走。

然後,漸漸地,我跟我女兒明白到他是一位司鐸,是教會的人,他已為別人交付了自己的生命。

這起謀殺案影響了許多人。他成了眾人的弟兄。我寧願他只做我的哥哥,就像他以前一樣,充滿謙遜與簡樸。

魯昂總教區多明我.勒布倫(Dominique Lebrun)總主教已啟動程序為他申請列為真福品。你的看法如何?

我覺得這完全正常。正是教宗方濟各要求立刻開始程序,不要延誤。魯昂總教區是雅各伯的第二個家。

哥哥過世前幾個月,勒布倫總主教曾去探訪他;當天晚上,哥哥打電話給我說:「我的總主教來敲我的門,沒有任何排場。他很棒,你絕對需要見見他!」但我從沒想過這是準備雅各伯的葬禮。

他為甚麼選擇做神父?

他從沒告訴我為甚麼。他還是小孩子時候,就會找些舊衣服,然後到花園去扮神父。他自己建了一座小祭台,戴上假髮,陶醉地主持彌撒。他還很小的時候便參加了歌詠團;他確實很喜歡這些。

他成為司鐸,為你來說是否顯而易見的事?

我不會預期到其他的事。我十八歲時,他在魯昂主教座堂晉鐸。我那時候還未有真正掌握到他要成為神父這個願望的深層意義。我有時參加他主持的彌撒,看他完全判若兩人、容光煥發。當他漸漸年邁時,他整個人仿佛都在其彌撒中躍動。

今天,雅各伯作為一位模範司鐸,被大眾所認同,你感到自豪嗎?

當然!他對其他宗教也感興趣。某種程度上,一切宗教都源自於同一顆種子;換言之,來自唯一並同一的精神,即那同一的主。對他而言,每個宗教的要務,是結出自己慷慨、憐憫和平等的果實。

你認為,經歷所有這一切,從而使雅各伯能成為一個榜樣,是否值得?

這是一個很深的問題!

謀殺案發生的第二天,各國都打電話來,表達他們深切的悲痛,儘管他們並不認識我哥哥。他是如此謙虛、如此安靜,除了他堂區的信友外,幾乎不為任何人所知……當中是有些不平凡的事。

想想他死後發生的一切,是的,我認為在我們身上要承受這痛苦是值得的。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Martyred French priest has become a “universal brother

相關文章:

荷蘭華裔神父組織首個華人朝聖團,往紀念在華殉道荷蘭主教

越南教會紀念獲封聖的殉道者

十九位在阿爾及利亞被殺的修道人將確認為殉道聖人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