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知名改革派:教會有五年時間翻身,否則便會完蛋

標籤連結: , , , , ,

15 March 2019

知名改革派:教會有五年時間翻身,否則便會完蛋

維也納總教區前副主教許勒爾神父。

全球其中一位最令人信服的改革派神父警告說,若教會領袖們想要使教會免於崩潰,他們進行重大結構性改變的時間無多了。

維也納總教區前副主教赫爾穆特.許勒爾(Helmut Schueller)神父二月廿七日在奧地利首都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如果教會在未來四或五年內沒有完成徹底的轉變,將會完蛋。」

這位六十六歲神父於二零零六年有份創立「奧地利神父倡議」組織。他表示,目前的性侵危機必須促使天主教會重新思考其憲法、給予教友更多權利,並引入制衡在位者的機制。

在奧地利教會改革運動的會議期間,許勒爾神父對記者說,其中一項最必要的改革,是將司鐸職務「去神職化」。

他說:「我們必須重新視鐸職為一種服務,而不是一個賦予人權力的職位,因為這會導致濫權。」

他續說,一項相關的改革也很迫切,就是令那些在位者「由上而下」地問責。他談到,除此之外,必須有一份憲章,以建立和保障教友的基本權利。

他指出,保祿六世已經就此方向提出建議,但是「當當權者意識到任何這樣的計劃將大幅削權」,那些建議遭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淹沒」了。

許勒爾神父堅持,在教會內要馬上實行互相制衡的制度,因為「現時一切都總是落在教宗的辦公桌上」。他說,各級教會僱員應該草擬一份基本的教會憲法,而這是一件迫切的事情。

這位神父重申:「性侵危機只是在一個已經變得不健康的體制中猖獗地發展。」

教會改革的一把可靠聲音

許勒爾神父於一九七七年晉鐸,是性侵問題和教會改革方面一把令人信服的聲音。

他是奧地利明愛的前任總裁,在一九九五至九九年間擔任基多福.順博恩(Christoph Schönborn)樞機的副主教,並且自九六年起,領導維也納總教區為幫助神職性侵受害人而設的申訴專員辦公室,直至二零零五年,當時他力推由教友擔任該職位。

翌年,許勒爾神父與高特懷本篤會隱修院的烏多.費希爾(Udo Fischer)神父創立「奧地利神父倡議」組織。

該組織支持離婚後再婚的教友領受聖體、重新建立已婚司鐸的制度,以及讓女性晉秩。

這導致類似的司鐸運動在愛爾蘭、德國、法國、澳洲和美國等地成立和增強。

「奧地利神父倡議」組織在二零一一年發表《不服從教會》宣言,加強改革的呼籲,並堅持主張讓教友管理沒有神父的堂區。一年之後,教宗本篤十六世除去許勒爾神父的「蒙席」榮銜。這是梵蒂岡在一九九二年授予他的。

二月廿七日在維也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許勒爾神父堅持說,「性侵現象」背後的基本問題,在於教會內存在的不平衡。

他說:「天主教徒只好生活在兩個世界裡——一個是外面的世界,在歐洲一般是民主世界;另一個是教會內的,一旦他們跨過教會門檻,便是絕對君主制內的僕人。」

他指出,已領洗的信徒長久以來根本沒有享有任何權利,譬如他們若遭神職人員侵犯,就會完全被孤立。

梵蒂岡「性侵峰會」

這位維也納總教區神父也參加了二月廿一至廿四日在羅馬舉行的「性侵峰會」,與會者包括教宗、各地主教團和修會的代表,以及性侵受害人。

許勒爾神父說:「梵蒂岡峰會必須趕快啟動具體的改變。教宗方濟各有獨特的機會,將教會轉變為一個配有基本憲法的團體,而他自己必須帶領。」

他對這次峰會持批判態度,希望「像這樣的事情將永遠不會再發生——不是以這種形式和含糊性。」

許勒爾神父說:「那些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而且不需要重複的事情,被一再強調。但那只不過顯露危機有多深。」

這位改革派神父說:「這峰會是一場奢侈的活動;對於一件連我們堂區議會中最年輕成員都全然熟悉的事情,與會者首先要被提升到一致的(認知)水平」。

他說,每位與會者應該接到「包含一張義務/職責清單的筆記本」,供他們在各自的教會使用。他補充說,在舉行峰會的會議廳的出口處,應該放置一疊表格,讓主教們提交辭職。

許勒爾神父指出,許多這次梵蒂岡會議的出席者「畢竟是問題的一部分,而非解決方案」。

格勒爾樞機事件

這位奧地利神父最早處理神職性侵的經驗,是在一九九五年的聖周期間。當時時任維也納總主教的漢斯.赫爾曼.格勒爾(Hans Hermann Groer)樞機遭揭發曾經侵犯一位未成年人。

若望保祿二世任命道明會神學家順博恩神父為格勒爾樞機的助理主教。幾個月後,梵蒂岡批准這位蒙羞的樞機在七十五歲退休。而作為新任總主教,順博恩委任許勒爾神父領導總教區為給人舉報性侵罪行而新成立的申訴專員辦公室。

這位神父表示,「尊重、尊敬和保障受害人應有的選擇」的意識是迫切的,並帶來一個「漫長而艱辛的學習過程」。

但他說,仍然缺少一樣東西——「管理權」,這涉及主教及他們對問責和承擔責任的承諾。

許勒爾神父強調:「不但是如果主教們隱瞞性侵案件,而且若他們純粹坐視不理,也應該被辭離主教辦公室」。

佩爾樞機一案是一個警號

許勒爾神父接受奧地利其中一份最有威信的日報《新聞報》訪問時指出,在梵蒂岡「性侵峰會」結束後僅四十八小時,便正式公布澳洲的喬治.佩爾(George Pell)樞機被判性侵罪成。

他說,佩爾案「值得注意的」是教宗方濟各未有試圖保護這位任職於梵蒂岡的澳洲樞機。相反,他叫佩爾向檢控他的墨爾本警方報到。

許勒爾神父說:「這跟以往犯了罪的教會官員不會自首的情況非常不同。」

他說,佩爾案確實表明,梵蒂岡處理涉及教會高級官員的性侵罪行的方式,出現了跟以往不同的轉向。

這位奧地利神父說:「佩爾是教宗最親密的顧問團成員。為至今還未夠認真地看待性侵案件的很多人來說,他的個案是一個警號。」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Renown reformer: ‘Church has 5 years for a complete turnaround or it’s over’

相關文章:

【評論】羅馬來鴻:性侵峰會與梵蒂岡缺乏透明度

出席保護兒童峰會後,洪牧稱教會需以具體行動回應性侵事件

澳洲佩爾樞機性侵兒童罪名成立

【特稿】漢斯.措爾納神父位處反性侵的最前線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