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把學習這份寶貴的禮物傳揚過去

標籤連結: , , ,

14 March 2019

【特稿】把學習這份寶貴的禮物傳揚過去

圖為印尼學生參加在耶加達的大學的入學試。而每年都有學生因維比索諾發起的教育資助項目而有讀書的機會。[圖片來源:法新社]

四年前,額我略.恩德拉萬(Gregorius Endrawan)在東雅加達的高中讀最後一年,當時他即使考取優異的成績,但還不知道自己能否升上大學。

恩德拉萬小時候,父母離異。自此以後,他母親便要兼職養家,而每天的收入才只有約五萬印尼盾(即約六美元)。

家中財政拮据,意味著恩德拉萬想成為核數師的理想,只是一場白日夢。

然而,有一天,他獲介紹而接觸到來自東雅加達聖若瑟堂社會經濟發展小組的人員。他們跟恩德拉萬介紹了堂區於二零一三年開展的教育項目。

恩德拉萬說:「那人員講解了『來學校吧』和『來大學吧』兩個項目。」

這兩個項目均由當地教友參與;他們定期捐款給堂區的一個基金,幫助像恩德拉萬一樣的貧困青年,使他們能獲得正規的教育。

恩德拉萬在「來大學吧」項目的幫助下,於二零一五年入讀當地的高等教育學府,主修經濟會計。

這位廿二歲的青年人說:「現在我已是大學四年級了。」他補充說,他的學費全由這個堂區項目支付。

恩德拉萬現在跟母親一起住。對他來說,「來大學吧」項目是一份真實的祝福。他說:「項目幫助了像我這樣無法負擔大學學費的人。我實在難以形容我有多麼的感激。」

恩德拉萬是雅加達總教區5,918名受惠於該兩個項目的教友之一。這兩個項目是由一位教友揚托.維比索諾(Yanto Jayadi Wibisono)發起,在印尼的其他地區有越來越多人開始受惠。

聖神的工作

幾年前,維比索諾在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的聖雲先堂參加彌撒時,泛起發起這個行動的念頭。

他說:「我無法停止思考此事。這靈感來自天主。」

一九九一年,他跟以前一起在西爪哇萬隆教區一所大學讀書的朋友組織了「友誼與人道會」,他和朋友們資助貧困家庭的孩子上學。

二零零六年,當他所屬的西雅加達聖多默宗徒堂,籌備慶祝堂區成立五十周年及總教區二百周年時,堂區人員邀請他分享一些想法。

維比索諾說:「我跟他們分享『來學校吧』這項目,而八個月後,他們同意採納。」

他補充說,這想法實際上是建基於一個社區慈善項目上。

當堂區終於在二零零七年六月開展「來學校吧」這項目時,有六十名貧困兒童獲資助上學。

兩年後,堂區又開展「來大學吧」項目,最初只有五名青年獲資助。

這位五十二歲、育有兩名兒子的父親說:「『來大學吧』項目的開始,是有一次我往貧窮家庭作探訪,遇到一位殘疾男孩。他跟我說,希望高中畢業後上大學讀書,但因為沒有錢,這願望不大可能實現。」

這兩個項目先在總教區開展並發展出去。現時,六十六個堂區中有六十一個,以及兩個傳教站都在實行該兩個項目。另有兩個堂區也即將開展。

與此同時,楠榜省丹戎加蘭教區和西加里曼丹省坤甸總教區的一些堂區,也開始推展類似的項目。維比索諾說:「這是聖神的工作。我所能做的,就只是順從。」

捐款及籌款活動

教區一旦開展了項目,通常要靠堂區教友捐款資助。在某些情況下,若有堂區因捐款者不足而出現困難時,較富裕的堂區可以給予協助。

逾三千五百名教友會定期捐款,而項目每年的支出為數十億印尼盾。

來自西爪哇勿加泗聖巴爾多祿茂堂的伊沃.阿里安托(Ivo Aryanto)說:「這些都是值得做的事。身為教友,只要我經濟能力許可,我都會捐款。」

這些項目也有透過籌款活動來支持。阿里安托的堂區最近舉辦了一場音樂會,為二零一零年堂區開展的一個項目籌款。

捐款者的慷慨給恩德拉萬的母親韋羅妮加(Veronika)帶來了希望。韋羅妮加表示,她永遠都會感激那些慷慨的捐款者,是他們給她兒子機會擁有更美好的未來。她還說:「沒有他們,我的兒子將無法繼續升學。」

對雅加達總教區依納爵.蘇哈約.哈佐阿莫佐(Ignatius Suharyo Hardjoatmodjo)總主教來說,目前擁有逾二千五百名校友的這兩個項目,有助在教友間提升「愛德精神」。

他說:「我希望其他還未藉這兩個項目實踐愛德工作的堂區,快些實行。」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Spreading the precious gift of learning

相關文章:

印尼警官為漁民的孩子建校而獲天主教大學授獎

【特稿】印尼伊斯蘭教徒在修女辦的老人院找到了安慰

印尼殘障人士難以進出崇拜場地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