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一個人可以為別人求原諒嗎?

標籤連結: , , , ,

8 March 2019

一個人可以為別人求原諒嗎?

「最親愛的菲洛梅娜,我對這殘忍的想法感到害怕;這想法毀了你的容貎及作為一位女性和母親的尊嚴。我向你道歉並承擔起人類的重擔,那就是不知道該如何向遭到冒犯、踐踏和邊緣化的她或他乞求寬恕。」

這些話是教宗方濟各寫給菲洛梅娜.蘭貝蒂(Filomena Lamberti)的,以感謝她把《犯罪愛情(Amore Criminale)》一書獻給他。這讓蘭貝蒂深受感動,她曾遭有暴力傾向的丈夫在臉上撥硫酸而慘遭毀容。

去年十一月廿五日,蘭貝蒂在意大利Rai 1頻道的一個宗教節目上,激動地哽咽著解釋:「這段文字並非教宗隨意找人寫的,而是他以第一身寫的。這封信我一直小心保存着,它給我力量繼續走下去。」

教友神學家蒂里.科洛(Thierry Collaud)是瑞士弗里堡天主教大學倫理神學系講師,他非常理解蘭貝蒂的感受。

他憶述在蘭貝蒂事件中,至為重要的是,她的丈夫一直都沒有悔意。科洛強調:「每個受害人都需要聽到有人告訴他們,是犯了錯。」

他說:「事實是,他是教宗,人類家庭的象徵人物之一,由他承認對這位女性所犯下的錯,使之顯得更為強而有力。」

這並非教宗方濟各首次以人類之名向一位或多位受苦的人請求寬恕。

去年十月廿八日,在以「青年、信德和聖召分辨」為題的世界主教會議閉幕彌撒中,他說道:「以我們所有成年人的名義,我想跟青年人說:如果我們並未常聆聽你們,如果我們非但不敞開心扉,還總是對你們喋喋不休,請原諒我們。」

道明會士斐理伯-瑪利亞.馬赫利頓(Philippe-Marie Margelidon)表示,這一方式讓人回想到,「在教會裡,教友的罪由教宗承擔;正如在一家公司內,下屬犯的錯由上司來承擔」。

這並不是意味着,成年人不再需要為不聆聽青年人而道歉;相反,他們正被敦促更加要這樣做。

然而,科洛說:「當教宗方濟各代表性侵神父請求原諒時,他總是以複數來表達:『我們已經讓……發展』、『我們管理不善……』。」

據這位瑞士神學家的說法,這意味著「教宗在思考時,不是把自己作為階級的領導,而是視自己為基督奧體的一員。當一間機構允許這種罪惡在其內發生,無疑地,該機構所有成員都有共同的責任。」

這些話讓人想起聖若望保祿二世曾提出「罪的結構」,這可好好引領教宗邀請一眾參加梵蒂岡性侵問題峰會的主教團主席,參與懺悔行動。

為什麼?因為,這是有需要及合適,去譴責這教會架構縱容如此多性侵未成年人罪行發生。而作為這架構內的一員,也必須要為這些罪行請求寬恕。

科洛提到加音殺害弟弟亞伯爾後的著名回應(創4:9)並解釋說:「因為我是看守我弟弟的人,當我的弟弟犯錯時,我分擔了他所犯的過錯。」

教宗方濟各二零一三年在梵蒂岡為和平祈禱時,借了這段聖經中的回應作為他的解說。他問:「難道我是看守我弟弟的人?」「是的,你是看守你弟弟的人!作為一個人,意味著成為彼此的看守者!」

馬赫利頓神父說:「就如基督把世界的罪都歸於自己一樣,教會需要從成員及有時最高的代表所犯的過錯中,不停地淨化自己。」

這是為甚麼教會建議,例如藉著一天禁食,為其罪人成員,不論是神職人員還是教友,進行集體悔罪。有些主教也會為其教區陷入性侵醜聞的神父,作出懺悔的姿態。

譬如,已故方濟各-埃米爾-瑪利亞.克萊雷(François-Emile-Marie Cléret de Langavant)主教,為其屬下神職人員所犯的罪行而每天穿著麻布衣;他於一九三四至六零年間出任留尼旺聖丹尼教區主教。

教宗若望保祿也像他的前任,有時候會為教會過往的罪行而道歉。譬如,他就曾在二零一五年於玻利維亞,為「教會在被誤稱為征服美洲的期間,對土著所犯的罪行」道歉。

而法國主教們曾於一九九七年在德朗西宣布悔悟,這事至今仍讓人印象深刻。

正如神學家馬赫利頓回憶說:「由於教會的延續性,其在空間、時間和諸聖相通中是至一的,所以教宗代表現在和過去的教會。因此,他可以祈求上主寬恕過去所犯的錯。」

由於人性跟罪惡連結在一起,甚至是共謀,所以教宗可以把罪歸於自己身上。

科洛想著二千年前,基督「以完美的方式」與人類團結,跟罪惡作戰,他解釋說:「他以類似的方式做到了。」

他補充說:「耶穌的犧牲,是不需要重做的;而教宗並沒有視自己為第二位基督。」但就像那受苦的僕人一樣,藉著承受暴行來停止暴行(依53章),基督叫每一個人在祂的層面上,以同樣的方式行事。

這位瑞士神學家指出:「在基督的足跡裡與罪惡作戰,就是嘗試及透過皈依來避免罪惡。同樣地,通過寬恕,以使罪人和受害人走出困境。」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Can one ask for forgiveness for someone else?

相關文章:

性侵受害人在梵蒂岡的位置

三名女性代表在梵蒂岡峰會上呼籲主教們貫徹教會的透明度

教宗在保護未成年人的峰會上公布了廿一項反思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