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羅馬來鴻:性侵峰會與梵蒂岡缺乏透明度

標籤連結: , , , , ,

8 March 2019

【評論】羅馬來鴻:性侵峰會與梵蒂岡缺乏透明度

在梵蒂岡舉行的「保護兒童」峰會,其目的是讓整個教會一同面對日益擴大的神職人員性侵危機。而在峰會舉行前夕,有媒體懷疑是次會議會否因其他爭議而失色。

爭議之一大概是同性戀司鐸的問題。他們已被保守的天主教徒視為孌童癖的代罪羔羊;而一位法國作家在其最新出版的著作中大肆渲染,聲稱在天主教聖統和羅馬教廷內充滿男同志。他們不是過著雙重生活,就其實是恐同和激進的反同性戀者。

另一個迫在眉睫的爭議,足以把注意力從性侵峰會轉移開來的,就是最近有披露指,梵蒂岡向有兒女的神父發出了秘密守則。

還有一個議題,就是修女遭神父和主教性侵和強姦。這是梵蒂岡幾十年來一直試圖保持沉默的問題。

以上的爭議沒有一項是跟性侵未成年人有直接關係的,故此,請我們那些相信同性戀司鐸有孌童傾向的保守教友見諒。

然而,有一個問題是跟性侵峰會有關但卻很少遭人談論的:就是在處理那些在羅馬教廷內工作但被確實指控性侵的神父時,梵蒂岡缺乏透明度。

確保所有主教和教會領袖堅定致力於一套具透明度的政策,是這次峰會的主要目的之一。

不過,當透明度——並不只針對性侵案——甚少成為梵蒂岡主要操守之一時,事情又可以如何發生呢?

外部壓力導致被控性侵的梵蒂岡官員遭撤職

在過去數月,羅馬教廷內至少有三名高級官員遭撤職,全都是發生在有報道揭露他們確實被控犯下跟性侵相關行為之後。

首位是阿根廷主教古斯塔沃.贊凱塔(Gustavo Zanchetta)。他於二零一七年八月辭職離開其教區;當時他五十三歲,較正常退休年齡早了二十年,但他在四個月後獲得一份新工作:教宗方濟各特別開路安排他到梵蒂岡「中央銀行」──使徒遺產管理局。

梵蒂岡官員聲稱,他們對贊凱塔的性侵指控毫不知情,而且他們是一致的。

然而,他們表示,主教辭職是由於管理教區困難。他們沒再提供任何有助了解此案的其他資料。

去年秋天,媒體詳細報道對贊凱塔的指控後,他在梵蒂岡的職務於一月遭暫停。這些指控包括性騷擾修生和神父,向當中的部分人發送自己的裸照,以及在手機裡存有色情圖片。

數星期後,另一名梵蒂岡官員因性侵指控而要下台。他是來自奧地利的修會會士赫爾曼.蓋斯勒(Hermann Geissler)神父。他在信理部工作逾廿五年,自零九年以來一直擔任辦公室主管。

他在一月廿八日辭職,再次是媒體施壓的結果,而不是出於梵蒂岡任何要變得具透明度的意願。

十一月三十日,我們是在德語界以外的首份刊物,報道一名前修女在二零一四年正式向梵蒂岡官員告發蓋斯勒,指他在六年前為她聽告解時向她提出性要求。

我們首篇報道刊出數周後,《全國天主教記者》刊出另一篇相關指控的文章,而五十三歲的蓋斯勒辭去他在信理部的職位。

梵蒂岡再一次不透明。

蓬德爾森蒙席案

這數月裡,第三位被揭發確實被指控性侵的羅馬教廷官員,是梵蒂岡「最高法院」法官若瑟.蓬德爾森(Joseph Punderson)蒙席。這次的指控是針對未成年人。

上周的「羅馬來鴻」報道指,這位七十歲的神父於二月十三日,被其家鄉(新澤西州)特倫頓教區確認,「確實被指控性侵未成年人」,並已被「撤去鐸職」。

沒有其他國際新聞媒體(除了法語媒體《十字架報》)選取了這則新聞外,直到數天後,記者們向教廷新聞辦公室查詢,要求解釋蓬德爾森在梵蒂岡的狀況。

這位新澤西州神父自一九九三年以來,一直在教廷最高法院聖璽法院工作,自一九九五年起擔任婚姻辯護人。

在一月十八日介紹性侵峰會程序的新聞發布會上,新聞辦公室臨時主任亞歷山德羅.吉索蒂(Alessandro Gisotti)嘗試撤銷兩條關於蓬德爾森的問題,指簡報會只限跟峰會相關的話題!

最終他說,這位美籍神父「現時不在教廷最高法院」。他說一切有關蓬德爾森的問題,應該向在新澤西州的教區查詢。

吉索蒂這樣做,顯然是按梵蒂岡國務院官員,或教廷聖璽法院院長兼前「外交部長」多明我.曼貝蒂(Dominique Mamberti)樞機的指示。

羅馬為特倫頓隱瞞,直到後者不再隱瞞

蓬德爾森蒙席的案件令人不安,原因很多。

顯然地,若媒體沒有率先報道,梵蒂岡將永不會透露有一名確實被指控性侵未成年人的神父是在教會的最高法院任職。

沒有來自教廷的公開記錄,以顯示蓬德爾森蒙席到底是退休(通常年齡為七十五歲)抑或被免去其在梵蒂岡的工作。《宗座年鑑》的最近更新版本也沒有顯示最高法院有人事變動,年鑑每隔一至三個月在內部發布。

所以,在二月二十日,記者們再次向吉索蒂先生追問蓬德爾森的狀況。他最初拒絕回答,然後說神父「已經不再在教廷最高法院聖璽法院的法庭服務,並從去年秋天開始退休。」

同日稍後時間,《天美社》獲得來自特倫頓教區傳訊主任雷恩.貝內特(Rayanne Bennett)的一份聲明,證實了這一點。

貝內特還透露,蓬德爾森「於零三年被確實指控在廿六年前性侵未成年人」。

她說,這是「首次並唯一」針對他的指控,而且已「立即上報有關檢察官。該檢察官放棄尋求刑事檢控」。

教區發言人表示:「該指控亦上報羅馬教廷,而蓬德爾森蒙席在二零零四年辭職。」

她說:「教廷允許他繼續留任,但受到特定的限制。這限制是二零零三年特倫頓教區就牧職公法初次實行的。」

她沒有具體說明這些「特定限制」到底是些甚麼。

貝內特說,蓬德爾森「在一八年秋末,被主教指示辭去其在梵蒂岡的職務,而他的辭職也被接納。他已經被撤去所有公職。」

不夠透明的答案:欠缺細節

特倫頓教區尚未公布其傳訊主任發給《天美社》的聲明。在教區網站或其他任何地方也都找不着。

與此同時,由於達味.奧康奈爾(David O’Connell)主教承諾將會「公開更多資料」,於二月十三日發布的確認被指控的神父名單,在兩天後有所更新。

新的資料包括針對每位神父的指控多寡,以及各人曾經服務的地點,但並沒有提供那些任命的日期。

缺乏這樣的一個時間表,是背棄透明度的另一方式。這方面的資料,將說明一位神父首先以修生身份學習時是屬於哪一教區,他在何時何地晉鐸,甚至他被任命的每一項細節。

資料還會說明,名單上的神父是否在「休假」,這能顯示出,神父被調離去進行輔導,是由於其他指控抑或懷疑不當行為。

這些資料被證實相當重要,因為可幫助其他可能的受害人挺身而出及打破沉默。

在蓬德爾森蒙席一案中,這樣的時間表會顯示,他於一九七四年在羅馬完成基礎神學課程後,但較他的同學遲了兩年才晉鐸。延遲的原因不一定會被公開,但肯定會引起疑問。

法律在羅馬制定,但實施於別處

在二月十八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梵蒂岡公布關注性侵未成年人峰會的程序和細節。查理.希克盧納 (Charles Scicluna)總主教表示,就蓬德爾森的狀況而提出的問題是合理的,但他拒絕詳細說明。

相反,這位五十九歲的馬耳他總主教說:「人們需要知道,羅馬對地方教會所要求的,也準備好在羅馬本地實行。」

希克盧納被公認是處理性侵案件最可信的教會官員之一。他最廣為人知的,也許是在零二至一二年間任職於信理部時,主要是性侵案的「首席檢察官」。

但他在梵蒂岡的工作,是始於一九九五年。他由教廷聖璽法院僱用為副檢查官,這是蓬德爾森蒙席成為同一法庭的婚姻辯護人後剛好騰出的職位。

希克盧納說了一起首年在羅馬生活的軼事。

他憶述:「當我一九九五年來到教廷,有人告訴我:『你知道吧,查理,看著聖伯多祿大殿,有兩尊聖像——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其中一尊把手張開,而另一尊的手是指向地面。』」

他說:「而那名言是說,法律在這裡制定,但在那裡實施。」這引起記者席的一陣笑聲。

然後,總主教變得更為嚴肅,並說:「聖像將保留在他們原來的地方。但解釋應該是說:它們(法律)在這裡制定,而且也在這裡實施。」

在這話實現之前,梵蒂岡的信譽將會繼續受到侵蝕,而且不只關乎其消除神職性侵的計劃與承諾。

__________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The sex abuse summit and the Vatican’s lack of transparency

相關文章:

【評論】中國大陸主教為何未獲邀出席保護兒童會議?

出席保護兒童峰會後,洪牧稱教會需以具體行動回應性侵事件性侵受害人在梵蒂岡的位置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