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February 2019

【博文】陈日君枢机:坐下来,整理一下讯息

【博文】陈日君枢机:坐下来,整理一下讯息

February 25, 2019

一个月前我去了美国圣母大学讲解我的新书,又去了华盛顿代表(国内国外)共产主义的受害者领受了一个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也领受过的奖牌。返港后忙着过年、拜年。今天坐下来,看看那些吞吞吐吐「从牙膏管里挤出来的」中梵讯息,似乎可以整理一下了,也为考虑我是否到了该「收声」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说明我不会「造反」或出来「骂」教宗。 我说过:如果教宗做了我的良心以为是不能接受的事,我会开始「隐修」,因为在这情形下我已不知怎样回答别人的问题了。我不能说教宗没有错,那会违反我的良心。我也不能说教宗错了;这不是因为教宗不能错。教宗祇在以他最高权威教导信德道理或伦理原则时不能错,在其他事上他是会犯错的(最近他在智利犯了大错:有人向他投诉有神职人员性侵孩童,他指他们毁谤。事后查清他们讲的是真话。教宗很勇敢,出来认错,并向那些投诉者道歉,很伟大)。当然很可惜的是他身边的人没有帮助他避免这样的错误(在这里也值得提一提:今天是建立圣伯多禄宗座庆日,弥撒中读的是玛窦福音,耶稣申明他建立教会在伯多禄这块磐石上。正好前一天[常年期 第六周 星期四单数年]的福音是马尔谷福音。那里记载耶稣称赞了伯多禄后,伯多禄因为爱耶稣想阻止耶稣去受苦受难。耶稣严厉地责备了他,因为他在这事上没有明白天主的圣意)。我不会向大家说教宗错了,尤其对个别的事件,我绝对不以为自己有资格肯定教宗错了,我更不会「造反」或「骂」教宗,按会祖圣若望鲍思高的精神我们是「保皇党」,绝对不会对教宗失敬,我们彻底维护他的权威,尽管有时似乎他也不想我们出来维护他的权威。 (一) 关于任命主教的中梵协议 九月廿二日梵蒂冈公布中梵签了一份关于任命主教的协议,协议内容保密,我们无法知道。当然协议的一些细则也曾流传在传媒间,使我们不能放心;但那是一些流言,教宗拍心口说「放心,在这事上最后一句话属于教宗!」我们就算担心也不需要批评教宗了,他无意将任命主教的权全交给无神政府! (二) 那七位非法、被绝罚的主教合法化了 教宗先取消了绝罚,欢迎他们返入教会的怀抱。教宗相信他们忏悔了,他宽恕了他们,这是慈父和孩子的个人关系,超出我们的批判。他又给了他们主教职权。虽然我们相信他们曾做过一些严重的错事,但任命主教是教宗的权。虽然我们看来信任那七位是冒险的,但教宗可以有理由付出信任。我们祇有祈祷,希望那七位真的回头归正了。 至于那两位合法而被逼让位的主教,我们知道教宗也是为顾全大局被逼命令他们让位的[他给我说过本想避免重演敏真谛事件(Mindszenty)]。两位主教的牺牲是很沉重的,但教宗有权这样做。他们也以信德接受了。 可惜有人在胜利中乐极忘形,也实在太嚣张。那姓黄的竟带了一批他的人马,也请了地上教会的高官去隆重「宣布庄主教为荣休主教」(已伤害了人,还加以侮辱),还好那老人家清醒,拒绝和他共祭,说「结婚要隆重庆祝,但现在是离婚呀!」 我们同情那七个教区的教友,他们要有很大的信德去接受那七位「牧者」,希望他们的牺牲能造出奇迹:愿圣神改化那由迷途亡羊成了牧者的七位。 在这合法化的程序上教廷似乎没有遵循教会正规。任命主教本该有一封教宗任命状(以前也常有,就算祇在更衣所读出),任命状也该让大家有机会看到,正常的方式是一个就职典礼。这一切都没有了,祇有一篇《罗马观察报》的文章,也不是教廷发言人的声明。 看来是教廷害怕再次惹怒中方。秘密协议签署后教宗说「在任命主教事上教宗有最后话事权」,教廷的先知们大呼胜利,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突破:「中方终于承认教宗是天主教领袖了」!但看来是个误会,中方并不同意,他们在协议上故意避免了这些字句,这边用这些字句激怒了他们,他们的回应是「一会一团」发言人的声明:「我们坚持原则:独立自办教会,服从党的领导!」还有那隆重的、众多主教参与的庆祝会,庆祝首次非法祝圣主教的六十周年纪念!这不是给了教宗两巴掌? 如果为七位主教写任命状和办就职礼,对方一定会说「我们早已任命了,现在祇需你承认!」教廷以后做事也祇能偷偷摸摸、马马虎虎了(跪低了)! (三) 地下团体的命运 按可靠的数字地下教会人数多过地上,再加地上的对教会忠信的份子,健康的教会一定是国内教会的多数,他们现在又失望,又担心。 政府早已在去年初说:从二月一日起不再容忍地下教会,地下已不能有圣堂,没有了圣堂也不准在家里举行宗教仪式。很多神父已自我失踪,轮流在教友家里为少数人秘密献弥撒。政府人员说上来吧,签字吧,加入爱国会!教宗已同意! 地下神父、教友们很徬徨,不知是真是假。有些地方神父已分裂:有些决定到地上去,有些说情愿回家耕田,也有神父说不做神父了。有人问我他们该怎么做?我说讯息未确实最好不要动。 教宗在九月廿六日的文告中似乎已鼓励「合一」(教宗本笃鼓励的是修和――心灵的修和,因为合一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我们的善意不够,需要对方的善意),但没有说清楚怎么样,在哪里合一。在地上吗?在爱国会内吗?不是有人说过签约后,他们还是在鸟笼里? 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斐洛尼枢机(Cardinal Fernando Filoni)二月二日接受了访问,讲了不少话。我希望能抽空和大家分析他的讲话。有一句话他讲得很响亮:「内地官员不该逼神父、教友入爱国会」。他讲了话已多天,直到今天没有声音出来反对,看来教廷在这一点真的还未让步,感谢天主。 希望有一天爱国会真能成为历史遗迹。不要换名不换事实(凌驾主教团的政府架构)也不要留此名而祇稍作一些美容改正。真正的宗教自由才益国益教,这也是普世人民的基本权利!让我们祈祷!愿圣神引领教宗把住这个关口。 二月廿五日 写完 雷主教,高神父殉道瞻礼日 __________ 撰文:陈日君枢机。 【完】来源: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 坐下来,整理一下讯息 相关文章: 【博文】陈日君枢机:希望有人为我们解答一个疑题 【博文】陈日君枢机获颁「杜鲁门—列根自由奖」后的讲辞 【博文】陈枢机:你去庆祝胜利,但放过老人家,给他安宁吧

更多內容
台湾政府向立法院提交同性婚姻草案

台湾政府向立法院提交同性婚姻草案

February 25, 2019

台湾政府己向立法院提交全亚洲首个同性婚姻草案;该草案将给予同性伴侣「永久给合的关系」,并赋予他们有限的领养权。 草案出台即遭到反同婚的保守派团体反对;但另一方,人权组织也反对,认为有关草案仍有不足。 台湾总统蔡英文领导的执政民进党,一直在寻求实现二零一六年的总统选举承诺,即给予同性伴侣平等的婚姻权。 然而,政府此举一直遭受挫折。譬如在去年十一月举行的全民公投中,保守派在试图阻止改变民法以允许同性婚姻上获胜。 公投是在法院裁定二零一七年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后进行的。 当时法院的裁定指出,否认同性伴侣有结婚的权利违反了台湾宪法,而裁决没告诉政府该如何改变法律以允许同婚。 而有关的草案是政府于二月廿一日提交给立法院,以试图在准照法院的判决与尊重十一月不改变民法的公投结果下,取得平衡。 民法严格地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之间。 司法院发布的新草案,允许「为使相同性别之二人,得为经营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以达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特制定本法。」 同性伴侣将来被允许领养其伴侣所生的子女,而伴侣之间彼此负有经济责任并享有继承财产权。 该草案将于五月廿四日生效,但仍需要得到民进党占多数的议会支持。 台湾被认为是在同性恋权益上走得最前的亚洲国家之一,每年都举办最大型的同志游行,同婚也得到年青人的支持。 然而,台湾也是一个传统的国家,拥有强大的宗教力量,尤其是在城市以外的地区。 蔡英文在总统选举前已支持同婚立法,但她也表明,需要社会上有广泛的共识。 若然这次的草案获得通过,那将会是亚洲地区首个同婚法案。而去年十二月,泰国军方统治者也曾提出类似的草案,但尚未将其提交议会审议。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Taiwan introduces gay marriage bill 相关文章: 【来稿】教会圆桌会议,畅谈同性婚姻公投 台副总统候选人尊重同志权利,但同性婚姻需深入讨论 台法官裁定禁同婚违宪,教会领袖忧将加深社会撕裂

更多內容
1 2 3 4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