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沒有中國國旗飄揚的世青節

標籤連結: , , , , , ,

27 February 2019

【評論】沒有中國國旗飄揚的世青節

台灣團總團長鍾安住主教在巴拿馬世青節期間主持彌撒,青年朝聖者拿著國旗和區旗進堂。

普世青年節於一月廿二至廿九日在巴拿馬舉行,以教宗方濟各主持的閉幕彌撒作結。然而,教宗最後出席的一個活動,是與本地和國際的義工聚會。

我們在總結經驗時,不約而同的感嘆祇有極少的中國教友參與這項普世性活動。

「我們」其實是包括六名來自大陸、香港和台灣的華人義工。在逗留巴拿馬城的兩周期間,我們並沒有遇上其他華人義工,以及大會稱為朝聖者的參加者。我們遇到幾位在南美洲留學的陸生,他們都是透過學校所在的教區報名參加。

我們是透過在不同會場尋找五星旗來看看有否其他華人參加者,但此舉未有成功。即使在活動完結後快一個月以來,我們在爭相報道這次青年活動的各大傳媒所開設的電子圖冊也是尋不著。

當曾經在意大利留學的延安教區楊曉亭主教,與中梵簽署臨時協議後獲教宗寬免的郭金才主教於去年十月出席世界主教會議部分日程時,我們也期望一些中國的主教和神父能夠出席這項顯示教會活力和其普世性的活動。

過往幾屆的世青節都吸引好幾十位中國青年參加。他們大開眼界,心神也大受振奮。按這經驗,我們也預計有來自大陸各地的青年把握今年的機會報名參與。

那麼,為何巴拿馬世青節沒有受到中國青年的垂青?若非完全沒有中國教友參加,為何他們的出席率那麼低呢?

那即時讓我想起中國近年對國民的嚴控,是否與共產黨禁止兒童和青年前往教堂或其他宗教場所有關。有人直截了當的指出政治原因跟低參與率拉不上關係。他們解釋,未成年者經濟未曾獨立,不能負擔旅費;而大學生則沒有遇上長假期而未能赴會。

得知香港教區團的一些成員翹課,又有一些帶備手提電腦應付畢業習作,我便提出國內也許會有青年考慮同樣的安排。他們也只是輕描淡寫的表示這事在國內並不可取。

我加緊追問,提及剛出來打工的成年人。他們重複,指旅程遙遠和旅費高昂,並因為沒有人願意擔任領袖,協調朝聖者以團隊的名義報名參加。

然而,這些常去內地的人士都認為:年青人沒有堅持下來。我為之觸動,並開始想著中國教會的處境。

當兒童和青年被禁止進堂、當十字架被拆、當教堂被充公、當教會團體被打壓、當中共領導人的照片高掛在十字架兩旁……青年人有堅持下來嗎?

常說青年是社會未來的棟樑,但教宗在閉幕彌撒時卻指出青年「不是未來,而是天主的當下」。

如此,我們如何能夠把中國教會交託給一群無力堅持的年青人?而我們可以怎樣幫助青年成長,對抗逆境呢?或者,我有這兩條問題需要加以思考,但祇有其中一條讓我有所行動。

不受港人歡迎的中國

中國國旗沒有在會場飄揚的另一個原因,大概與香港朝聖者所謂的國民身分認同有關。

我二零一一年參與西班牙世青節的時候,二百五十多位參加者中便有好一些青年同時拿起中國國旗和香港區旗。手持旗桿揮舞旗幟時,我們都清楚看到分別在兩幅旗子上的五顆星。我們所受的教育讓我們知道,中國國旗上最大的那顆星,正是代表著中國共產黨。

另一位香港義工在其上載到社交媒體的日誌中憶述,香港代表團在過往幾次的世青節時,都會驕傲地揮動中國國旗。但因香港面臨的政治危機,「不會再有機會」看到這種場面。

除了侵犯國民人權的不良紀錄外,大眾普遍認為中央政府對她的特別行政區施加更大的影響。有調查顯示,香港年輕一代更傾向以香港市民來描述自己的身分,而不太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而我這輩「八十後」,除了在種族上和文化上承認自己是華人外,其餘時間都會高舉「愛國不等於愛黨」的口號。

一件類似、但在國際層面更被廣泛報道的事件,就是球迷在香港足球隊參與國際比賽時向中國國歌報以噓聲。亞洲足協曾於二零一七年多次介入事件。

當中共對國內居民加強控制時,她在香港的滲透亦正提醒我們要準備對抗不公義和獨裁的管治。不論是現在或將來、是青年人還是教會領袖、在香港抑或在國內,我們都需要祈求這份堅毅之心。

__________

撰文:安多尼,香港教友,以個人名義擔任世青節義工。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Chinese flags glaringly absent at World Youth Day

相關文章:

巴拿馬市華人教會團體,世青節活動分享在當地的傳教經驗

二零一九年世青節:中美洲教友熱切期待教宗方濟各的到來

教宗方濟各公布世青節文告,效法聖母認識聖召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