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保護未成年人的主教會議系列一】會議及其準備工作的開始

標籤連結: , , , , ,

14 February 2019

【保護未成年人的主教會議系列一】會議及其準備工作的開始

在有關神職人員涉及性侵案的新聞爆出後,教會面對着廣泛且日益加劇的不安情緒,「樞機顧問委員會(當時稱為「C9」)」於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的一次會議後宣布,教宗決定於今年二月廿一至廿四日期間,在梵蒂岡召開全球主教會議。會議將宏觀地探討「在教會內保護未成年人」這一議題。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廿三日,前期會議召開。會後,教廷新聞辦公室公布負責二月主教會議的委員會細節及成員名單。委員會是教宗任命成立的。

委員會由四人組成。他們分別是:美國芝加哥總教區布拉澤.庫皮敕(Blase Cupich)樞機;印度孟買總教區總主教兼「樞機顧問委員會」成員奧斯華.格拉西亞斯(Oswald Gracias)樞機;馬耳他總教區總主教兼教廷信理部副秘書長查理.希克盧納(Charles Scicluna);以及耶穌會士漢斯.措爾納(Hans Zollner)神父。

當中的措爾納神父,也是宗座額我略大學「兒童保護中心」的創辦人和主席兼「宗座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委員,他被指定為委員會的「聯絡人」。

新聞稿還補充說,參加籌備工作的,還包括兩名女士;她們均在羅馬教廷擔任重要職務。而她們分別是加布里埃拉.甘比諾(Gabriella Gambino)博士和琳達.吉索尼(Linda Ghisoni)博士。兩人均是教廷「教友、家庭和生命部」的副部長,分別負責生命部和教友部。當然,宗座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及一些曾遭神職人員性侵的受害人,也將會出席會議。

與會者名單中,也有東方禮教會的宗主教、羅馬教廷的一些部長(包括信理部、東方教會部、主教部、萬民福音部、聖職部、修會部、天主教教育部,以及教友、家庭和生命部)、各主教團主席,以及(男、女修會)總會長聯會的代表。因此,參加者將有大約二百人。教宗已宣布他打算出席會議。

這肯定是同類會議的首次,也是「眾議精神(Synodality)」進程的一部分;「眾議精神」是教宗方濟各在其改革教會核心計劃中想要有的。

面對着性侵在全球各地和天主教會內日益嚴峻的問題時,教宗已命令各教會團體的最高層代表,在普世層面上作出一致的回應。

整個教會必須首先選擇跟受害人團結一致,其次是他們的家人和受性侵醜聞傷害的教會團體。正如教宗寫道:「若是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都一同受苦」(格前12:26)。而整個教會團體必須由最高職位者起,明確而有效地肩負起保護未成年人的責任。

獲邀的與會者被召叫參加會議,是因著他們對旅途中的天主子民有其責任,而不僅是因為他們是神職人員或男女修道人的代表。因此,他們明白到需要專家(來自男、女教友)的協助和合作,以便帶出不同團體的貢獻;而這些團體在這相遇互動中代表着不同的向道。

三天的時間是很短促,但要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一接到通知後,即安排一個較長的時間開會,也似乎很困難。

這也讓我們看到,問題的迫切性和嚴重性,以及籌備工作的強密度。

因此,籌劃者預視了一個諮詢過程,類似具代表性的「主教會議」的模式,先給與會者一份問卷,收集他們對相關問題的意見以建立一個共同的起點,並收集材料和建議以供分享及作為未來進一步研究及行動之用。

顯然地,與會者的個人準備將決定會議的有效性:他們將不只需要研習其國家的一般文件和具體情況,還需要掌握問題的嚴重性和深度,包括意識到性侵受害人及跟受害人有直接關係的人的經驗。

隨著會議的進展,以下元素將會匯集一起:

懺悔祈禱,建立真誠的皈依,作為一個無可避免的參考點,真正意識到受害人所遭受的痛苦和傷害;

對實際情況的反思,直接和明確地看到,並提供足夠的信息,說明面對問題時,已做了什麼和尚未做到什麼;

在工作小組及共同反省的時刻中,進行交流,看看需要採取甚麼樣的實質行動,以及驗證能落實的有效方法。

分享已經為改革教會內部關係以及在教會和社會中傳播真正保護未成年人文化的最佳方法。

美國的個案把問題突顯

為了作更好的準備,使會議的動機與目的更明顯,以及有關對會議的期望能合理地孕育出來,值得快速回顧一下近期有關教會性侵問題的演變史、不同的發展階段,以及近代幾位教宗的回應。

首個獲廣泛報道的危機,發生於二零零二年的美國。

過去數十年來,神職性侵情況的擴散及教會處理事件的不足,在《波士頓環球報》的一項調查發表後,戲劇性地暴露了出來。該項調查更成為電影《Spotlight》(台灣譯《驚爆焦點》;香港譯《焦點追擊》)的故事藍本。

事態發展急轉直下,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二零零二年四月,把美國的樞機們召叫到羅馬。同年十二月,他接受伯爾納鐸.勞(Bernard Law)樞機辭去管理波士頓總教區的職務。

這次危機的重大教訓是清晰的,可是他們只是勉為其難地去理解和接受。

神職性侵情況既嚴重又長久;因此,司鐸候選人的甄選和培育及神職人員的持續培育,是需要審慎和嚴格的更新。

教會當局面對神職性侵的一般做法是站不住腳的:就是忽略受害人所受的痛苦,把維護體制視為首要事項,故會隱瞞真相以避免醜聞出現;並活在錯覺中,以為把犯罪者調往新的地方,就能夠解決問題。

媒體所扮演的角色無論多激進,都迫使教會回應要提高透明度的要求;這些要求以往大部分都遭隱瞞或低估。罪行的嚴重性和為受害人討回公道的必要性,都要求教會跟民間當局的關係和合作,有一個新的格局。

結果,美國主教團果斷地採取一系列措施。

特別在神職人員紀律和教會人員培訓上,以及教會能控制的範圍內,這些措施在減低性侵現象的規模和預防,都獲證實是有效。為其他國家而言,是寶貴的經驗和有效的教訓。

儘管如此,受害人繼續挺身而出,告上法院的案件仍在倍增,對要求調查和研究過去的事件,數目也在上升,當中涉及性侵本身和問題處理的都有。

本篤十六世在任期間,及延續至今天,這問題仍擾亂着美國教會的生活,對教會的形象和公信力,以至各教區和教省的經濟狀況及活動,帶來嚴重的後果。

這顯示出,任何徹底的更新,都須考慮到過去,如若望保祿二世說的,是「記憶的淨化」,代價是很高昂,但卻無可避免。

眾所周知,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刁多祿.麥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樞機的案件,引起了極大的震撼。

這位前華盛頓總主教被指控性侵一名未成年人。這項指控被紐約總教區的審查委員會認定為,「可信和證據確鑿」。他亦被指控性騷擾修生。而教宗讓他辭去樞機團成員一職。

然後,是賓夕法尼亞州大陪審團在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公布的調查報告,是關於天主教會在過去七十年間,在六個教區所發生的性侵案。報告列出三百名犯案神父和逾千名受害人。

美國主教團於去年十一月中,在緊張的氣氛和輿論的巨大壓力下,舉行了全國會議。但羅馬教廷要求主教們,在二月羅馬舉行的會議前,不要就此問題作出任何決定,以確保不同的主教團有一致的取態。

教會法的更新,馬西爾案與愛爾蘭案

與此同時,感謝若瑟.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樞機(後來的本篤十六世)的承擔,對神職人員性侵未成年人案採取行動,羅馬教廷從教會法的觀點來面對這問題。

採取的措施、依循的程序和負責人(權責落在信理部)都作了提升和更新,以免案件分散在不同的聖部,妨礙其執行的一致性和有效性。

二零零一年頒布的《保護聖事的神聖性》(Sacramentorum Sanctitatis Tutela)手諭,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參考文獻。手諭把神職性侵未成年人的罪行列入「最嚴重的不法行為」,並由信理部負責處理案件。

按經驗,本篤十六世帶來本質和程序上的進一步改變,使之通過一系列新的「最嚴重不法行為的準則」而得到確認和系統化,並由信理部部長在二零一零年五月廿一日發信給各地主教(在這些發展中,值得注意的,是把兒童色情內容納入「最嚴重的不法行為」)。這些「新準則」是一份至關重要的文件。

本篤十六世在任期內,因神職人員性侵問題曝光而出現的危機,蔓延至教會生活的新領域。

首個引起極多討論且非常嚴重的案件出現,並由本篤十六世迎戰。涉案者是基督軍修會的會祖馬西亞爾.馬西爾(Marcial Maciel)。他是墨西哥人,相關調查由信理部主導,由時任教廷檢察官查理.希克盧納(Charles Scicluna)蒙席負責。馬西爾在二零零五年被認定有罪。

然後在二零零九年,根據教宗的意向,給馬西爾所創立的整個修會安排一個有系統的使徒訪問。在宗座特派員韋拉西奧.德保利斯(Velasio De Paolis)樞機的指導下,基督軍修會的憲章進行了徹底的修正。

這特殊的一幕,有助揭露存在於其他修會與團體中的問題;在這些情況下,領袖的強烈個人魅力最終導致各種形式的濫權,包括操控和侵犯良心自由,還有性侵犯。

在這脈絡中,我們也看到其他案件,諸如「基督徒生命團」一案,及出現在費爾南多.卡拉迪馬(Fernando Karadima)周圍的司鐸聯盟。

「基督徒生命團」由路易斯.費爾南多.菲加里(Luis Fernando Figari)於秘魯創立,案件爆發於二零一一年;後者對整個智利教會造成極嚴重的影響,我們稍後將會再談。

本篤十六世在任期間,這危機連環打擊着不同國家的教會,包括德國和愛爾蘭。

在德國,自從二零零二年由耶穌會士管理的卡尼修斯學院鬧出性侵案後,已經就此問題制定指引。在二零一零年,院長親自邀請前學生及其家人,譴責任何曾經發生的性侵事件。

主教團們反應迅速,更新「指引」,並與國家當局積極合作,以面對性侵未成年人的問題。此問題不僅已經在天主教會,且在很多其他社會階層中蔓延。

在愛爾蘭,這個傳統的天主教國家,於二零零九年發布了兩份報告,都是由民政當局提名的委員會所作的調查結果。

一份是「瑞安報告」,關於校園內的侵權──不只性侵──問題,受查的主要是由天主教機構管理的學校;另一份是「墨菲報告」,調查都柏林總教區神職人員三十多年來的性侵罪行。

教宗召集愛爾蘭主教們到羅馬,向該國所有教友發表了一封牧函(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這是他在此問題上涵蓋範圍最廣且最完整的一份牧民文件──並開展了使徒訪問。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至一二年三月間,訪問愛爾蘭全國的教區和修院,並為當地教會的更新提出重要的指示。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這性侵問題上所作的個人承擔,可見他在各國(美國、英國、馬耳他、澳洲、德國)的使徒旅程中,與受害人的多次會面。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Preparing the Meeting of Bishops on the Protection of Minors (Part I)

相關文章:

教廷回應性侵犯醜聞,倡議全球為司鐸祈禱

梵蒂岡:教廷回應兒童受性侵犯事件

【評論】關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神父性侵醜聞的反思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