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教宗一定要來中國幹什麼?

標籤連結: , , , ,

12 February 2019

【評論】教宗一定要來中國幹什麼?

參加今屆巴拿馬世青節的香港青年劉穎芝在接觸教宗時,希望教宗為香港和中國祈禱,教宗答覆說:「I must come to China(我一定要來中國)。」這不是教宗第一次表達要到中國,而這次加了「一定」一詞,看來教宗對於能到中國來有著十足的信心。

然而,教宗一定要來中國,是要來做什麼呢?推進梵中外交?但教宗連牧靈工作都開展不到中國來,來了就能推進雙方關係嗎?那他和中國建交的目的又何在呢?是繼續加強與中共在擠壓大陸教會的合作,還是裝聾作啞繼續簽署一份根本就沒有任何約束力的協議?亦或是要到中國看一看臨時協議的落實情況?

如果教宗真的是想要看一看臨時協議的落實情況,那真的希望他趕快來,他就能看到中共如何持續壓迫中國教會,尤其是地下教會是如何屈辱的被逼加入愛國會了。

但從中共一貫的迎接外國首腦來看,即使教宗來了,也不會看到這些了,他只能看到中共想讓他看到的,而非他想要看的。

教宗來中國,應該會看到一片大好,還有政府所安排的人,那些人也肯定都會說中國的宗教如何自由,人權如何得到了保證,中國教會如何受到了中共政府的保護。但我想教宗真心想要見的人,會是一些曾經被囚或現在仍被囚、被打壓、被失蹤的神職人員,不過相信當局不會安排這些人與教宗見面,又或是所見之人的背後有槍頂著,說些中共要他們說的話。

教宗選擇到中國觀光一圈,還不如譴責中共的惡行。在中共無視人權,迫害宗教越來越嚴重的趨勢下,很多國家都敢於站出來指責中共的暴行,就如最近,傳出新疆維吾爾族音樂家死亡,土耳其指責及要求中共關閉再教育營;但對於中共打壓中國教會的,教宗不僅沒有作出譴責,相反選擇與中共合作,以一個臨時協議讓信徒接受政府控制的愛國會領導,這無異於是將羊群送給了惡狼。

對於梵中簽訂臨時協議,梵蒂岡方面一直試圖解釋,對於簽訂協議的理由無非就是兩個,一個是有助於大陸教會福傳,另外一個就是讓大陸承認教宗的地位。

聖座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斐洛尼樞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中國的天主教會有和好、合一及復興的很大期望,以便更加果斷地重啟福傳。」斐洛尼樞機的這種說法似乎否定了大陸福傳成果,好像在說大陸從有了愛國會造成地上地下現象之後,就一直沒有進行福傳。而從另一方面來解讀,斐洛尼樞機好像把大陸福傳不興旺歸咎于大陸沒有合一,從目前梵蒂岡要求地下教會接受愛國會來看,也就是說把大陸福傳不興旺歸咎於地下教會的堅持。

地下教會由原來教廷一直鼓勵與讚賞,變成了不忠不貞,這種大翻轉令人錯愕。

斐洛尼樞機在提到梵中臨時協議時,是這樣說出第二個理由的。「按照協議,承認教宗的特殊角色,在中國教會的合法牧靈自主和不可或缺的與伯多祿繼承人共融關係前景中,現在也應該重新理解所謂的『獨立原則』。為此,我希望不再聽說或閱讀到『地方政府』官員將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作為工具,以強迫人們做那些連中國法律自身都不要求的事情,比如在愛國會註冊。」

斐洛尼樞機的這番話分為兩個部分,前一部分是說出了簽訂臨時協議的理由,但「重新理解所謂的『獨立原則』」不知是否就此承認了大陸教會的獨立,還是另有說法。後一部分樞機的希望,恐怕是個掩耳盜鈴的做法,不聽不看,並不意味著沒有正在發生。如果樞機這句話是針對中共說的,那麼,還請樞機再大聲一點,明確的說出來,而不是模棱兩可的說法,會容易讓人誤解。

聖座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斐洛尼樞機既然知悉了中共將梵中臨時協議作為工具強迫信徒做些不義的事情,那樞機是否把這個情況講給了教宗?難道樞機是知悉後隱而不報,還是報了教宗依然置之不理呢?亦或是把報道這種情況的做法當作是反對臨時協議的障礙來對待?要對報道這種情況的媒體進行打壓呢?

其實,不論梵蒂岡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也無論教宗說了什麼,都彷彿在透露著一個信息,就是要不惜一切代價要與中共合作;但難道與中共建交比堅持正義更重要麼?那天主的公義就可以不要了麼?梵蒂岡的地位再重要,教宗的神權再大,難道就是要做世俗的集權者嗎?何時才會真正成為信徒的僕人呢?

__________

撰文:滄瀾,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宣化地下教會崔泰助理主教及神父暫獲釋,可留家度歲

【評論】北京在全球努力摧毀人權這核心價值

【評論】梵中協議有何新鮮事?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