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February 2019

【博文】陳日君樞機:坐下來,整理一下訊息

【博文】陳日君樞機:坐下來,整理一下訊息

February 25, 2019

一個月前我去了美國聖母大學講解我的新書,又去了華盛頓代表(國內國外)共產主義的受害者領受了一個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也領受過的獎牌。返港後忙着過年、拜年。今天坐下來,看看那些吞吞吐吐「從牙膏管裡擠出來的」中梵訊息,似乎可以整理一下了,也為考慮我是否到了該「收聲」的時候,更重要的是說明我不會「造反」或出來「罵」教宗。 我說過:如果教宗做了我的良心以為是不能接受的事,我會開始「隱修」,因為在這情形下我已不知怎樣回答別人的問題了。我不能說教宗沒有錯,那會違反我的良心。我也不能說教宗錯了;這不是因為教宗不能錯。教宗祇在以他最高權威教導信德道理或倫理原則時不能錯,在其他事上他是會犯錯的(最近他在智利犯了大錯:有人向他投訴有神職人員性侵孩童,他指他們譭謗。事後查清他們講的是真話。教宗很勇敢,出來認錯,並向那些投訴者道歉,很偉大)。當然很可惜的是他身邊的人沒有幫助他避免這樣的錯誤(在這裡也值得提一提:今天是建立聖伯多祿宗座慶日,彌撒中讀的是瑪竇福音,耶穌申明他建立教會在伯多祿這塊磐石上。正好前一天[常年期 第六周 星期四單數年]的福音是馬爾谷福音。那裡記載耶穌稱讚了伯多祿後,伯多祿因為愛耶穌想阻止耶穌去受苦受難。耶穌嚴厲地責備了他,因為他在這事上沒有明白天主的聖意)。我不會向大家說教宗錯了,尤其對個別的事件,我絕對不以為自己有資格肯定教宗錯了,我更不會「造反」或「罵」教宗,按會祖聖若望鮑思高的精神我們是「保皇黨」,絕對不會對教宗失敬,我們徹底維護他的權威,儘管有時似乎他也不想我們出來維護他的權威。 (一) 關於任命主教的中梵協議 九月廿二日梵蒂岡公布中梵簽了一份關於任命主教的協議,協議內容保密,我們無法知道。當然協議的一些細則也曾流傳在傳媒間,使我們不能放心;但那是一些流言,教宗拍心口說「放心,在這事上最後一句話屬於教宗!」我們就算擔心也不需要批評教宗了,他無意將任命主教的權全交給無神政府! (二) 那七位非法、被絕罰的主教合法化了 教宗先取消了絕罰,歡迎他們返入教會的懷抱。教宗相信他們懺悔了,他寬恕了他們,這是慈父和孩子的個人關係,超出我們的批判。他又給了他們主教職權。雖然我們相信他們曾做過一些嚴重的錯事,但任命主教是教宗的權。雖然我們看來信任那七位是冒險的,但教宗可以有理由付出信任。我們祇有祈禱,希望那七位真的回頭歸正了。 至於那兩位合法而被逼讓位的主教,我們知道教宗也是為顧全大局被逼命令他們讓位的[他給我說過本想避免重演敏真諦事件(Mindszenty)]。兩位主教的犧牲是很沉重的,但教宗有權這樣做。他們也以信德接受了。 可惜有人在勝利中樂極忘形,也實在太囂張。那姓黃的竟帶了一批他的人馬,也請了地上教會的高官去隆重「宣布莊主教為榮休主教」(已傷害了人,還加以侮辱),還好那老人家清醒,拒絕和他共祭,說「結婚要隆重慶祝,但現在是離婚呀!」 我們同情那七個教區的教友,他們要有很大的信德去接受那七位「牧者」,希望他們的犧牲能造出奇跡:願聖神改化那由迷途亡羊成了牧者的七位。 在這合法化的程序上教廷似乎沒有遵循教會正規。任命主教本該有一封教宗任命狀(以前也常有,就算祇在更衣所讀出),任命狀也該讓大家有機會看到,正常的方式是一個就職典禮。這一切都沒有了,祇有一篇《羅馬觀察報》的文章,也不是教廷發言人的聲明。 看來是教廷害怕再次惹怒中方。秘密協議簽署後教宗說「在任命主教事上教宗有最後話事權」,教廷的先知們大呼勝利,說這是一個歷史性突破:「中方終於承認教宗是天主教領袖了」!但看來是個誤會,中方並不同意,他們在協議上故意避免了這些字句,這邊用這些字句激怒了他們,他們的回應是「一會一團」發言人的聲明:「我們堅持原則:獨立自辦教會,服從黨的領導!」還有那隆重的、眾多主教參與的慶祝會,慶祝首次非法祝聖主教的六十周年紀念!這不是給了教宗兩巴掌? 如果為七位主教寫任命狀和辦就職禮,對方一定會說「我們早已任命了,現在祇需你承認!」教廷以後做事也祇能偷偷摸摸、馬馬虎虎了(跪低了)! (三) 地下團體的命運 按可靠的數字地下教會人數多過地上,再加地上的對教會忠信的份子,健康的教會一定是國內教會的多數,他們現在又失望,又擔心。 政府早已在去年初說:從二月一日起不再容忍地下教會,地下已不能有聖堂,沒有了聖堂也不准在家裡舉行宗教儀式。很多神父已自我失蹤,輪流在教友家裡為少數人秘密獻彌撒。政府人員說上來吧,簽字吧,加入愛國會!教宗已同意! 地下神父、教友們很徬徨,不知是真是假。有些地方神父已分裂:有些決定到地上去,有些說情願回家耕田,也有神父說不做神父了。有人問我他們該怎麼做?我說訊息未確實最好不要動。 教宗在九月廿六日的文告中似乎已鼓勵「合一」(教宗本篤鼓勵的是修和――心靈的修和,因為合一是一個漫長的旅程,我們的善意不夠,需要對方的善意),但沒有說清楚怎麼樣,在哪裡合一。在地上嗎?在愛國會內嗎?不是有人說過簽約後,他們還是在鳥籠裡? 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斐洛尼樞機(Cardinal Fernando Filoni)二月二日接受了訪問,講了不少話。我希望能抽空和大家分析他的講話。有一句話他講得很響亮:「內地官員不該逼神父、教友入愛國會」。他講了話已多天,直到今天沒有聲音出來反對,看來教廷在這一點真的還未讓步,感謝天主。 希望有一天愛國會真能成為歷史遺跡。不要換名不換事實(凌駕主教團的政府架構)也不要留此名而祇稍作一些美容改正。真正的宗教自由才益國益教,這也是普世人民的基本權利!讓我們祈禱!願聖神引領教宗把住這個關口。 二月廿五日 寫完 雷主教,高神父殉道瞻禮日 __________ 撰文:陳日君樞機。 【完】來源: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 坐下來,整理一下訊息 相關文章: 【博文】陳日君樞機:希望有人為我們解答一個疑題 【博文】陳日君樞機獲頒「杜魯門—列根自由奬」後的講辭 【博文】陳樞機:你去慶祝勝利,但放過老人家,給他安寧吧

更多內容
台灣政府向立法院提交同性婚姻草案

台灣政府向立法院提交同性婚姻草案

February 25, 2019

台灣政府己向立法院提交全亞洲首個同性婚姻草案;該草案將給予同性伴侶「永久給合的關係」,並賦予他們有限的領養權。 草案出台即遭到反同婚的保守派團體反對;但另一方,人權組織也反對,認為有關草案仍有不足。 台灣總統蔡英文領導的執政民進黨,一直在尋求實現二零一六年的總統選舉承諾,即給予同性伴侶平等的婚姻權。 然而,政府此舉一直遭受挫折。譬如在去年十一月舉行的全民公投中,保守派在試圖阻止改變民法以允許同性婚姻上獲勝。 公投是在法院裁定二零一七年將同性婚姻合法化後進行的。 當時法院的裁定指出,否認同性伴侶有結婚的權利違反了台灣憲法,而裁決沒告訴政府該如何改變法律以允許同婚。 而有關的草案是政府於二月廿一日提交給立法院,以試圖在准照法院的判決與尊重十一月不改變民法的公投結果下,取得平衡。 民法嚴格地將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之間。 司法院發布的新草案,允許「為使相同性別之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以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特製定本法。」 同性伴侶將來被允許領養其伴侶所生的子女,而伴侶之間彼此負有經濟責任並享有繼承財產權。 該草案將於五月廿四日生效,但仍需要得到民進黨佔多數的議會支持。 台灣被認為是在同性戀權益上走得最前的亞洲國家之一,每年都舉辦最大型的同志遊行,同婚也得到年青人的支持。 然而,台灣也是一個傳統的國家,擁有強大的宗教力量,尤其是在城市以外的地區。 蔡英文在總統選舉前已支持同婚立法,但她也表明,需要社會上有廣泛的共識。 若然這次的草案獲得通過,那將會是亞洲地區首個同婚法案。而去年十二月,泰國軍方統治者也曾提出類似的草案,但尚未將其提交議會審議。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Taiwan introduces gay marriage bill 相關文章: 【來稿】教會圓桌會議,暢談同性婚姻公投 台副總統候選人尊重同志權利,但同性婚姻需深入討論 台法官裁定禁同婚違憲,教會領袖憂將加深社會撕裂

更多內容
1 2 3 4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