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所有教會都珍視的約旦河

標籤連結: , , , ,

21 January 2019

【特稿】所有教會都珍視的約旦河

據報是基督二千年前從洗者若翰領受第一件聖事的地方。

孩子的眼睛凝視著洗禮池的上方,當冰冷的水滴落在他的前額時,他的眼睛因驚訝而張得更大。

在這悶熱夏天的正午時分,小奧馬爾(Omar)並沒有哭泣。而另一方面,他的母親似乎要哭了,但眼淚在要掉下來之際,卻被一望無際沙漠吹來的風吹乾了。

在哈希姆王國,約旦河東岸,這名七個月大的嬰兒受洗,在今天具有獨特的象徵意義。這發生在伯達尼,那裡據報是基督二千年前從洗者若翰領受第一件聖事的地方。這場所的真實性從沒得到正式確認,但約旦人都竭盡全力去保衛它。

魯斯圖姆.姆赫揚(Rustom Mkhjan)是管理該場所的副主任。他熱心地解說,自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以來,「我們根據若望福音第1章24至28節的提示,以及根據四至十二世紀朝聖者的描述,在此進行考古發掘。」

這位滔滔不絕的男士,不會只停留在一處地方。他在一幅刻有馬達巴的巨型馬賽克地圖上,指著圍繞這場所的諸多聖經城市的希臘名字,以此來支持他的信念:「伯達尼確實就是基督受洗的地方。」

在過去二十多年,研究人員已發掘出九個聖堂和小聖堂的地基、洗禮池、水盆,以及其他遺跡和文物,顯示出這地區是古代基督徒的朝聖地。

然而,其歷史真實性卻從未得到官方確認:在幾公里外,約旦河的另一邊,以色列正展開一套很大程度相類似的論據,以此證明在約旦河西岸舉行具標誌性的聖經事件是真確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迴避有關約旦聖地的爭論,於二零一五年確認選擇約旦聖地作為世界人文遺產的一部分,並非因為它是耶穌的受洗地,而是一千五百年以來朝聖者湧入聖地所造成的浪潮。

繼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及教宗本篤十六世,分別於二零零零年及二零零九年訪問該地之後,教宗方濟各也於二零一四年訪問了伯達尼,這有助把焦點集中在約旦這基督宗教起源的小鎮上。

祂(耶穌)臨在的記憶仍彌漫在這場所,這可由另一幅馬賽克像的描繪加以證實;在小道的轉彎處,當今教宗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Abdullah II)並肩站在聖水的岸邊。

約旦天主教研究和媒體中心主任勒法特.巴德爾(Rif’at Bader)神父憶述:「那是一個非常具象徵性的時候,為該國屬少數的天主教徒來說,也是一種榮耀。」

巴德神父工作的中心隸屬耶路撒冷拉丁禮宗主教制下。而他也是納烏爾堂區的主任司鐸。該堂區在阿曼西南部約二十公里處。

 

在高溫下閃閃發亮

在這以遜尼派伊斯蘭教徒壓倒性多數的王國裡,各教派的基督徒合起來只佔人口的百分之四;而難以想像的是,當你繞著窪低喀拉爾──這在阿拉伯語解作為「悠揚的山谷」──四處閒逛時,在廣袤、一望無際的無人沙漠裡,在高溫中閃閃發光的是,數十個十字架、圓形穹頂和高聳尖塔。

在所有作為懺悔者的基督教團體的推動下,這片土地持續不斷擴展。導遊卡勒德.薩馬維(Khaled Samawi)指著四周許多建築物解釋說:「今天,約旦河沿岸有五座大教堂,多數屬東正教;每年有三十至四十萬人來到這兒。」

至今已有多年,敘利亞、俄羅斯東正教、亞美尼亞和路德教的建築物拔地而起,旨在吸引他們團體內的信徒前來行走耶穌受洗之路。

約十年前,耶路撒冷拉丁禮宗主教發起了一項大型的教堂工程計劃,而現在走在這項計劃前,雷米(Rémy)情不自禁驚呼起來。這名三十多歲的法國天主教徒,在約旦的一所本地教堂擔任了好幾個月的志工。他因此有機會往伯達尼參觀。當時,這座天主教堂還未完工。

但他興致勃勃地論說:「但那以後,它以驚人的速度地建築起來。」

巴德神父說:「這教堂能容納兩千人,應該能成為中東最大的教堂之一。」在約旦王國的其他各處,人們也希望跟著做。

加齊.埃爾.庫利(Ghazi El Khoury)蒙席是約旦的主教代表、阿曼聖沙百里堂區主教。他承認:「我們也同樣在尋找資金,在約旦河岸興建一所瑪洛尼教堂。」埃賽俄比亞信徒和聖公會信徒,也在計劃興建他們的教堂。

尖塔不斷增加且如此集中,會否在不同團體間形成一種競爭且要勝人一籌的風氣?

庫利蒙席回憶說:「約二十年前,有關一處地方給所有基督宗徒作朝拜的議題,已經被提出過。」

然而,這個由方濟各會士、考古學家彌額爾.皮奇里洛(Michele Piccirillo)所提出的創意構思──建立一個偉大共同紀念碑的想法──實施起來卻很複雜,並隨著時間的推移也逐漸消失了。

庫利蒙席說:「我們更願意讓各人都有屬於他們自己教派的場所,而同時去發現其他教派的場所。」

當時國王阿卜杜拉二世給基督徒提供了這塊土地,這樣每個團體都能建造自己的朝拜場所,這是哈希姆王朝對本國佔少數的基督徒釋放出巨大善意的一個標記──而且,這也是其意願在窪低喀拉爾發展宗教旅遊。這想法已取得成功,並成為一個極具和平意義的象徵。

然而三十年前,這樣的挑戰是遙不可及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那橙色砂岩小丘的土壤裡依然滿佈爆炸物;那是以色列與約旦在邊境衝突幾十年裡所遺留下來的。

姆赫揚憶述:「那兒曾埋了數千枚具殺傷性的地雷;正是在那地方,我們現在能把成千上萬的朝聖者帶進來…。」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The River Jordan, cherished by all Churches

相關文章:

以色列耶穌增餅聖地疑遭縱火襲擊

主教稱,朝聖者的到來增加耶路撒冷教會力量

教宗突訪西岸圍牆,靜默祈禱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