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羅馬來鴻:教宗急忙讓他的媒體團隊回到既定方針

標籤連結: , , , , ,

18 January 2019

【評論】羅馬來鴻:教宗急忙讓他的媒體團隊回到既定方針

教廷新聞辦公室主任及其副手突然提出辭呈,事件突如其來並在梵蒂岡及整個天主教媒體引起相當的騷動。

若你是少數仍未聽聞過此新聞的人,現再覆述一次:格雷格.伯克(Greg Burke)和帕洛瑪.加西亞.奧韋赫羅(Paloma Garcia Ovejero),突然在除夕宣布分別辭去教廷新聞辦公室主任及副主任一職。

消息連梵蒂岡高層也為之震驚。他們兩人是二零一六年七月,接受教宗方濟各的任命。

伯克在十二月卅一日中午發布推文說:「帕洛瑪和我已經辭職,並於一月一日生效。」

他續說:「在梵蒂岡傳播部門這一過渡時刻,我們認為最好是教宗完全自由地組織一支新的團隊」。而到目前為止,這是甚麼促使這次辭職的唯一解釋。

五十九歲的伯克是美國人,也是主業團的獨身成員;四十三歲的奧韋赫羅是西班牙人,是「新慕道團」的成員。他們為梵蒂岡工作前,均從事新聞工作,並專責報道梵蒂岡新聞多年。

許多評論兩人辭職的撰稿人,均對他們非常熟悉,所以一點也不奇怪,為何大部分評論都支持這兩名梵蒂岡前僱員,並讚揚他們試圖推行現代化和改善教廷新聞辦公室的工作。

然而,跟往常一樣,這並非故事的全部。一點也不是。

十二月卅一日晚,伯克在《推特》發出另一條信息,進一步解釋他和奧韋赫羅的辭職。他寫道:「你要知道,我們多月以來,一直為這決定祈禱。現在,我們對此感到平靜。」

這是一條線索:緊張狀態已經醞釀了好一段時間。

雖然很少人會公開承認,但發生在十二月十八日的一場喧鬧事件,正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天,教宗方濟各突如其來、毫不客氣地解僱了長期擔任《羅馬觀察報》的總編輯若望.瑪利亞.維安(Giovanni Maria Vian)。

更重要的是在同一天,方濟各委任意大利記者安德肋.托爾涅利(Andrea Tornielli)為教廷傳播部的編輯部主任。托爾涅利長期以來都是非梵蒂岡僱員中,最多產的教宗辯護人。

稍後我們將討論,對理解這兩名新聞官突然辭職的原因的重要性。但首先,我們必先要弄清楚一點背後的故事,就是最近這個「梵蒂岡傳播部門的過渡時期」似乎開始得太早。而最近的一些歷史,對理解過去數天所發生的事情,相當重要。

 

連串事件導致梵蒂岡媒體的震蕩

在教宗方濟各二零一三年三月當選後,他幾乎是立刻展開了一個漫長,且在很多情況下,崎嶇的教會改革過程。這些改革包括重組梵蒂岡金融機構,並加大監督一般辦公室的支出;擴大主教會議的角色,並在教會各層面實行「眾議精神(Synodality)」;以及推動重組羅馬教廷的計劃。

當中還包括致力改組和鞏固通常被稱為梵蒂岡傳播部門的幾個沒連繫的部門。這項改革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取得一個好的開始,當時英國勳爵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獲任命為新成立的「梵蒂岡媒體委員會」主席,研究當前的狀況,並提出改善建議。很多人稱此為「彭定康委員會」;其在二零一四年九月至一五年三月間展開工作,並於一五年四月下旬向教宗及其「樞機顧問委員會」(C9)提出建議。

同年六月廿七日,教宗委任達里奧.維加諾(Dario Vigano)蒙席為新成立的傳播秘書處處長(二零一八年二月改為傳播部)。這位米蘭神父自二零一二年以來,一直擔任「梵蒂岡電視中心」主任,這大概是因為他是電影專家,特別是意大利電影的專家。

維加諾迅速且往往是隨意地,著手將所有梵蒂岡傳播部門歸於其中央控制之下。他與其秘書、來自阿根廷的路易斯.盧喬.魯伊斯(Luis “Lucio” Ruiz)蒙席,慣常地疏遠那些在其統一領導下約六百五十人中的許多人。

這位阿根廷神父獲任命為秘書時(他仍然在位),讓人驚訝,因教宗還是布宜諾斯艾利斯總主教時,他從不是其同鄉的支持者。魯伊斯自一九九七年起便在梵蒂岡工作,大部分時間都是保守派達里奧.卡里斯特洛.霍約斯(Dario Castrillon Hoyos)樞機的傳播助理。霍約斯樞機是教廷聖職部的前部長。

然而,由於某種莫名其妙的原因,這位八十二歲的教宗堅定地支持霍約斯和魯伊斯。期後,維加諾被指責把本篤十六世寫的一封信改圖和作出誤導性的解釋後,方濟各才不情願地讓他在二零一八年三月辭職。不過,教宗並沒有將這位被免職的部長送走,而是迅速地在傳播部門內創立「特別顧問」一職給他。維加諾至今仍然在那裡,沒有人知道原因。

但對伯克和奧韋赫羅而言,這是好壞參半。維加諾蒙席親自挑選二人領導教廷新聞辦公室;他在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宣布他們獲任命當日,向教宗方濟各介紹了他們。

教宗跟他們說:「我常常祈禱,作出辨識,(並且)對自己提出疑問。」然後補充說:「你們是這一切的成果。我認為你們最能夠傳達教宗及其訓導。」

表面上,方濟各的話聽起來像一種有力的認可。但事實上,這是承認他已容許維加諾做出選擇,而作為教宗,他必須為此而三思。

伯克曾任《福克斯新聞頻道》和《時代》雜誌駐羅馬記者。自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起擔任教廷新聞辦公室副主任,協助隆巴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在此之前,出生於美國聖路易斯的伯克,在二零一二年獲本篤十六世委任為傳播顧問,在教廷國務院工作。

伯克獲委任為教廷新聞辦公室主任,令人驚訝的原因有很多,但都不及他從未對教宗方濟各或其教會願景表現出強烈熱情的這一事實。伯克承認,他對是否接受這職位曾有猶豫,但因著他對教會的忠誠,以及對其主業團長上的服從,他接受了這份工作。

那為何他要辭職?又為何他要在一年的最後一天,在沒有事先通知教宗方濟各的情況下這樣做?這對教宗及其助手們來說,是完全意想不到的。

 

隨新部長上任而來的不祥之兆

當教宗方濟各去年七月委任意大利記者保祿.魯菲尼(Paolo Ruffini),取代維加諾蒙席擔任傳播部部長時,新聞辦公室的情況開始改變。不久之後,明顯地,伯克和奧韋赫羅的立場受到密切注意。

去年十月,在以青年為主題的世界主教會議上,魯菲尼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把這兩位新聞官排擠在外,並控制主教會議議程的每日簡報。這是前所未有的事。直到那時起,新聞辦公室主任,或他的其中一名副手,主持了那些跟記者的聚會。

到目前為止,伯克已經跟其他同事和梵蒂岡的某些友好私下談論他下台的想法。他私底下抱怨說,他及他的副手不能接觸教宗方濟各或其核心集團;伯克又感嘆新聞辦公室的人手嚴重不足。

在某一方面,他是對的;但隆巴迪神父也處於相同情況:不能經常跟教宗會面,不管是現任的,還是前任的。

過去幾天,大部分評論員表達對伯克和奧韋赫羅的合理同情和尊重時,都忽略了這事實。事實上,兩人提高了新聞辦公室和記者之間的溝通流程,特別是在教宗外訪時。而且,幸運地,他們不鼓勵部長們在新聞發布會上,閱讀冗長並已準備好的新聞稿。

但是,太多評論員都不大誠實,因為他們沒承認他們對伯克和奧韋赫羅也常常感到沮喪。最明顯的是,在教宗方濟各或梵蒂岡面臨公關危機時,新聞辦公室沒有發布新聞稿,或幾天後才發表公報。

以教宗及其助手們經常把兩位新聞官排擠在外為藉口,實在難以讓人信服。隆巴迪神父也面對相同的困境,但他仍然能夠及時和審慎地回應這些事。

 

衝動的教宗毫不客氣地解僱《羅馬觀察報》編輯

在傳播部另一部門發生的某些戲劇性轉變,似乎也是促使伯克和奧韋杰羅最終放棄其職位的原因。

十二月十七日晚上,該部部長魯菲尼告訴若望.瑪利亞.維安,教宗方濟各已經決定解除他作為《羅馬觀察報》主編的職務。這是維安任職了十一年的崗位。官方公告於翌日發布。

維安感到莫名其妙。眾所周知,教宗將要換去這位六十六歲的編輯,但相當清晰的是,這應該是幾個月之後才發生的事。

梵蒂岡內部消息人士表示,教宗突然決定解僱維安,是因為《羅馬觀察報》在十二月十七日早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該文章被解讀為:梵蒂岡表示支持烏克蘭東正教會推動自主和獨立於莫斯科宗主教。

教宗非常憤怒,因為他為跟莫斯科建立更好的關係而邁出了大膽的一步,並渴望訪問俄羅斯。這篇新聞文章顯然沒有給教廷國務院審閱。而為了消除俄羅斯人的疑慮,駐烏克蘭的教廷大使館被迫發表一份非常不尋常的聲明,否認該文章反映羅馬教廷的官方政策。

據說,方濟各曾要求《公教文明》主任、教宗核心集團成員安多尼.斯帕達羅(Antonio Spadaro)神父接管《羅馬觀察報》。但這位西西里耶穌會士建議把這個職位交給安德肋.蒙達(Andrea Monda)。蒙達是一所羅馬高中的宗教科老師,是斯帕達羅和魯菲尼都熟悉的人。

教宗突然解僱維安的舉動,震驚這份梵蒂岡日報的員工,並被視為是衝動和毫不客氣的。這位前編輯很生氣,因為方濟各沒有應有的禮貌,預先給他警告或親自通知他。兩天後,教宗給維安發出一封滔滔不絕的信,感謝他多年的服務,但大多數人都認為此舉有欠真誠。

 

安德肋.托爾涅利的到來

然而,維安遭解僱,只是導致伯克和奧韋赫羅鼓起勇氣發出連擊的第一因。任命安德肋.托爾涅利成為將會實際決定梵蒂岡所有媒體運作——包括教廷新聞辦公室——的編輯路線和內容,才是導火線。

奧韋赫羅在新聞辦公室負責很多繁重的工作,而她可看出自己的職位幾乎都是難以防守的。她經常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責罵托爾涅利,因為他提供跟梵蒂岡事務相關卻未經授權發放的信息。而這位五十二歲、來自意大利北部的托爾涅利,當時並非為奧韋赫羅或梵蒂岡任何的其他人工作。

而現在角色倒過來了,她現在要為他工作!

 

主業團是釜底抽薪?

在維安被解僱、托爾涅利獲任命後的十三天,伯克和奧韋赫羅辭去新聞辦公室主任和副主任的職務。如果他們真的一直「在幾個月內為此祈禱」,那為何他們如此匆忙地離開,並沒有給予任何人事先通知?那又為何要在禮儀年最忙碌其中一個時期,及為教宗而言是召開會議及進行外訪最困難時期開始呢?

他們突襲教宗方濟各,正如教宗兩周前突襲若望.瑪利亞.維安一樣。

但主業團的獨身成員是不能在未諮詢長上及未獲批准的情況下,離開高層崗位的。這決定必定是伯克在經過這樣的諮詢後,才做出來。

而且,這決定不會是輕易達成的。「屬人監督團」高度重視有其成員坐在教會和社會裡的重要職位。實際上,它積極幫助成員獲得這些職位。這是主業團發揮影響力的一種方式。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不單是伯克,還有主業團,在教宗方濟各在任的關鍵時刻,與教宗保持距離。而人們只想知道,這樣做是否可能沒有其他理由,譬如試圖在下次秘密會議上和下個教宗的任期內,鞏固「屬人監督團」的勢力。

 

需要有人宣傳和維護教宗

就近期離職事件來說,無論其原因為何,至關重要的是,方濟各選擇一位新聞辦公室主任(梵蒂岡發言人)——希望是具備良好神學和教會背景的人——是百分百熱心地致力於傳達、解釋和捍衛其言行的人。

目前,這項工作將由長期受僱於《梵蒂岡電台》的亞歷山德羅.吉索蒂(Alessandro Gisotti)負責。他的任命被指是臨時性的,但很難看出其任命如何只是暫時性。雖然吉索蒂是位擁有個人魅力的專業傳播者,但他似乎對意大利語之外的任何語言,都沒有強烈而自信的掌握。

教廷新聞辦公室主任或副主任,必須能夠至少以英語和西班牙語作良好溝通;並且最好也能操法語。

堅定的忠貞、熱情、精通多種語言能力,以及神學知識,都只是教宗及其助手在安置人選在教廷傳播部門的高層位置上時,少部份該尋找的準則。

現在較以往任何時候更為真確。

教宗方濟各已進入其任期的最困難階段。他正面對著嚴峻的挑戰和批評,包括他對教會性侵危機的處理。他需要一個梵蒂岡媒體——及一個新聞辦公室——不僅能有效和忠實地傳達他的信息,還能幫助塑造其陳述。

挽救傳播改革成為一場徹底的災難還為時未晚,但這需要幾個更關鍵的人事變動。

然而,這已是第十一個時辰了,而時間不等人。

__________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Pope scrambles to get his media team back on message

相關文章:

梵蒂岡發言人新舊交替,新任女性副手會華語

【評論】梵蒂岡模式的傳播改革

卸任梵蒂岡電台台長謂,傳播使命為受迫害的基督徒服務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