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台北朱立德神父晉鐸銀慶,哥哥朱育德神父專程來台共同慶賀

標籤連結: , , , , , , , , , , ,

16 January 2019

台北朱立德神父晉鐸銀慶,哥哥朱育德神父專程來台共同慶賀

朱立德神父(圖右二)晉鐸銀慶彌撒於一月九日,在台北耕莘文教院耶穌聖心堂舉行。

【天亞社.台北訊】耶穌會士朱立德神父,一門有四兄弟皆為耶穌會神父;他們在上海教難中被捕,一人更在獄中致命。教宗方濟各曾讚揚他們兄弟為主作見證。今年是朱神父晉鐸廿五周年,哥哥朱育德神父更專程從上海飛來台灣為他慶祝。

朱立德神父晉鐸銀慶彌撒於一月九日,在台北古亭耶穌聖心堂舉行。

彌撒由朱立德神父主禮,他來自上海的五哥朱育德神父、堂弟同為耶穌會士朱恩榮神父、從香港專程來台的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台北總教區榮休總主教狄剛、本堂神父裴育聖及九位耶穌會士等共祭。

約三百名教友參加彌撒,當中包括台灣駐教廷現任大使李世明、前任大使杜筑生、台灣副總統陳建仁、監察院委員江綺雯,以及朱神父的九十歲從美國趕來的哥哥朱建德。

彌撒講道由朱恩榮神父負責。他說,二零一五年上海教難六十周年,朱立德神父到羅馬覲見教宗方濟各,訴說大陸教會的苦難。當時,教宗知道朱神父是朱樹德神父的弟弟,還親吻朱神父的手。

朱立德神父的大哥朱樹德神父,在一九五五年上海教難中被捕,期後獲釋,但八一年又再次被捕,並於八三年在獄中殉道。而教難時期,均為修士的朱立德和朱育德,同因信仰遭勞改逾廿七年。

而當年教宗接見朱立德神父時,曾表示自己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任總主教時,獲得一些朱樹德神父的骨灰,並一直放在主教府至今。他還向朱立德神父表示感謝「您為教會所做的見證和所受的苦!」

朱立德神父的小學同班同學陳日君樞機,是上海人,也曾是耶穌會的學生。他於彌撒後說,很高興能參加朱神父的晉鐸銀慶,並相信「此刻,朱媽媽一定在這裡,朱樹德神父和朱勵德神父(朱立德神父的三哥)也在這裡,他們在天上很高興。」

陳樞機續說,彌撒福音說海上大風來了,「耶穌叫門徒不要害怕,我們把教會獻給天主,因著很多兄弟姐妹的犧牲奉獻,有一天,定能將福音傳遍中國。」

從上海來的朱育德神父,在彌撒後的慶祝會中提及,這次申請來台也有點擔心。因二零零五年,他本想跟美國的哥哥和台灣的弟弟,到墨西哥瓜達魯貝聖母朝聖地朝聖,卻在上海臨上飛機前被公安攔下,未能成行。

而一九九四年,他想跟九十五歲高齡的媽媽,和兩位哥哥及嫂嫂共七人,去台灣參加朱立德神父的晉鐸禮,亦因他是地下神父,且當年申請來台很有難度,故一直未得當局回覆。但幸運地,神父相信「天主自有安排」,結果在元旦第一天,公安放假也上班,把「通行證送到家」,還說即使放假,「重要的事必須處理」。

故這次申請來台簽證,朱育德神父也感到「一切如此不可思議」,因為墨西哥總統訪問中國時,送給中國一尊瓜達魯貝聖母像祈禱,安置在徐家匯天主堂。當時,朱育德神父意識到聖母將打開中國大門,從那時起,他天天祈求瓜達魯貝聖母護佑中國教會。結果,這次,公安在十二月十二日瓜達魯貝聖母日把護照及港澳通行證送來。

朱立德神父一家,是上海教友世家,家族有三百年天主教信仰歷史,朱家孩子從小均受天主教信仰薰陶,每天早上必往望彌撒;主日下午參加教理問答、聖體降福等活動;每晚全家公唸晚課、《玫瑰經》、《聖心禱文》。這是中國教友的傳統,也是他們家的習慣。

朱立德神父有兩位舅舅是教區神父,而他的兩位叔叔、大哥樹德、三哥勵德和五哥育德都是耶穌會士,是天主藉朱家在上海顯現的第一件大奇蹟。

朱立德神父曾透露,朱家早已奉獻全家於耶穌聖心,每年瞻禮當日,就會有神父叔叔來開謝恩彌撒,輔祭、抱蠟燭清一色全是朱家孩子。

而朱神父在家中排第六,與耶穌會也特別有淵源。他從小學到高中全在耶穌會學校讀書,後來更進了該會的徐家匯小修院修道。

一九五五年九月八日,上海教難那天晚上,當時還是修生的朱立德神父,與上海教區龔品梅主教等一起被捕。而朱樹德神父、朱勵德神父、當時為修生的朱育德、及兩名屬教友的家中兄弟也同時被捕。

當年,朱立德神父在小修院已修道三年,後被判刑五年;從此,被迫離開修會終止修道生活。

服刑完畢,當局認為朱立德神父還沒改造好,繼續要他在勞改農場負責插秧、割麥、挑泥等工作;直到鄧小平上台後,七九年才將他釋放回家。

朱神父為能繼續修道,曾申請去香港,但沒獲批准。八一年十一月他再次被捕,並被判勞教三年,直至八五年才釋放。

八八年,他隨同當時的龔樞機一起赴美,後來再回到耶穌會,並花了六年時間在台灣輔仁大學附設神學院完成培育課程,於六十歲時在台北聖家堂晉鐸,及後一直在台灣服務。

但他仍舊感念天主讓他坐牢時給予的特殊使命,於是協助現已去世的單國璽樞機蒐集五零年代大陸內戰時期的教會殉道者,以及他們痛苦的媽媽們的受難史實,並已呈送梵蒂岡相關部門辦理封聖事宜。

朱立德神父六十歲晉鐸,聖召算是「大器晚成」。而他跟耶穌會的關係,更逾五十年。他曾指自己能成為神父,全因母親堅強信德下天主應允的奇蹟,而這次晉鐸銀慶,他感恩四面八方來的親友和教友,說「天主給的多,我們還的也多」。

【完】

相關文章:

【特稿】朱立德神父談他的母親──「痛苦之母」的奇蹟

【博文】「大陸苦難教會六十年痛苦史」祈禱的朝聖之旅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