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天主教徒仍关心人权吗?

標籤連結: , , , , ,

2 January 2019

【特稿】天主教徒仍关心人权吗?

二零一二年三月支持叙利亚人民的示威游行。

如上世纪般,人权议题不再引起天主教徒,尤是教会内年青人的热炽关注。

布丽吉特.维拉诺瓦(Brigitte Vilanova)是一名社运分子,也是「基督徒废除酷刑行动」副主席。她往基督徒团体探访,有时候还是会遇到别人的轻蔑态度。

她经常会听到一些基督徒说:「噢,你就是一位人权斗士!」然而,他们大部分人没甚意欲回应身处地球另一端的死囚。

维拉诺瓦慨叹说:「有些人没有把人权视为人性的一部分,只认为人权是对基督徒身份的一种威胁。」维拉诺瓦是一位正教基督徒和老师。她指出,在近年极端伊斯兰分子的连串袭击后,这种抗拒已逐渐成形。

她承认说:「我们的抗争现已不再流行。」她在一九七六年加入「基督徒废除酷刑行动」,那时候该组织有一万四千名成员,现只剩下半数,且大部份为退休人士。

很多年青的天主教徒都认为,这些历史悠久的组织是符合需要的,但却非他们个人急切关注的事务。

廿九岁的保禄.皮卡雷塔(Paul Piccarreta)是杂志「限制(Limite)」的社长。他说:「我们有一种印象,是他们用的语言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都没改变过的。」

「我赞同那些基本概念,但我认为这种参与缺乏一点激进,有点不温不火。」

这些组织难以招募成员,是否因为他们的抗争已经成功?

欧洲法律和司法中心主任额我略.普平克(Gregor Puppinck)表示:「在法国,反对酷刑已不再是备受争论的题目。」该中心刚出版了一本批判人权的书。

普平克相信,年青的天主教徒也会通过参与社会行动中较少「共识」的意识形态领域,包括捍卫生命和家庭等,来反对他们的长辈。

虽然国际社会之间的团结可能不是今天天主教徒的优先选项,但现在有许多人似乎更偏向谈论「基督徒权益」,而非人权。

莫尼加.博伊兰格尔(Monique Boylanger)说:「我们难以在堂区团体中提高对巴肋斯坦问题的关注;大家更易于支持明确援助基督徒的行动。」

博伊兰格尔所属的跨宗派团体「法国萨贝尔之友(Friends of Sabeel-France)」,目前正为结束占领巴人土地,举行为期一周的祈祷活动。

毫无疑问,对人权问题缺乏兴趣是广义不满情绪的一部分。

哲学家丹尼斯.莫罗(Denis Moreau)解释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人权仍被视为可贵;但在廿一世纪初,这起了变化。自由主义使对人权渴求的幻灭,而与人权相关的意识形态工具亦随此瓦解。」

皮卡雷塔指出,「当美国攻打某些国家时,都会以人权为理由。」

他认为,虽然人权被理解为能构建共通点,但实际上,却是通过建构少数族群,来执意分化社会;这些少数族群为的是争取自身的利益。

天主教徒误信个人自由为崇高的概念,或植根于遥远的古代。

普平克指出:「人权声称是建基于道德的训导,就像教会的训导一样,是普世性的。但这样在两者中间产生了张力。」

现年四十四岁的普平克,是一名天主教社运分子,他积极参与打击堕胎。他相信,人权只能为世界正面对的「新威胁」,作出微小的贡献。

他警告,在面对全球管治、大规模移民和超人类主义时期,杆卫人权看来不单只是无力和不合宜,甚至是「同谋」。

纵然一些天主教徒认为,对人权的不信任乃是当今经济和安全形势的结果,但也有人单纯认为,是人们投入活动的态度有所改变。

因此,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活动组织和工会,已经被「天主教国际团体组织(FIDESCO)」、「心中(Point-Coeur)」或「基石(Le Rocher)」等政治参与度较低的非政府组织所取代。

皮卡雷塔说:「信友们并没有在一夜之间成为野兽;人类的尊严仍然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

这继续促使每一代的许多基督徒,关顾穷人和移民。

从这意义上来看,他们持续捍卫人权,而不必依赖许多人现在认为过于政治化的术语。

法国「基督和平运动(Pax Christi)」和其他天主教组织,于十二月十五日举行会议,纪念「世界人权宣言」签署七十周年。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Are Catholics still concerned with human rights?

相关文章:

教廷退休外交官访台,谈中梵协议与人权问题

【评论】人权、法治离西藏有多远?

逾百人在世界人权日抗议北京驱赶外来低端人口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