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天主教徒仍關心人權嗎?

標籤連結: , , , , ,

2 January 2019

【特稿】天主教徒仍關心人權嗎?

二零一二年三月支持敘利亞人民的示威遊行。

如上世紀般,人權議題不再引起天主教徒,尤是教會內年青人的熱熾關注。

布麗吉特.維拉諾瓦(Brigitte Vilanova)是一名社運分子,也是「基督徒廢除酷刑行動」副主席。她往基督徒團體探訪,有時候還是會遇到別人的輕蔑態度。

她經常會聽到一些基督徒說:「噢,你就是一位人權鬥士!」然而,他們大部分人沒甚意欲回應身處地球另一端的死囚。

維拉諾瓦慨嘆說:「有些人沒有把人權視為人性的一部分,只認為人權是對基督徒身份的一種威脅。」維拉諾瓦是一位正教基督徒和老師。她指出,在近年極端伊斯蘭分子的連串襲擊後,這種抗拒已逐漸成形。

她承認說:「我們的抗爭現已不再流行。」她在一九七六年加入「基督徒廢除酷刑行動」,那時候該組織有一萬四千名成員,現只剩下半數,且大部份為退休人士。

很多年青的天主教徒都認為,這些歷史悠久的組織是符合需要的,但卻非他們個人急切關注的事務。

廿九歲的保祿.皮卡雷塔(Paul Piccarreta)是雜誌「限制(Limite)」的社長。他說:「我們有一種印象,是他們用的語言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都沒改變過的。」

「我贊同那些基本概念,但我認為這種參與缺乏一點激進,有點不溫不火。」

這些組織難以招募成員,是否因為他們的抗爭已經成功?

歐洲法律和司法中心主任額我略.普平克(Gregor Puppinck)表示:「在法國,反對酷刑已不再是備受爭論的題目。」該中心剛出版了一本批判人權的書。

普平克相信,年青的天主教徒也會通過參與社會行動中較少「共識」的意識形態領域,包括捍衛生命和家庭等,來反對他們的長輩。

雖然國際社會之間的團結可能不是今天天主教徒的優先選項,但現在有許多人似乎更偏向談論「基督徒權益」,而非人權。

莫尼加.博伊蘭格爾(Monique Boylanger)說:「我們難以在堂區團體中提高對巴肋斯坦問題的關注;大家更易於支持明確援助基督徒的行動。」

博伊蘭格爾所屬的跨宗派團體「法國薩貝爾之友(Friends of Sabeel-France)」,目前正為結束佔領巴人土地,舉行為期一周的祈禱活動。

毫無疑問,對人權問題缺乏興趣是廣義不滿情緒的一部分。

哲學家丹尼斯.莫羅(Denis Moreau)解釋說:「上世紀八十年代,人權仍被視為可貴;但在廿一世紀初,這起了變化。自由主義使對人權渴求的幻滅,而與人權相關的意識形態工具亦隨此瓦解。」

皮卡雷塔指出,「當美國攻打某些國家時,都會以人權為理由。」

他認為,雖然人權被理解為能構建共通點,但實際上,卻是通過建構少數族群,來執意分化社會;這些少數族群為的是爭取自身的利益。

天主教徒誤信個人自由為崇高的概念,或植根於遙遠的古代。

普平克指出:「人權聲稱是建基於道德的訓導,就像教會的訓導一樣,是普世性的。但這樣在兩者中間產生了張力。」

現年四十四歲的普平克,是一名天主教社運分子,他積極參與打擊墮胎。他相信,人權只能為世界正面對的「新威脅」,作出微小的貢獻。

他警告,在面對全球管治、大規模移民和超人類主義時期,桿衛人權看來不單只是無力和不合宜,甚至是「同謀」。

縱然一些天主教徒認為,對人權的不信任乃是當今經濟和安全形勢的結果,但也有人單純認為,是人們投入活動的態度有所改變。

因此,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活動組織和工會,已經被「天主教國際團體組織(FIDESCO)」、「心中(Point-Coeur)」或「基石(Le Rocher)」等政治參與度較低的非政府組織所取代。

皮卡雷塔說:「信友們並沒有在一夜之間成為野獸;人類的尊嚴仍然引起他們極大的興趣。」

這繼續促使每一代的許多基督徒,關顧窮人和移民。

從這意義上來看,他們持續捍衛人權,而不必依賴許多人現在認為過於政治化的術語。

法國「基督和平運動(Pax Christi)」和其他天主教組織,於十二月十五日舉行會議,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簽署七十周年。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Are Catholics still concerned with human rights?

相關文章:

教廷退休外交官訪台,談中梵協議與人權問題

【評論】人權、法治離西藏有多遠?

逾百人在世界人權日抗議北京驅趕外來低端人口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