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二零一八年中國紅帽大盤點

標籤連結: , , , , , ,

31 December 2018

【博文】二零一八年中國紅帽大盤點

中國教會的主教在南京,紀念中國天主教自選自聖主教六十周年。圖為他們齊集南京教區主教府前大合照。

大致盤點一下那些主教大人們二零一八年在忙活什麼,強拆跟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山東濟南教區張憲旺和兗州呂培森兩位主教,及幾位神父、修女,繼甘肅省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帶同數十名神父、修女登上井岡山後,他們也參加「長征」行列,還身穿紅軍服;天主兒女有奇志,不愛牧靈愛紅裝,承載了紅色基因。然而,他們下山後,濟南教區卻發生了兩、三處教堂被強拆,他們也只好默不作聲。

今年,山西長治富豪老闆要嫁女兒,當然要舉辦盛大彌撒,豪華程度,可說蓋過同期英國王室亨利皇子的婚禮。他又請來了十多位主教為其女兒主持婚配彌撒,這些主教大人食髓知味,再次齊聚長治。但長治等山西多處教堂和聖母山遭到損毀,卻沒看到那些主教大人為其發聲,當然毀就毀了吧,反正拆的也不是他們家的。

河南省連老主教的墳都被平了,教堂和十字架不知被禍害了多少;禁止未成年人進入宗教場所參加宗教活動的通知是河南省天主教愛國會發布的,其中寫到,不要觸及紅線……牧徽上發揚紅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張銀林等主教大人卻為求自保,全都失聲。

在昆明,中國教會「書記」馬英林同志平時講話,豪情壯志,擲地有聲,凌雲四海,在他口裡可以說出「不信天主照樣可以升天堂」。可是,一物降一物,馬同志也有迷途的時候:拿主教府產業和人民、教徒血汗錢做的生意也不知是賠了還是裝腰包了,大批教內外同胞扯著巨大條幅,圍著昆明「主教府」討要血汗錢投資呢。然而,這「主教府」原來卻是違章建築,政府請遠在北京的馬同志回春城擺平,此時的馬書記卻變成唐三彩馬,只是一座擺設了,呆了哪還敢回昆明去,幸好北京有所一會一團辦公豪宅,只好先賴在那再做打算吧。

……

凡此種種,廣大中國天主教徒欲哭無淚,也有跟著樂不思蜀,錯把豺狼當善牧,錯把杭州當汴京者,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了二零一八年,瞧!出席南京座談會那些「宗徒繼承人」笑得多麼燦爛,六十年來,我國自選自聖了約二百位主教,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今天,終於沉澱出了這四十八位政治上可靠,又紅又專的紅色教士,共產主義事業在教會的接班人,多麼令人自豪的偉大成就啊!

笑一笑,少十年,笑得燦爛,樂不思天,什麼天主,什麼靈魂,一邊涼快去吧!

你說什麼?「天主託付牧養群羊的宗徒繼承人」?沒有共產黨,哪有我們主教的今天,快別搞笑了!這年頭,什麼都別當真:「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是指,很遺憾,沒挽留切利總主教的代表團參加日前在南京的盛會。這一年兩次,要不是這總主教從大老遠的歐洲飛來釣魚台兩次干涉我國宗教事務的話,怎能「小三轉正,夫人下崗」呢!「不受外國勢力支配」是假,「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才是真,別看過程和手段,目的達到就好,白貓黑貓逮著耗子就是好貓。「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靈魂嘛,學學右盜,學不了,學學左盜也好:咱們的塗老前輩罵了半輩羅馬教廷,筆桿子下畢生精力都奉獻給了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共產主義事業了,那不,死了也有人給他招魂,從地獄救拔出來,追認他為合法主教。

所以,我們在「天使哭,魔鬼笑」中送走了二零一八年,滿眼都是淚,魔鬼已含笑收割了,天主,我們且行且哭,含淚播種要到何時呢?

__________

撰文:瑪利亞,中國教會一位教友。

【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