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中國在宗教迫害上處於領先地位

標籤連結: , , , , , , , , ,

19 December 2018

【特稿】中國在宗教迫害上處於領先地位

印度伊斯蘭教徒九月十四日在當地示威,抗議中國囚禁新疆的伊斯蘭教徒。(法新社)

在二零一八年,梵蒂岡終於跟中國執政的共產黨,就主教任命簽署渴望已久的協議;然而,這一年也是北京明顯地加強對宗教迫害的一年。

這份協議似乎使北京更肆無忌憚地打壓他的敵人,不論他們是真實的還是想像的,包括違規的宗教團體。

單單在十二月的第二星期,中國就拘捕了約一百人,當中包括四川省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的王怡牧師,他被捕時正在福音派教會裡參與主日崇拜。

該教會數十年以來,一直鼓吹公正、公平和宗教自由,是中共的一根刺。

這教會在二零零八年五月發生的四川大地震後嶄露頭角;該次地震奪去約九萬人的生命,包括許多當時身處「豆腐渣」學校的孩子。

王牧師最近公開批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甚至寫了一篇七千字的文章,以「2018年:宗教戰爭沉思錄」為題,論及中共對宗教運動的打壓。

他還組織請願反對北京在二月頒布加強控制宗教團體的「新宗教事務條例」。習近平在二零一五年開始打壓行動,為將所有宗教團體和活動收歸黨的鐵拳之下,而新條例為他的打壓提供更多的法律依據。

打壓的主要目標,是未登記的教會;亦稱為「家庭」或「地下」教會。它們拒絕與控制天主教和基督教教會的官方組織融合。

諷刺的是,當局對這些「反叛」教會的抓捕延至十二月十日,即全世界在慶祝國際人權日及聯合國頒布人權宣言七十周年的那天。

中國地下教會的教友們仍繼續在受苦。最近幾星期,至少有四名神父和一名主教被拘留及被迫接受「再教育」,為使他們效忠北京,而非羅馬。

然而北京的迫害,最讓人震驚的例子──甚至以其標準來說也是駭人的──就是打壓新疆維吾爾族的伊斯蘭教徒。

今年,這個在中國西北部省份、約有千萬人的突厥少數民族,引發了全球的關注。當看到數以十萬計的維吾爾人被送進那些所謂的「再教育營」時,世界大為驚訝,因為北京試圖以強硬手段來鎮壓其視為「分裂主義」的威脅。

據說,這些再教育營可容納多達一百萬人,甚至更多。它們正在撕裂少數民族的家庭和團體,批評者視這為企圖進行「文化種族滅絕」;是新疆政府在黨委書記及政治局委員陳全國的領導下,試圖剷除北京視為存在著「恐怖主義風險」的伊斯蘭習俗。

新疆的現況跟緬甸百多萬羅興亞人的遭遇,形成悲慘的呼應。羅興亞人被有組織的軍事行動和強硬的佛教民兵,被迫逃亡到鄰國孟加拉的臨時難民營。

大規模的逃亡潮從二零一七年八月開始,今年年初有所加劇,還沒有停下來。與此同時,開始遣返他們的計劃在十一月告吹。很多羅興亞人表示,他們仍為在緬甸生活而感到恐懼,也有其他的原因。而有關他們的情況,預計未來數月不會有太大的進展。

羅興亞人並不是緬甸唯一遭宗教迫害的受害者:該國北部地區正經歷內戰,當地佔大多數的克欽族基督徒連續第七年爭取獨立。他們的對手正是那向毫無防衛能力的羅興亞人作出可怕暴行的軍隊。

然而,對不同宗派的教徒來說,在這可怕的一年裡,中國和緬甸並非在亞洲區內,唯一向宗教團體發動攻擊的獨裁政權。

在巴基斯坦、印度和越南,基督徒同樣遭到打壓,尤其是少數民族地區的基督徒。

即使對宗教虔敬得如菲律賓,那裡有八千萬名天主教、數百萬名基督教徒,以及至少千萬名伊斯蘭教徒,但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仍是攻擊教會。

其針對毒販和吸毒者的法外謀殺行動,已擴展至包括人權份子和神父,其中有至少四人近日遭處決。

可悲的是,二零一九年的前景並不樂觀。

伊斯蘭強硬派正在印尼冒起,並似乎跟前將軍普拉博沃.蘇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領導的反對派結盟。蘇比安托將於四月的選舉中,第二度跟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對陣。

維多多作為一名溫和派分子,經常被說成是「軟弱的」伊斯蘭教徒。他為了反駁這批評並增強其宗教本錢,他選擇了七十五歲、具影響力的伊斯蘭學者馬魯夫.阿明(Ma’ruf Amin),作為其競選拍檔。

不過,印尼的激進分子正在行動中。他們於五月時毫不留情地炸毀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附近的一所教堂。最近,宗教極端主義分子有對數十年以來一直在巴布亞爭取獨立的基督教徒,發動攻擊。

在印度和斯里蘭卡,佔少數的宗教社群也未能倖免。

印度將於四或五月舉行大選,親印度教的政府允許激進組織,煽動反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的仇恨與暴力。

在斯里蘭卡,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以未來總理的身份出現。泰米爾族人對此甚為關注,因為最高法院審理拉賈帕克薩的提名,引發了憲制危機並使斯里蘭卡國會陷入混亂。

在這個大多數人信奉佛教的國家裡,有約二百萬泰米爾人,當中八成人為印度教徒,天主教徒只佔兩成,其餘的是基督教徒、伊斯蘭教徒和佛教徒。

在過去十年間,在主要信奉佛教的泰國,軍隊和保安部隊一直跟南部三個省份的伊斯蘭分離主義分子交戰。

雖然軍方聲稱要控制暴力,而過去幾年間襲擊的數目據報也有所下降,然而由於叛亂組織拒絕接受曼谷的管治,槍擊和爆炸事件仍然持續。

在所有這一切中,一些認同宗教自由的民主國家開始大聲疾呼。美國國會內的關注團體正在某些領域上取得進展,即使白宮在這些問題上甚少扮演積極的領導角色。

然而,需要向區內那些民主和法治得到尊重的國家,施加更大的壓力;這些國家包括澳洲、新西蘭、日本、南韓和台灣等;而歐洲和美洲各國也是。

在緬甸、孟加拉和中國的伊斯蘭教徒,現為亞洲區內最受嚴重迫害的一群。然而,伊斯蘭國家,除了部份例外的,都顯得格外的沉默;對於在新疆發生的集體迫害,尤其如是。中國利用其龐大的貿易和投資作為武器,令不滿的國家保持沉默。但現在是時候,伊斯蘭教徒為他們的教友們發聲,正如他們在其他地方所做的一樣。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China leads the way in religious persecution

相關文章:

中國教會三個教區的建築遭拆除,教友感無助無望

【評論】中共要通過互聯網管理繼續打壓教會

【評論】粗糙的新疆「再教育營」與「去極端化」政策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